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十四章 第一次任务 红楼贾雨村13

  虽说这些家族号称与国同戚,但是家门长久没有顶梁柱,迟早会被一场场的风波给荡平,给一代代的新人们让路,这几乎是必然。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在如今的嫡长降等袭爵制度下,可不是说着玩的。
  所有勋贵家族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后继无人,子孙争夺家产,奢侈挥霍无度,入不敷出,总而言之就是钱的问题。
  再大的基业,也经不住不肖子孙的,三五次瓜分,败家子的挥霍,婚丧嫁娶,年节礼节往来都是要钱的。侯爵,伯爵之家到了过年,靠借贷撑场面的情形并不少见,更不要提那些,没有爵位的勋贵子弟。
  京城里的多少欺行霸市的,都是这些浪荡子干出来的。没有正经营生,又败光了分家得来的家产,又补不上什么缺,干什么?只好飞鹰走狗搞事情。
  顺天府尹根本管不了,抓谁都是关两天就放出来,谁背后还没有个爵爷来着。御史们的职责之一,就是整天上折子,禀奏谁家纵容族人欺压良民之类的。
  这是御史工作量的重要来源,上了折子就是工作量,这折子也没人看,也没人真当回事,这都成了惯例了。
  陆仁炳的工作,就是初步审核各道御史的折子,然后呈递上官审阅。陆仁炳也有自己具体负责的省,道。这个省,道发生的案件,都归陆仁炳核审,出了问题也都是陆仁炳的责任。
  所以工作还是很忙的,都察院针对的案件大部分都是针对官员的,直接对接到百姓的不多,所以也是个很得罪人的行当。
  这个权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除了日常的审核,陆仁炳也有自己的工作要求,他要树立权威,必须手上要整上几个地方督抚,才能名扬天下。拿知府知县的人头来祭旗根本起不到作用。
  但是扳倒地方督抚,就是严重的国家大政,也不是他一个佥都御史能轻易发动的。必须有大事件发生,皇帝和大佬们有要求了,他们这些都察院才能举起屠刀。
  不过也不是没有操作的余地,你要能把握大势,知道大佬们想要什么,哪些督抚犯了众怒,这时候你挑个头,就会一举建功!
  现在的官场上有没有这样的人呢?那当然是有的,也是陆仁炳最想搞下来的。就是两广总督万崃融,这万崃融在两广历任知县,知府,布政史,巡抚,总督。几十年,没有出过外省,在两广根深蒂固,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要命的是,这老家伙将两广视作自己的禁脔,不许他人插手,往年派去的巡抚,按察使等官员,只要与他不睦的,总是过不了一两年,就病故,或者出各种意外。
  但是这老家伙,却将责任甩的一干二净。
  万崃融起初还支持过先太子,后来先太子倒台,他感觉自己上进的道路受阻,还不如直接做自己的两广王好,天高皇帝远,还守着与外洋贸易的前沿,不要太逍遥。所以便不再投靠京里的势力。
  万崃融按理收买海盗,控制海路,进而控制两广水陆兵权,纵容安南,老棉等地的土司作乱,不断把控地方。
  十三行的收益被压缩,东南海面的对洋贸易被垄断,不知断了多少人的财路,还动了朝廷的蛋糕。几年后的南海之乱,导致南安郡王战败,探春远嫁的战事,也与这个老家伙有分不开的关系。
  拿他开刀,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不过万崃融将事情做得很干净,对于朝廷,表面上做的也是恭顺有嘉。朝廷要调他进京,他也是马上就动身,等走到半路,就会出现南疆动乱,番邦扰边,军士哗变,地方弹压不得。朝廷四边都有战事,京内也不安稳,财政紧张,实在不敢让东南赋税重地糜烂。所以就只能再让万崃融回去督抚地方。
  这事情发了几次,朝廷与万崃融就各自有了默契。万崃融放松对十三行的压制,朝廷默许他的土皇帝地位。
  但是双方的忌惮,与日俱增。只待一个时机,便会掀起惊涛骇浪,战事一起,生灵涂炭,不是什么稀罕事。
  弄倒万崃融,对于各方都大有好处可捞,陆仁炳也可以乘机赚一波功德。再说万崃融也阻挡了陆仁炳和甄应嘉的发财大计,也阻挡了皇帝的发财大计。皇帝现在缺的就是钱,没看他都要没脸子的,借让嫔妃回家省亲,来搜刮亲家银子了么?
  弄到万崃融,怎么着也能给弄个千把百万的银子。这事情,不能在朝堂上公开讨论。只能是跟皇帝密谈。
  好在他是有面圣的权力的,只是需要递折子排队。这事情陆仁炳一个人可做不来,少不了甄应嘉的全力相助,但是甄应嘉不愿意面见皇帝,只愿从旁打辅助。
  陆仁炳也不勉强他。
  半月后,陆仁炳得到皇帝召见。见到皇帝之后,陆仁炳并没有得到多少说话的机会,好在他对情况早有预料,递上早先写好有详细计划的折子,就退在一旁,等待皇帝的吩咐。
  陆仁炳的方法其实很粗暴,因为两广地方的军对大部分被万崃融的人控制,尤其是水军,陆上各城守备乡兵,战斗力有限,力量分散,都是混饭吃而已。现在是太平盛世,也没有谁真愿意跟着别人起兵造反。所以只要下手快,将各地依附万崃融的将领替换控制,再直捣黄龙,拿下万崃融,几个月内,即可肃清流毒。这个时代,通讯手段匮乏。有可能各地都被控制了,消息还没有传到万崃融的耳中。
  现在万崃融毫无防备,朝廷以快打慢,突下杀手不要太轻松。万崃融再势大,也仅是个太平盛世下的文官而已,剪除羽翼,他除了俯首待戮,别无他法。
  这个方法不是没人想到,只是这需要有人去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去两广。消息稍有走漏,后果不堪设想。
  皇帝拿着折子,反反复复看了半天,不能下决定。
  “贾化,你是朕登基那年的恩科的进士,是朕的门生,朕可以信任你么?”
  “陛下,臣年少时家贫,但家严督促臣勤勉读书,好报效天子,青史留名。臣蒙陛下恩赐得中皇榜,早就许身为国,原为陛下赴汤蹈火!”
  “好!朕信你,你的折子事关重大,朕也没有其他人手可以用,你愿意亲自替朕走一趟吗?这人久历仕宦,与京中各府多有纠葛,倘若走漏一丝消息,朕也不能保你周全!”
  “陛下,臣必小心行事,以保万全!”
  “那朕就等卿的好消息了!就按你折子里的计划行事!朕赐你密旨和令符!”
  两人都没有提万崃融的名字,那折子也没有归档,没有经过第三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