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十九章 第二个任务 水浒武大郎1

  “小瓜,去做任务吧!“
  “好嘞!”瓜怂没有异议!
  枯燥的不可描述的灵魂穿越过程,转瞬就完成了。
  床上躺着的武大郎,现在的陆仁炳睁开了眼睛。
  上一次从贾雨村的世界脱离时,出现的灵魂分割时出现的痛苦状况时,陆仁炳与系统沟通,如何能降低痛苦。
  系统说了一个取巧的方法。上一次陆仁炳是三魂全部进入了,贾雨村的身体,其实大多数时候,不需要三魂全部进入任务目标的身体。
  这就涉及到一个概念,人有三魂七魄,天魂也是主魂,又称胎光,业魂;地魂也称爽灵,主智慧逻辑,人魂也称命魂,幽精。反正说法很多,人魂常驻肉身,天魂,地魂常游离身外。
  关于魂魄的说法很多,但是三魂七魄的说法是固定的。出去做任务,不用三魂都去,主魂和地魂都行。三魂都具有完全的意识记忆,但是在人体中占据的位置不同,功能各有侧重。
  陆仁炳这次来的是天魂和地魂,留人魂维持身体的生机。免得三魂都不在,加剧身体的伤害。
  这样,陆仁炳来做任务,就跟平常做梦没有什么区别了。
  水浒世界能级与红楼梦世界差不多,与社区的时间比例都是1比一万,万以后的零头有所不同,显示出些许不同,通过社区转换后,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比,大致是一百万比一。
  之所以每次时间转换的时候,都要扯一下社区,那是因为时间法则的复杂性。现在的红楼与陆仁炳所在的社区的时间转换大致是线性的,但是有些世界的时间转换时扭曲的。
  他们与社区的时间比例,并不能直接等用于转换成现实时间。说起来复杂,简单的说,就是如果陆仁炳的灵魂是通过社区做中转站的,就可以大致按这个比例来算。假如不通过这个社区做中转,通过其他社区,或者直接通过虚空穿越两个时空,那时间比例就不能控制了,只能看运气。虚空混沌中的时空是扭曲的。相当复杂,根本无法计算。要不怎么叫混沌呢?
  具体的科普就不做了。
  反正陆仁炳的天魂地魂与武大郎的灵魂融合,占据了控制权。这种控制因为有契约,武大郎的灵魂是不能反抗的。但是因为是灵魂融合,
  其实二者也临时合为一体,陆仁炳做的事,武大郎也认为那就是自己的意志做的,他也都做了体验。假如和小潘啪啪的话,其实武大郎认为就是他在啪,而不会以为自己被绿了。
  同样的感觉陆仁炳也有,他们融合后并不能感受到另一个人的存在,就是这么神奇。也不存在什么灵魂交流之类的情况。
  在任务期间,陆仁炳就是武大郎,武大郎就是陆仁炳。
  这故事,从陆仁炳的角度叙述,就是陆仁炳接受了武大的记忆,从武大郎的角度叙述,就是武大郎接受了一个未来人的记忆。仅此而已,互不耽误。
  玄学一点说,身体只是灵魂的船,只要灵魂完整就不影响船载着他驶向彼岸。
  不说那些没用的。
  现在时间点是北宋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正月,正是水浒剧情开始的第一年,高俅升任太尉,王进逃离汴梁。
  距离1115年十月初武松打虎还有3年半,距离1116年初,武大被害还有近4年的时间。
  1114年6月林冲发配,1115年火并王伦这些大致的水浒时间节点,陆仁炳还是有印象的。
  时间还很充裕,武值身高不到一米五,相对于普通成年男人,确实低了点。年龄比武松大了十二岁,现在已经三十五岁,因为常年做炊饼,烟熏火燎的,导致面色黢黑粗糙,像是枯树皮一样。身材又较一般人矮小,所以有个诨名“三寸丁,枯树皮。”倒不是真的侏儒。
  古代男人,因为营养的原因,平均身高也就一米六几,营养好的,不参加劳作的,身高就会高一些,参加重劳动早的,身高就要矮上不少。
  武大十三岁时,武松一岁,父母相继病亡。武大便承担了生活的重担,每日劳作,吃喝又不好,身体便没张开。武大因为武大的照顾反而长了个大个,正因为武松是武大拉扯大的,所以武松十分敬爱兄长。
  不许别人嘲笑兄长,年轻人脾气暴躁,武松又好枪棒,十六岁时,因为与人口角,将人打的昏死过去,以为打死了人,便逃走了,流落江湖。
  那人没有死,清醒之后,便纠集人手,来找武大麻烦。武大典卖田产,才赔了人家不再追究他们兄弟。
  家里田产卖完,无力卫生,武大便一咬牙卖了祖宅,带着老婆孩子去了清河县,租了店面,卖炊饼卫生。
  是的,武大是有孩子的。武大身材矮小,但性格敦厚,再加上抚养兄弟的名声,在当地颇受好评。武家也是有些家底的,至少是有田有宅,所以到了武大二十二岁时,便娶了浑家,一个同样老实巴交的农家女冯氏,冯氏是个灾民之女,随家人逃难来到武家庄,父母疾病无钱医治,病倒了。武大见他们可怜,收留了他们,但是老两口到底没挨过去,临去前将冯氏许给了武大。
  冯氏入门第三年的时候,给武大生了一个女儿,叫迎儿,盼着能在生个儿子。可惜之后一直没怀上。
  武松离家时,冯氏正怀孕,迎儿已经还没出生。
  冯氏生了迎儿之后,落下了病根,一直没好利落。一年前,撒手去了。武大时年34,迎儿七岁,父女俩相依为命。
  去年年中的时候,张大户家的悍妇,因为嫉妒,将潘金莲嫁与传扬中丑陋猥琐的武大,来恶心张大户和潘金莲两人。
  武大刚开始不愿意掺和人家的家务事,但是禁不住张家主妇的言语,又想着家中有个伺候过人的丫鬟来做浑家,也正好帮自己照顾迎儿,便答应了。
  张家悍妇,怕夜长梦多,便匆匆雇了轿子,将潘金莲抬到了武家。还搭送了一些布帛细软。
  张大户初时,没有什么反应,过了两个月,可能是悍妇管的松了,便偷偷带着人,来武家威胁武大,想秘密享用潘金莲,只把武大这里当作藏娇屋。
  武大只是敦厚,又不是真的泥捏的,当场拒绝。张大户愤愤离去,言道要武大好看。
  武大觉得,事情不可能善了,便决定搬家。临去之前,武大让人给张家主妇说了张大户的动作,那悍妇又同张大户闹起来。武大趁机,收拾了家当,举家迁往阳谷县。
  陆仁炳附体的时间,正是一家人刚在阳谷县安顿好,过了一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