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05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9

  陆仁炳这次就把孙少平叫到了老太太这里,正好孙兰花和孩子也在这里。
  看到自己弟弟来了,孙兰花很开心。连忙招呼弟弟坐下,她去准备酒菜。在村里不能露富,孙兰花连自己娘家也没告诉。
  现在局势有点缓和了,陆仁炳又在城里有了落脚地,孙兰花来了几趟就爱上了这里。经常带着孩子过来。现在还是第一次招待自己娘家弟弟,当然得把最好的本事都拿出来了。
  孙少平自从来了这个小院,就一直处在懵比状态中,姐姐一家在他的印象中一直是过得一烂包。姐夫更是二流子一个,这小院是咋回事。
  莫非姐夫也找了个海外华侨的亲戚,继承了家产发了财?等到姐姐端来荤素几大盘酒菜的时候。孙少平还没想明白咋回事。
  猫蛋,狗蛋跟孙少平打过招呼后,就去西屋找老太太吃饭去了。只有陆仁炳和孙少平在酒桌旁坐下。孙兰花,搬了个马扎坐在一旁招呼着。
  陆仁炳给孙少安倒上一杯啤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白的,先跟小舅子干了一杯。喝了酒之后的孙少平,脸色涨的通红,一个劲的咳嗽。这个内心方正的孩子,还没正儿八经喝过酒,也没正儿八经上过桌。
  孙兰花看弟弟的窘状,赶忙跑出去,拿了几瓶玻璃瓶的饮料过来,给弟弟喝。
  孙少平看了那饮料,正是他在田润叶家喝过的那种。自从那次一口气喝了四瓶之后,他就再也没喝过了。
  赶紧喝了瓶饮料压压酒。
  喝完之后,抹了一把嘴,才问道“姐夫,姐姐,这到底咋回事?你们在城里安家了?”
  “安个啥家呀,这是你姐夫的亲戚家,你姐夫借住在人家家里。”孙兰花笑着说道,“不过这里就跟家里一样,你平常有空了就来这里玩。我跟你姐夫不在的话,你就跟那个老太太说一声,你姐夫叫他老姑婆,她人很好。”孙兰花说起来就没完。将这屋里里里外外介绍了个遍。
  ”这些都是你姐夫挣的,少平哪,你有啥困难,就跟姐姐说,千万别藏着掖着哈,少安结婚的时候,姐姐和姐夫,添了两百块。你可不许眼红,哪天你结婚,姐姐只会添更多。再说了你是要考大学的人,你就放心大胆的考。“
  ”我可听你姐夫说了,那个国家现在可允许考大学了,你可得争点气,考个大学生回来。全村就数你学习最好,你可得好好加把劲哈。上大学的钱你不用担心,你姐夫已经同意全力支持你。“
  ”考大学?“孙少平有点疑惑,现在才刚1977年的一月份,恢复高考的决定要到八月份才做出。在田晓霞的督促下,经常看报纸的孙少平并没有得到相关的消息。他非常怀疑二流子姐夫从哪得来的消息。
  现在的大学不从应届高中生里选,必须参加过劳动之后,经过推荐才能上大学。如果高考能恢复的话,倒是件大好事,但是孙少平也没把握能考上。这高中生活,本来就不上几节正经课,他还因为经常回家参加劳动,耽误了更多的功课。
  如果恢复高考的话,他要同那些老三届的学霸们一块比拼的话,机会就更低了。
  所以他摇了摇头,心里乱糟糟的。有懊悔,有不甘。他决定回去问问田晓霞,看他知不知道这个消息。
  陆仁炳看了看孙少平的样子,他就放弃了劝说的想法。自己是个二流子,小学都没毕业。孙兰花更是连学都没上过,劝一个心高气傲的高中生,那真是有点不自量力。
  所以陆仁炳也不打算多说啥,跟着孙少平吃喝一通然后送走了他。临走的时候,孙兰花塞给了他两百块钱,几十斤粮票说他要考大学,在学校多吃点好的。
  孙少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他死活不敢接受。他总觉得姐夫的钱,来历上肯定有问题。他能接受田润叶的钱,却不想接受一个不如自己人的钱。
  但是耐不住孙兰花的坚持,他想了想,要毕业了确实自己也需要花钱,大不了以后自己挣了钱再还给姐姐好了。他真的受够了穷的叮当响,连饭也吃不饱的日子了。
  拿着姐姐给的钱,孙少平觉得自己堕落了!他要回去看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清洗一下自己的心灵。
  陆仁炳完全不知道,自己让老婆给小舅子送的钱,竟然起到了腐蚀一个正直青年的效果。他现在正准备着跟孙兰花造个小人。
  因为随着时代进入八十年代,计划生育就要越抓越紧了,不如趁现在多生几个。再生几个鸭蛋,鸡蛋,鹅蛋什么的。
  城里的生活确实要比乡下自在的多,孙兰花喜欢这里的生活,但是还是放心不下家里的那点自留地。她是个乡下女人,来城里赶个集,看个新鲜就好。要是长期住在城里,她就觉得不自在。一个农民,一天不劳动,心里就觉得不踏实。
  陆仁炳也理解这个女人,在城里住了几天后,就让她跟孩子回家了。他继续经营自己的票证生意。也许是他激活了市场的原因,黄原地区的票贩子越来越多。陆仁炳团伙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
  整个七七年,陆仁炳的业绩并没有上涨多少,这跟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和日趋活跃的时代并不相符。
  团伙内独立做生意的越来越多,上下家也都起了小心思。陆仁炳觉得眼下的局面已经很危险了。这个时代毕竟还没有进入开放的时代。
  在一个封闭的内陆地区,竟然活跃着数量惊人的票贩子,肯定会引起当局的警觉。陆仁炳可不想成为别人的阶下囚。
  于是在年底的时候,他就结束了自己的票贩子生涯。
  通过一些手段,抹除了自己犯事的证据。然后带着几麻袋的钱,回到罐子村,潜伏起来。
  折腾了三年,陆仁炳落下了八十万现金,这些钱那是相当扎手。回到家里,陆仁炳在自己家里挖了很深的洞,将钱埋了起来。
  年底的高考恢复,孙少平果然还是落了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参加考试的人那么多,录取率那么低,孙少平又是个半瓶水,落榜毫不意外。
  不过他现在在村子里当老师,倒是份不错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