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60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29

  凤霞结婚后的第三个年头怀了孕,把个万偏头喜的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徐有庆已经被国家田径队的人相中去培训了,准备明年去东南亚某国参加什么新力量运动会。
  反正这小子在跑步方面,确实有那么点天赋。他的命运已经脱离了陆仁炳和陈家珍的掌控了。
  一年到头也不着家,路途遥远,陆仁炳赶着驴车是看不到了。
  陈家珍想到有庆就掉眼泪,陆仁炳干脆趁着凤霞怀孕刚稳定下来,带着她和陈家珍,连同万偏头,去了伟大首都,去看有庆。
  他们这一家全是第一次进京的土包子,包括陆仁炳也是第一次来这个时代的首都。
  跟后世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还好他见多识黄,稳得住才没闹出多少笑话。
  不然凭着一家人的方言口音,在首都连路都问不上。
  一家人找到了有庆所在的单位,住进了干净整洁的招待所,又去看了有庆的宿舍。
  陈家珍才放下心来,徐有请现在可是国家重点人才,吃得好,住得好,有啥不放心的。
  特意请了假的徐有庆,穿戴整齐,梳了个正光瓦亮的大油头,陪着一家人逛了几天京城,还吃了烤鸭。
  然后一家人才依依不舍的道别,临行前陈家珍又往徐有庆的手里塞了一堆全国粮票,那数量,把自认为进了京,就牛皮冲天的徐有庆给惊呆了。
  他老爹老娘果然是土豪,就这一迭粮票足够他包养整个田径队半年的伙食了。
  亏她自己还想着,等自己攒了钱,还给老家的爹娘寄回去,尽尽孝心呢。他都快被自己的勤俭节约精神各户感动哭了呢。
  谁知道爹娘永远是爹娘,他那点钱跟手里的一堆粮票比起来,就是个屁。
  他本来还打算等参加了国际大赛,就找个京城媳妇,把家安在京城,然后再把家里的老爹老娘接过来享清福呢。
  不过看起来,老爹老娘,在乡下过得比京城大多数的老百姓都滋润的多呢。看来是需要郑重考虑一下,老爹让他回家当放羊娃的可行性了。
  徐有庆是个鬼机灵,他从小就知道,他爹娘像鼹鼠一样挖了很多藏粮,藏钱的洞。他自己也遗传了她老子娘的这个特性,喜欢攒钱攒粮,挖洞,可惜终究还是老爹老娘技高一筹啊。
  不管徐有庆的内心活动,看过了儿子的陈家珍没了伤感,欢欢喜喜的跟着自己的老头子,女儿女婿坐火车回了老家。
  她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出远门呢,兴奋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看着她的样子,陆仁炳觉得以后还是有必要带着她多出去走走。
  虽说这和年代,旅游业不发达,但是去几个出名的景点城市旅游到不是什么难事。
  回到老家后的第二年春天,凤霞在徐家村医院生下了一个胖小子。
  喜的万二喜翻出了祖宗牌位,偷偷磕可不少响头。
  凤霞的生产过程还是有点凶险的,好在路人炳对于凤霞的这场危机做了充分的准备。
  他在徐家村诊所,培养的学徒们,都是为这时候准备的。他还提前配置好了各种药丸,汤剂,就等着关键时刻用上去。
  本来凤霞生完孩子,一切都正常,大家都准备把她推出产房了。
  陆仁炳还是吩咐她们在观察一段时间,果然凤霞有了大出血的征兆。好在在陆仁炳的指挥下,及时施救,凤霞才转危为安。
  事后所有人都吓坏了,知道情况的万二喜,抱着凤霞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他都不知道如果凤霞没了他该咋过。
  他这一辈子也是够苦的,出生后,爷爷奶奶,爹娘就先后去世,留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还生了个偏头的残疾病。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生了个娃,媳妇差点又没了。
  这一通哭,弄得陆仁炳的鼻头都有点酸酸的。赶紧用脚把她踹起来,让他去照看孩子,安排其他事情。
  万二喜给小家伙起名叫有根,说是他老万家算是有根了。整天下班回来,就是抱着有根傻笑。
  连陈家珍这个老丈母娘都抢不过。凤霞虽然没有大碍,但是毕竟还是伤了点元气。在家养了半年,才去诊所上班。
  万有根成了全家的宝贝,陈家珍恨不得把这个外孙子拴在腰上,走哪都带着。见人就炫耀。
  在她身上再也看不到一点,当初那个娇娇女学生的影子,越来越像一个农村老太太了。
  陆仁炳见过的孩子多了,也不是特别稀罕万有根,不过等到孩子能开口了,喊出了外公,他还是很高兴。
  一有空,也会背着他的外孙子到处逛。
  万有根不像他爹娘,都是闷葫芦,反而是个话痨。他知道叫万二喜爸爸,徐凤霞是妈妈,陈家珍是姥姥,徐福贵是姥爷。
  可是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不爱喊称呼,反而爱喊名字。
  陆仁炳背着他正在牛棚,铡草料。突然听见万有根叹了口气“唉,福贵啊,你说这万二喜咋还不回来呢!”
  那口气活脱脱就是陈家珍的,把一旁干活的人,都乐得合不拢嘴。
  陆仁炳也乐得不行,把他小脑袋揪过来,揉了揉,警告他万二喜的名字可以喊,徐福贵的不行,必须喊姥爷!不然不给他买糖吃。
  万有根也不知道听懂没有,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福贵,我知道了!”
  周围的人笑的更厉害了,陆仁炳也不恼,继续干活。
  徐有庆应该是彻底回不了村里了,因为有消息传来,他参加那个新力量运动会,得了个金牌。
  成了有功之臣,被保送了体育大学,将来弄个城里户口是没问题的。
  陆仁炳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反正他已经管不上了。
  这年头风是越刮越左,徐家村都接受了几批下来接受劳动锻炼的干部。以后可能还会更多。
  对此,陆仁炳也做了充分的准备。一个就是牢牢抓紧枪杆子。现在这时代全民皆兵。徐家村的民兵更是装备精良,其中的骨干都是陆仁炳的铁杆。
  随时可以拉出来镇压徐家村中的任何反对势力,另外一个就是跟紧形式,绝不站在逆风的地方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