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59章 第十三个任务 朱由榔的愿望2

  也不怪缅人看不上永历这帮人。想想这帮人干的事,就知道人家为啥看不上了。五军都督,国舅王维恭,在这种情形下,还有心思开设赌局,邀请一种文武官员聚赌。锦衣卫指挥使,在皇帝患病的时候,还召集文武百官,日夜宴饮。
  真是一帮烂人,皇帝也是个软骨头,除了一个皇帝的名头,这行在里连个大头兵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一年的时间,缅人早就看清了这帮人的本质。又怎么会将它们看在眼里呢。
  这是一帮连武器都没有的烂人,明天就是一场屠杀而已,何苦做那劳什子的准备。
  陆仁炳也是借着对方的这个心理,才敢放手一搏。他趁着其他人在处理事情的时候,用自己的那点魂力,调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活动了一下筋骨。
  外面的腥风血雨,早已经惊动了行在内的一干人。太后,皇后,贵妃都亲自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陆仁炳没对他们说实话,就说明天要去对面会盟,就让他们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陆仁炳又把马吉翔叫过来,咬了半天耳朵。让马吉翔对这个怂货皇帝刮目相看,他仿佛第一天认识这个皇帝一般。不过形式紧张,也容不得他细想,为何皇帝会有如此大的变化了。
  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河对岸已经人声鼎沸。河对岸派了几艘小船,来接陆仁炳他们过河。陆仁炳带着人过了河。
  别看永历已经来缅甸一年多了,但是他从来没来过河对岸,也没有见过缅王。原因吗当然是避免尴尬。现在新缅王莽白,打算撕破脸了,也就不顾及了。等陆仁炳他们一过河,就被一大帮缅兵围住了。
  对方根本就不跟大明军臣折腾的机会,上来就要开干。这可与陆仁炳设想的有很大不同。
  好歹王见王,也得来个对话之类的吧,蛮夷就是蛮夷,上来就动粗。一点也不像个正经反派。
  这边好无准备的文官,瞬间被打倒在地。其余早有准备的武官,纷纷抽出兵刃,开始护卫其陆仁炳。人太多了,莽白为了对付这么点人,竟然派出了三千人。
  陆仁炳仔细观看缅军的营地,好在莽白还是亲自出来看热闹了。他要是躲在城里,陆仁炳那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吩咐马吉翔率人坚持一下。然后随手放出了准备好的信号。埋伏在缅人后背的五百人突然杀出,从后面冲击缅军。
  陆仁炳的这一手,瞬间令战场陷入一派混乱。
  陆仁炳趁机拎着剑,直指大蠹下的莽白。莽白正被战场上的局势惊住,根本就没在意陆仁炳。
  这也怪陆仁炳,他让马吉翔穿了皇袍冒充他,他自己则穿的是锦衣卫的服装。马吉翔还以为这是皇帝胆子小,怕成为别人的目标让他挡枪的,他哪能想到皇帝竟然有当刺客的胆量。
  所以当马吉翔带着人,拼命抵抗缅军的砍杀的时候。惊骇的看到皇帝竟然,冲出了包围圈。所有人都冷汗直冒。如果皇帝死了,他们这帮人可就真的是百死莫赎了。
  瞬间所有人都爆发了强烈的战都欲望,拼了命的往陆仁炳窜的地方杀。
  陆仁炳几个世界都没用过武功了,乍一使出来,还有点生。不过很快他就适应了。几个腾挪,就避过了阻挡他的那帮缅人,直接杀到了莽白的大蠹下。
  三两下杀了几个莽白的侍卫之后,陆仁炳就将剑架在了莽白的脖子上。陆仁炳不通缅文。但是莽白这里有精通汉语的通事,所以交流还是不成问题的。
  陆仁炳让莽白下令所有缅军停战。莽白还有些挣扎,陆仁炳不客气的一使劲儿,莽白的脖子上的血便开始往外窜,莽白瞬间就抖如筛糠。赶忙让传令官,摇旗鸣金。
  战场很快安静下来,缅军开始痛明军脱离接触。然后陆仁炳又挟持莽白下令让缅军放下武器。然后他吩咐已经杀过来的马吉翔等一干人,开始按照事先陆仁炳的吩咐开始接收缅军。
  规则也很简单,就是先把武器收拢,然后干掉各级军官。然后明军的各级军官直接充任。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战斗,明军就损失了两百多人,缅军也死了差不多的人手。处理那些缅军军官的时候,马吉翔按照陆仁炳的吩咐,亲自押着那些军官的手下,挨个捅一刀,他们昔日的上司。算是投名状。不捅的,就按同党处理,也给他一刀。
  陆仁炳不管那些**怎么收拾缅兵,他只是在跟莽白聊天。只是聊天的气氛有点恐怖。因为一旦莽白有哪一句迟疑了,陆仁炳就毫不犹豫拿出小刀在他身上插一刀。然后就从荷包里抽出针线,给莽白缝伤口。看得莽白的一干心腹,瑟瑟发抖。
  ”莽白,你说你杀了你哥哥一家,篡了位,朕也没想拿你怎么着,可是你是怎么对朕的?今天竟然想着要弄死朕?你说朕该怎么处理你呢?“
  莽白现在已经知道,眼前这个恶魔,就是他的手下回报的那个一无是处的大明皇帝。因为马吉翔早已经跟他换过了衣服。
  ”陛,陛,下,啊!!饶命啊,陛下,臣不敢了!“莽白也是会汉语的,这不就后出来了么。
  ”让你结巴,喊朕竟然敢结巴!“陆仁炳又在莽白的腿上插了一刀。原因嘛,当然是那个伤口已经缝合好了。需要新开一个练习外科缝合术。
  看着受苦的莽白,莽白的那些心腹个个睚眦欲裂。陆仁炳扫了一眼,这些被控制的莽白的忠臣。冲着马吉翔努个嘴,”他们对朕不敬,赐死吧!“
  平时根本看不上永历的马吉翔,这时候看着台上那个正在莽白身上缝针的永历皇帝,也产生了一种恐惧。得到吩咐,丝毫不敢再怠慢,马上吩咐手下动手。十几颗人头落地。腔子里喷出的血都窜到了台子上。
  已经疼的青筋直冒的莽白,尿都吓出来了。他不是没见过死人。他哥哥的一家就是他亲眼看着弄死的。即使这样也不如亲眼看着十几个心腹在他面前被砍头来的刺激。
  陆仁炳手法越发娴熟,这手艺终究是没有荒废。封好了第二个伤口,陆仁炳拍了拍已经瘫软的如同烂泥的莽白的脸说道
  ”莽白,看看朕的手艺怎么样?“
  莽白赶忙打起精神说到,陛下的手艺果然是最好的,臣能的陛下恩赐,真乃是三生有幸,叩谢陛下隆恩!!”
  然后就开始磕头如捣蒜,恳求陆仁炳放过他,陆仁炳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说汉话越发顺溜了!”说着又在莽白的另一条腿上又来了一刀!
  这么好的实验材料,可不能浪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