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62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31

  徐家村的建设其实一直在进行,因为副食品开道,再加上二流子业务员的关系,徐家村跟城里的很多厂矿产生了联系。
  徐家村手中有很多工业票,作为年终福利,家家户户都配置了自行车,缝纫机,布票啥的也不缺。
  自然灾害那几年,村里就已经没有了光棍,徐家村的富裕那是远近闻名。
  村里的路面也做了硬化,排水,自来水一应俱全,除了电力不太给几之外,比城里人还要滋润。
  王有发几个人,经过几年的锤炼,终于收敛了心性,钢铁厂,慢慢转型成了修理厂,加工厂。
  自然灾害后,几个人跪求村里赎买他们的股份,并表示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干活。因为庞大的债务几乎要压垮他们几个人的家庭了。
  公家的债还可以赖一赖,可是亲戚朋友的喜爱他们是不能不还呀。这年头大家都不富裕,债主们天天堵门,还有要在他们家门口上吊的,那谁受的了。
  陆仁炳搓磨了他们一阵子,就收回了钢铁厂的股份,让他们能还了大部分的债务。但是他们自己霍霍的材料钱,村里不管,只能靠他们各户村里打工还债了。
  陆仁炳也没有赶尽杀绝,还给他们请了师傅,教了他们点真本事。
  这也是几个人能混到现在的根本原因。
  几个人就是真傻,也明白他们是被陆仁炳算计了,可是怨谁呢!
  人家啥都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是自己这些人愣是要往坑里跳,能有啥办法。
  现在身上背着债,也不敢炸刺了,见到陆仁炳也恭恭敬敬了。
  所以有些人就是缺少社会的毒打!
  就比如徐有庆,这孩子就是太顺利了,没受过啥挫折,年纪又不大,思想单纯,总是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心。
  不过很快,他就被残酷的现实教育了。
  一天夜里,春生来到了徐家,徐有庆给开的门,他看起来很疲惫,脸上还能看到淤青。
  原来是白天他受到了揪斗,这些日子,他天天挨批斗,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
  他老丈人也下放了,最要命的是,她老婆带着孩子跟他划清了界限跑了。
  让他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啥值得留恋了,春生唠唠叨叨地说了很多,其中很多内幕,让旁听的单纯少年徐有庆,目瞪口呆。
  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复杂,现实这么残酷!
  陆仁炳自从春生媳妇做完月子,闹得家人不愉快之后,就没怎么跟春生联系。也不主动上门,看人家脸色。
  倒是春生有空的时候,来过几次徐家,替她媳妇道过歉。陆仁炳早就看出来,那个女人,没啥见识和底线,就是个肤浅的大小姐而已。
  这不刚有点风吹草动,就跟春生划清了界限,据春生说那个女人不仅跟他划清了界限,甚至还写信,很她那个下放的老爹划清界限了。
  真是无语!
  陆仁炳劝解春生,再忍忍,大不了就是挨几顿打,写检查,蹲牛棚嘛。他以前也不过是和四处讨饭的孤儿而已。
  混到了现在的生活,还有啥不满足的。大不了就是打回原型呗。
  陆仁炳说春生就是当了几年官,脑袋发了昏,觉得自己就是高人一等了,还讲究起了荣誉,面子了。
  “你有个屁的面子,讨饭的娃娃而已,要啥面子。以前抢别人的鞋子煮粥喝的机灵劲哪去了?你死了一了百了,你孩子将来咋办?说划清界限就划清界限了?到时候你死了,你赵春生的孩子,就得重复你讨饭娃的老路,指不定还得改姓,叫别人爸爸!”
  也不知道时哪句话,触动了赵春生,反正陆仁炳觉得他应该不会去寻死觅活了。
  因为本来陈家珍给他准备的饭,他一口没动,现在他自己全吃完了不说,还多要了几张饼。
  然后连夜就回了县里,陆仁炳怕他出事,就让徐有庆骑着车,送他回去。
  后来听在城里干活的万偏头,回来说,春生再城里又挨了几顿揍,肋骨斗折了几根,还吐血昏迷了!
  抢救过来之后,因祸得福,暂时不用再去挨揍。修养了两个月,之后就被下放到某个地方,去劳动改造了。
  人算是活下来了,以后咋样,不好说。反正活着就有希望呗。
  春生住院的时候,闲人徐有庆承担了陪护的重任,一方面是照顾春生,一方面也是防止春生想不开。徐有庆一个大小伙子,也能及时制止他。
  陆仁炳也去看过春生几次,直到他下放,也没见到春生媳妇个他的两个孩子。啧啧,瞧瞧这当官有啥好的。
  赵春生这医院住的,还解决了,徐有庆这傻小子的终身大事。
  至于对象,当然是一个医院的护士小姐姐了。对于徐有庆这个愣头青来说,作风狂野的乡村小妹,根本不放在他的眼里。
  但是医院里,穿着白大褂,说话细声细气的护士小姐姐,却是最吸引人的。
  最后春生下放之后,放羊娃徐有庆,也终于搞定了自己的春天。一个叫夏燕的女护士,说起来跟徐家还是拐着弯的亲戚。
  这个夏燕,就是陆仁炳小舅子媳妇娘家那边的侄女,双方家长一见面才知道。
  那没说的,徐有庆那个没啥存在感的舅妈,当介绍人就再合适不过了。
  年底就结了婚,夏燕家里也不嫌弃徐家乡下人的身份。
  都在一个县里,徐家村的富裕再县城里也是有名的。再说了徐有庆本身还是国家级运动员,还是体育大学的学生,将来有个定粮户口还不是板上定钉的事嘛!
  徐有庆结婚,仿佛是解下了陈家珍心里的一道枷锁,连带着她的身子都恢复了不少,至少自己能扶着轮椅出门溜达了。
  等到第二年三月,夏燕怀孕之后,陈家珍仿佛瞬间集体痊愈了,精神头也好了,也不用人扶着了,还能自己烧火做饭了。
  搞得同样怀孕的凤霞,吃味不已,抱着已经快上学的万有根说“看到没有,有根,你这外孙子,咋也亲不过,人家的亲孙子!”
  万有根张嘴就问“姥姥,凤霞说的话真的吗?”那眼泪就已经再眼眶湿润打转了。
  搞得陈家珍连忙哄他,这还没出生的孙子,肯定没有现成的外孙子重要。出生了以后嘛,到时候再说。
  外面的风再狂暴,也刮不进有老奸巨猾的陆仁炳把控的徐家村。处在社会最基层的农村,也基本上没受啥影响。
  不因为别的,因为俺们农民没文化,革不着俺们的命。
  乱世也是积累的好时机,徐家村的二流子业务员团队,可是帮着陆仁炳收拢了不少好东西。
  那些东西,反正也是要被破坏掉,或者扔进垃圾堆里的。
  最后都被收到了,徐家村废品回收站,嗯也是集体企业,没啥风险。
  陆仁炳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当废品收购站的站长。天天在收购站里,把玩那些收来的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