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12章 第十一个任务 阿Q要姓赵4

  陆仁炳回到住所,才发现这破阁楼里边简陋的可以,一张竹床,一副桌椅,靠街的方面有一扇窗户,灰尘积得老厚,蜘蛛网到处都是,脏兮兮的看起来不大扫除一下,今天晚上是别想睡了。
  最重要的是这里边竟然没有被子,陆仁炳还得出去买一床被子,这房间还靠着河边,幸好是冬天,要不然还得买顶蚊帐。说到冬天,这房间里是不是还得备个火盆什么的。
  这房东老头真是不老实啊,不行还得去找他聊聊天了。
  于是陆仁炳沿着逼仄的楼梯,走下了楼,刚好看见了上厕所归来的老头。
  “呦,老头茅厕蹲的挺长啊,老头,我看你有点便秘啊,需不需要秘方,我这里有个祖传的秘法,保证药到病除。不多要你的,三百个钱,怎么样?”
  老头没好气的说道“你个瘪三,自己留着吃吧,老子没有便秘。”
  说着就要进房间,陆仁炳一把拦住他,“老头,我那房间里的火炉,水桶,米缸,衣柜啥的你都藏哪里去了?空荡荡的,这是要冻死我呀?”
  老头没好气的说道“没有,你自己去置办吧!”
  陆仁炳也不恼,就拦着他不让进,耍无赖,让他给东西。老头一看这架势,知道捞不着好,便说道要加50个钱房租。陆仁炳当然不同意,两个人接着磨。
  也许是时间太久了,老头的婆娘都看不过去了,从房间里出来,喝骂了两人一通,吩咐陆仁炳去后边院子里的库房里,搬东西,钱什么的,也不要了。
  陆仁炳大胜而归,被陆仁炳缠的筋疲力尽的老头,垂头丧气的回了房间,不再露头。
  陆仁炳从老头的库房里,搬齐了家具,又捎带脚,铲了老头一簸箕的煤球。心疼的老头老太太,牙都要碎了。
  恩,弄完了一切,陆仁炳也不愿意太过分。下楼的时候,塞给了房东太太2角钱,让伊帮忙打扫一下卫生,顺便生一下火,多出的钱,算是煤球钱。
  这一下搞得房东老太太喜出望外。哼,人就是这样,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就能轻易改变局面。
  陆仁炳出去,晃悠半天,吃了顿饭,买了点瓜果糕点,被褥棉袍,还买了一身打着补丁的短棉衣,棉帽子,这是出于对冬天的尊重。
  这江南地界,冬天实在是湿冷。之前没有注意,现在突然安定下来,陆仁炳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准备冬天的衣物,这日子过得真是凄惶。
  回到住处,房东老太太已经把陆仁炳的房间打扫好了,还给房间里的油灯,加了煤油。陆仁炳看了一下,觉得很满意,老太太还是比老头子靠谱。
  陆仁炳便送了她一些糕点,算是谢礼。那老头子外在床上,并没有什么表示。陆仁炳也不在意,回家吃喝了一通,便倒头睡了。
  第二天一早,陆仁炳便被操练声,吵醒了。他推开门,通过楼梯爬上房顶。远远眺望声音的来源。操练声来自于不远处的大通学堂。陆仁炳对于大通学堂,没什么印象,阿贵也没有什么印象。那些读书人的事,跟阿贵这样的人,没有任何交集。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就从房顶上下来。洗漱过后,他便穿上短袄,棉裤带上一顶破毡帽,锁了房门,晃悠着出了门。
  这绍兴城是座古城,名胜古迹,数不胜数。不过陆仁炳却没有兴趣去访古。他最感兴趣的,还是赌坊。
  不愧是府城,连赌坊数量都有数十处。这些赌坊都是被各路好汉把控。不像鲁镇乡下的赌坊那样不正规,这个发现让陆仁炳很开心。经过考察之后,制定了一个路线图,保证每个赌坊短时间内绝不去第二次的发财计划。
  然后按时按点的上班,每天赚个两三个银元,日子过得充实而欢乐。他每次回家都不空手,带的瓜果糕点什么的,也都分老头老太太一点。
  几人的关系迅速升起温来,老头老太太对他的态度也热络起来。恩,人际关系么,就是这么简单。
  陆仁炳出入的时候,时不时的都会路过大通学堂。那里进进出出的人,给陆仁炳一股奇异的感觉,他们精神头都很足,同这个时代大多数的国人,面目决然不同。陆仁炳也能看得出来,他们中很多人的辫子都是假的。
  嗯,这大通学堂绝对是个革命党的据点。陆仁炳对于这个时期的革命党,其实抱有很大的好奇心。他不是想着要投靠革命党,混个一官半职什么的。他只是单纯的好奇。
  后世对于革命党推翻满清的革命行动,写得像是传奇故事更胜于史实。所以给人的感觉是,革命党做的事,就像是一帮没头的苍蝇一样,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然后忽然有一天,武昌响了一枪,这大清朝廷便稀里哗啦的倒了。
  所以,先天上陆仁炳便对幼稚的革命党,没啥印象。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也没有接触过革命党,因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革命党行事的隐秘性,远超普通人的想象。
  再说了能加入革命党的人,也没有盲流子。他们要么就是海外留学生,要么就是世代簪缨之家子弟,要么就是地方豪强。像阿贵这样的人,根本就进不了人家的圈子。
  真是想革命,你都没那个资格呀。在大通学堂周围晃悠了几次,被几个凶神恶煞的会党子弟驱赶之后。陆仁炳便绝了投靠革命党的心思。
  接着继续,他去赌馆上班打卡的日子。为了减少自己被人盯上的概率。陆仁炳多买了几件破衣服,破毡帽。每次去赌馆的时候,也要做一些伪装,保证没有人能够注意到他。
  如此过了将近一个月,到了腊月二十三。房东夫妇,收拾了行李,回乡下过年。整个小楼就成了陆仁炳的天下。
  陆仁炳置办了不少年货,花炮等到除夕的时候,自己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年。他在这个世界,没有家人,没有朋友,不过他倒是没有什么伤感。
  倒是难得的很喜欢这种独自一人的感觉,他拿着酒菜,爬上房顶,看着城市里,此起彼伏的烟花,星星点点的灯火,空气中的硝烟味,掺和着饭菜的香味,让陆仁炳有点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