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57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26

  其他地方闹出了不少问题,因为对政策理解不透,干部水平不行,出了很多问题。
  最突出的就是敞开肚皮吃饭,没到秋收,库里就没粮了。还有就是杀牲口,因为怕牲口被强行充公,很多村民就把自家牲口,猪羊都杀了吃肉。
  也有为了完成指标收过头粮,闹出乱子的。
  反正这些事跟徐家村没关系,在江南这种地方,村子里就那点破事儿,只要村干部务实点,不出风头,都不至于出现食堂吃空的情况。
  自留地利用好了,村民混个喝稀粥还是没问题的。
  徐有庆参加区里的比赛得了奖,被体工队的看上了,留他在区里训练学习,准备参加明年省里的中学生运动会。
  陆仁炳觉得这是好事,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反正这熊孩子文化课成绩也不好。
  但是陈家珍心里却很难受,不愿意孩子小小年纪就离家。因为体工队都是封闭式训练,半个月才让回家一次。
  赶上比赛的时候,可能几个月都回不了家。
  徐有庆毕竟才十二岁,要到几十里外的地方训练,他也不是很乐意。这个年纪的孩子对于爬树捉鸟,下水里摸鱼更感兴趣。
  不过陆仁炳还是坚持把他送去了体工队。不过每个礼拜都会赶着驴车,载着陈家珍去那里看他。
  体校的训练是很苦的,尤其是这年代连吃饭都是勉强维持。所以每次去的时候,陆仁炳都给徐有庆带大包的吃食,很快徐有庆在体校就混的如鱼得水了。
  这年代有吃的就是大爷,连教练都哄着他。
  这一天陆仁炳赶着驴车,从区里回来,顺道去县医院看看凤霞。
  结果到了病房,就看到有个穿白大褂的中年妇女,看打扮应该是医生,正在跟凤霞拉拉扯扯。嘴里还不干不净的。
  凤霞脸涨的通红,正在分辨着什么!然后又从楼道里出来一个穿着中山装的干部模样的人,想把两个人分开。
  但看那架势分明是在拉偏架,这陆仁炳哪能忍,上去就将那两个缠着凤霞的两个人,给甩了个趔趄。
  把凤霞拉在了身后,那个女医生躺在地上大吼道:“你是干嘛的,干嘛上来就打人?”
  地上的中山装也厉声喝道“你哪个单位的?”
  陆仁炳根本就不搭他们的茬,转身问凤霞怎么回事。陈家珍也赶过来了,赶紧上前去拉着自家闺女上下打量,生怕少了头发。
  经过凤霞的解释,陆仁炳才知道原来是这个中山装的老婆生孩子,刨腹产,县医院妇产科的医生技术有点潮,出血有点多。需要输血。
  情况紧急,就上医院旁边的学校里紧急找学生验血,抽血给病人输血。
  恰好有个身体比较结实的村里来的孩子,血型比对上了。这医院的医生,就从这孩子身上抽血了。
  谁知道血量不够,这帮人也没时间去找别的人了,就可着那倒霉孩子一个人抽了。
  这都把那个孩子抽的快休克了,还准备抽呢。恰好被路过的凤霞看到了,就上前制止。
  然后就发生了争执,陆仁炳知道了前因后果以后,对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两个人,没啥好印象。
  那两个人,也是一脸讪讪,看来他们是知道事情的后果的。现在被人揭发,脸上无光。
  尤其是那个中山装,他只是心急老婆孩子,又听那个白大褂的妇产科主任说,多抽那个孩子一点血没关系,他才同意的。
  至于说如果那孩子背抽死了,该怎么办这种事情他还真没想过。
  这时候楼道里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那个白大褂,和中山装,赶紧驱散了人群,把陆仁炳一家请进抽血室,想着消除影响。
  那个倒霉孩子正趴在桌子上,精神萎靡,看样子已经到了极限。
  陆仁炳给他把了把脉,说到不能再抽了。然后又跟那个医生说要去看看产妇的情况,在凤霞的保证下,理亏的妇产科主任,同意了他的要求。
  陆仁炳在手术室见到了,脸色惨白的产妇。看到她腹部那惨不忍睹的缝合缝,嘴角抽了抽。
  这些家伙的技术还真不是一般的潮啊!做个刨腹产,刀口都快开到胸骨了。刀口外面血赤拉呼的,真实惨不忍睹。难怪要输血呢。
  不过好在是缝上了,没有啥零件在外面露着,还算不错。
  主任就这技术?陆仁炳决定了以后坚决不上这家医院来看病,村里的诊所要升级啊!要不然,上趟医院就跟进了屠宰场一样那还成?
  陆仁炳给那个产妇检查了一下,然后就对那个中山装说,行了,不用在输血了!回头回去好好调养一下就行了。
  那中山装看了看手术室里的医生,征求他们的意见。
  手术室里是有明白人的,冲着那个中山装说到“县长,确实没啥大问题了,异体的血直接输多了,也不太好!”
  那主任也点了点头,合着她也是明白人,不过这年头流行浮夸风,领导们啥都喜欢听多的,这主任为了讨好领导,连输血量也给往高里报了,真是惊悚!
  也不怕把人给输死!
  这样的医院,不待也罢,正好村里诊所缺人,陆仁炳决定把凤霞弄回村里当医生去,不在这城里混了!
  事情解决了,陆仁炳就带着凤霞,和陈家珍出了病房,陆仁炳正打算跟凤霞说说调她回去的事呢。
  身后传来了那个中山装的声音“富贵大哥?徐福贵!”
  陆仁炳有点疑惑的转过头,看着他!“你是?”
  陆仁炳在这个世界受到的限制太大,连过目不忘的技能,都缩水了,他现在就像个普通的中年人一样,没啥特异功能。
  所以一时竟然认不出来眼前的人。
  “富贵大哥,我是春生啊?”
  “春生?”陆仁炳仔细打量了他半天,才认出来,这真的是那个在战壕里,一块用鞋子煮粥吃的那个小毛孩子赵春生。
  现在的赵春生,长胖了,也沉稳了,还带了眼镜,跟那时候的毛孩子根本就是两个人。
  既然是熟人,那就必须得好好聊聊了,原来剑拔弩张的人竟然是兄弟。
  于是陈家珍和徐凤霞就被陆仁炳,派去照顾春生的老婆,和刚出生的孩子了。
  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不去照顾就说不过去了。
  虽说春生是县长,但是这个年代的县处级干部还真没特殊到要,可以请保姆照顾的程度。
  春生家里又没别人了,老婆家又远在外地,所以陈家珍她们竟然成了春生家最近的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