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57章 第十二个任务 祥子要当爷22

  陆仁炳对于他们的怨气视若无睹。根本不上当,这帮子憨货,没一个正经人。
  还是小八先当出头鸟,“老头子,别的咱不说了,您在国外的这些财产,打算咋处置,我觉得吧,这些年我在您老人家的耳提面命之下,真的学到了一身本领,不如您就让我去咱家的产业锻炼一下怎么样?”
  “屁的耳提面命,哪回不是老是上老爷子这里,寻摸东西,被老爷子的笤帚疙瘩敲打的鼻青脸肿的,连个算盘都打不明白的货,还想着去捞好处。打住吧你。爹,你看我这些年,兢兢业业战斗在我们街道大食堂的会计岗位上,财务方面的业务那是相当熟练了。您看我去怎么样?”
  “拉到吧,你······”
  一帮人,在陆仁炳面前吵吵闹闹,陆仁炳看了半天戏,才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报纸,是最新的。上面写了陆仁炳已经决定在死后要将名下的所有资产的股份,捐给一个慈善基金会。等陆仁炳挂了以后,他的后代都不能继承这些钱。当然陆仁炳成立的家族信托基金是不会在报纸上的。
  嗯,反正那意思就是,你们都老老实实当普通人就行了。那些钱跟你们没关系。一帮子没见过世面的憨货,当场就有点傻眼。有几个当场想跟老头子翻脸,被其他人拉住了。
  在陆仁炳这里,又闹腾了一阵子之后,才走了。不过他们到底不敢跟陆仁炳真的把关系闹僵。老头子那么多钱,现在多讨好讨好,万一哪天老头子高兴了,就赏他们几个,也够他们受用的了。
  一帮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完全不知道,陆仁炳这是为了保护他们。普通人,骤然暴富,才不配位,会发生什么事,那还不是显而易见的事么?
  反正老子的钱,我的子孙后代一个子也落不好着,我们家都是穷人,钱都捐出去了。
  过正常人的生活不好么?干嘛非要去当有钱人呢?嗯,反正吵闹了一阵子。陆仁炳一家子的事就归于平静了。钞能力那是相当好使,尤其是在这个消息闭塞的时代,想要隐藏个人信息还是很容易的。
  陆仁炳成立的基金会在国内的名字就叫祥爷基金会,几十年如一日资助贫困学生,资助患有重大疾病的穷人,还资助国内的科学研究。陆仁炳不为别的,就是花钱买名声。他就喜欢听别人喊他祥爷。
  一点都不庄重,好歹也是享受领导待遇,开会做台上的人物,办事一如既往的不庄重。
  陆仁炳在这个世界活了120岁,他的那些财富多到没有确切数字。产业盘根错节,根基深厚。根本不是什么人能够轻易能动的。
  虎妞和小福子没有活到九十年代就去了。陆仁炳的那帮孩子也没有等到给陆仁炳摔盆。他们虽然没有继承陆仁炳的财富。但是陆仁炳也没亏待他们。通过信托基金发给他们的钱,使得他们过上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生活。
  随着时代的发展,陆仁炳的那些后代们渐渐开阔了眼界,总算是有了些富贵气。一个家族隐隐有了模样。
  陆仁炳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心里还是充满了遗憾。祥爷的名声,始终是有点憋屈。憋屈了半辈子,希望下一个世界他不再是那么憋屈,他要当一个堂堂正正的爷!
  额,如果很危险的话,那就算了!!
  “陛下?陛下,缅人还在外面等着回话呢。”
  陛下?我这次是主角了,都成皇帝了?陆仁炳感觉有点意外,莫非自己已经有了主角命格?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这个皇帝,坐的不是金銮殿,显然只是一个简陋的竹楼。挤在他面前的是一帮穿戴还算整齐的文武。众人神色都有点焦急,等着他拿主意。
  嗯,这情况明显不对,看着官员们的服饰,像是明朝。可是自己不记得哪个明朝皇帝混的这么惨啊?这情况有点复杂啊。
  清咳了一声,陆仁炳说道“你们先让朕好好想想再说!”
  然后也不再理会他们,闭上眼睛开始接受这具身体的记忆。
  “嗯,好惨!”
  陆仁炳快速的接受了这具身体的记忆,算是明了了他现在附体的究竟是谁。他现在就是明朝最后的皇帝,永历皇帝朱由榔。就是那个颠沛流离,被人撵得像兔子一样的永历皇帝。
  现在他附体的时机也非常的不妙,几乎已经是朱由榔最后的时光了。他现在已经在缅甸待了一年。支持他的缅王已经在政变中被杀,新登基的这个货,正在谋划着要干掉他的随从,然后把他送给吴三桂。
  现在就是缅人派官员来要求大明君臣,明天过江去对岸喝咒水盟誓。陆仁炳对这一段历史不熟悉。但好在永历知道未来发生的事。因为许愿的是那个被吴三桂勒死的永历,永历人之将死,爆发了强烈愿望。他又强烈的不甘,他恨缅王莽白,他恨自己无能。
  他想活下去,对于反清复明,光复河山什么的,他没有什么执念。但是活下去的欲望却是无比的强烈。嗯,这比较符合永历皇帝的特点,懦弱,无能怂人一个。朱由榔同学童鞋是个有真龙命格的人,嗯,也就是注定要做皇帝的。
  那些跟他同时代的,南明皇帝一个个都挂了,就他的皇帝名头越来越稳当。天下的反清势力,越来越认可他,即使他已经惨到流亡海外了。还要千辛万苦的,营救他。
  没办法,他已经是朱明最后一个有点样子的继承人了。别的怂货,已经被前面几个出头的皇帝的下场,给吓的尿裤子了。恨不得隐姓埋名才好。
  其实据陆仁炳从朱由榔这货的脑袋里得到的内幕,来看他也不想当这个皇帝。可是谁都不允许打退堂鼓。他自己手里屁也没有,只能是任别人摆布了。
  从朱由榔的记忆中,陆仁炳得知现在正是最危急的时刻,明天这间屋子里的臣子们,就会在沐天波的带领下,渡江去对岸,然后被早就埋伏好的三千人围困,沐天波夺了一把刀,杀了九个。其余的官员也捡了树枝什么的奋力抵抗,最后全部被杀。
  紧接着莽白,就派兵来这边,抢女人,抢行李,又杀了一批人。连永历的贵妃都给弄走了两个。然后,永历就成了案板上的肉,等着吴三桂派人来接了。
  这局势简直不能再危急了,虽然自己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一旦明天的事变继续发生,自己也没什么办法了。
  陆仁炳耐着性子,在脑子里不断的复盘着该怎么办。他仔细体会了一下自己的这具身体。四十岁的身体,还算不错,自己的魂力能用一点。
  然后又想了一下自己这边的人手,来到这里的大明君臣总共有两千人左右,不过因为入境的时候,缅人担心明军反客为主,强力要求明军不得携带器甲入境。
  永历这个憨货,逃亡心切,就在锦衣卫指挥使马吉翔的怂恿下,下令让自己人解除了武装。然后到了这边,永历又同意了缅人,将自己的随从分散安置的意见。
  他的那些护卫,分散后,就被缅人严密监管了。也就是说,陆仁炳手下的这帮人,连一柄刀,一副甲都没有,连吃的饭都没了。前一阵子,马吉翔这货,还把永历赌气扔出去的金玺,真的剁碎,拿去换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