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15章 第十一个任务 阿Q要姓赵7

  生逢乱世,有人挺身而出,有人蝇营狗苟。嗯,他陆仁炳就是那个蝇苟。他有预感,自己假如真的设法,混进秋瑾先生的队伍,那他肯定会被捉,然后英勇就义。
  他只是个路人丙的命格,阿贵本身也有替人挨枪子的宿命。所以万事还是不要强出头了。最好离这些革命党越远越好。他们是这个时代的主角,主角光环强得要命。但是这主角需要的路人炮灰角色也是多得要命。
  离远点好,他就是鲁迅先生笔下的阿贵,也有可能是给儿子寻人血馒头的老栓。反正不可能是舞台中央,聚光灯下的主角。
  出了客栈,陆仁炳架起自己心爱的小马车,一溜烟的出了城,直奔杭州。
  这个时代的杭州城,繁华得狠,有钱的文人墨客多不胜数,陆仁炳在这里晃悠了两个月,将手中剩余的七幅卷轴,卖给了识货的买家,陆仁炳手头竟然积累了九万一千银元的银票。
  陆仁炳有心带着这些银票,扭脸回未庄了,买点田土当个土财主好了。可惜他现在只是空有钱财,却无地位,没有产业。回到未庄也保不住自己的资财。
  还是要继续闯荡上海滩。
  在杭州攒足了银子之后,陆仁炳收拾一新,出发前去上海滩,现在已经是洋历1907年的6月中了,从杭州到沪海,陆仁炳驾着车晃悠了大半个月。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路不熟,他没有地图,也没有向导,这年头沪杭铁路刚开工没多久。
  陆仁炳走一路,打听一路,晃晃悠悠的到了沪海的时候已经7月初了。沪海现在已经是个百万人规模的城市,虽然跟后世的魔都还有着天壤之别。但是跟绍兴,杭州比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现代化城市了。
  陆仁炳进了这个年代的上海真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他没有进上海县城,那里根本不是沪海的中心,城外的租界才是沪海的核心所在。
  陆仁炳先找了一间客栈放下行李,然后摆脱客栈掌柜找人,卖了车马。然后就是在这个城中晃悠。熟悉情况,一早就出门,去茶馆喝茶,去戏院看戏,要不就是叫个黄包车,满大街的乱窜。
  一直晃悠了半个月,总算摸清楚了一点情况。
  这时候陆仁炳从报纸上得到了一个消息,之前与他有过几面之缘的鉴湖女侠已经就义了。
  鉴湖女侠是7月15号凌晨三点,在绍兴被杀的。这个消息传到上海,最初沪海的华人报纸是不敢报道的,还是租界里的报纸先发出来的,然后各大报纸才开始刊登消息。
  报纸上刊登的消息,都是在为秋瑾明冤的,有秋瑾的知交好友,在报纸上详细刊登了这位女权先锋的身份,热衷于妇女解放,与女子教育的奇女子,怎么会是反贼呢?
  处理这件案子的官员根本没有实证,仅凭一个劣绅的举报,就派枪兵,抓捕了在大通书院代理校长的秋瑾,和20多名学生。
  抓捕后仅三天,便在绍兴知府贵福的操弄之下,匆匆枪毙了,这一点才是大家攻击的重点。随后,秋瑾冤案便通过报纸传遍了大江南北。
  据说山阴知县,非常欣赏秋瑾的豪杰之气,在贵福第一次命令他抓捕之际,借故拖延,给了秋瑾解散大通书院师生的时间。秋瑾本来也是有充分的时间逃亡的,但是她选择了直面屠刀。或许真的如传说的那样,这个时代的革命者,认为未有鲜血才能真正让国人觉醒,让清廷震怖吧。
  陆仁炳看着报纸上的消息,感慨烈士的英勇。他在想自己假如加入了大通书院的行列,自己能否劝说秋瑾逃亡。
  仔细想了想,他觉得自己估计也做不到。因为从报纸上批露的消息来看。秋瑾有充裕的时间,离开大通书院,逃亡他乡。绍兴是她娘家,她在这里有很深的根基。即使是贵福想要下令抓捕她的时候,整个绍兴府有头有脸的几十个士绅,直接去找了知府贵福关说。秋家本身也是世代官宦之家,在当地颇有势力。
  秋瑾的夫族王家,与晚清最重要的家族之一曾家是姻亲,王家所在地更是湘军的大本营。这种势力雄厚的背景,或许就是秋瑾不怕入狱的原因吧。
  谁知道她碰到了,不按常理出牌的清廷铁杆贵福,还有张之洞的侄孙浙江巡抚张曾扬。陆仁炳觉得贵福之所以要杀秋瑾的原因,倒不是忠于清廷什么的。反而是他为了保命,为了前程,才必须得杀秋瑾。
  贵福本身也是支持大通书院的,尤其是大通书院成立的时候,他还亲自前去,与师生合影留念。
  不过大通书院的成立,本身就充满了对贵福的不友好。徐锡麟和陶成章本来就是将大通书院当作军事骨干培训学校的,但是清廷不许私人办军事学院,所以走曲线将大通书院改名成了师范学堂,但是只设体操一科。符合了清廷鼓励大办学堂的条件。
  但是大通学堂是军事学堂的事情,在绍兴城内不是什么秘密。贵福对其中的事情也不是一无所知。不过这时代,各省都在办新军。有个体操学堂,为浙军输送人才,对于贵福来说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
  可是随着徐锡麟,行刺安徽巡抚恩铭,并率领学生军发动起义的消息传来之后,贵福就坐立不安。要知道徐锡麟所率的学生军,很多就来自大通学堂。
  另外,恩铭对于徐锡麟可是有知遇之恩,对徐锡麟非常信重,可是即便如此,徐锡麟对于恩铭也是说杀就杀了。那他贵福在大通学堂的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在这绍兴城里,一旦秋瑾所谋划的起义成功,贵福肯定是第一个要被杀头的人。因此贵福与革命党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这里无关私谊。
  贵福在提审秋瑾的时候,问她同党都有谁,或者说朋友都有谁。秋瑾就说,知府你本人也是我的朋友啊!有照片为证。
  这就把贵福推到了墙角,他就必须得杀了秋瑾,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唉,陆仁炳回想着一些事情,他的后背出了一身的汗。他知道那些坚定的革命先贤,那真的是意志坚定,立场坚决。在他们的头脑里,只有大业,没有私谊,甚至连明知必死的局面,他们也绝不回头,假如自己跟他们做朋友,就要做好随时做好牺牲自己的准备。
  他承认自己确实,没有直面杀头的勇气。他虽然已经死过十几次了,但是他知道那都只是下线而已。没有痛苦,也没有恐惧。但是被人杀头,或者枪毙,却不是谁都有勇气坦然面对的。
  对于这些真正的先贤,他只能表示钦佩。他经历了几世,也只能承认自己是个普通人,当不了真正的勇士。难怪人家是时代的主角,自己只能当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