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84章 第十四个任务 博雷尔要长生13

  主角柯蒂斯带着人向下一车厢的门口去了,陆仁炳趁机爬上了那个大罐子,他对于蛋白块的原料,也很好奇。
  他打开了盖子,然后就看到罐子里搅拌的东西,是数不清的蟑螂!当时就把陆仁炳恶心的都要吐了。
  过了好长时间,陆仁炳才忍住要吐的冲动。翻身下了罐子。这时候他看到那机器的出料口还在源源不断的吐出蛋白块。
  想了想,又忍住恶心,往怀里塞了几十块。
  陆仁炳正在一边塞蛋白块,一边大口吞咽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小女孩的尖叫。紧接着就是车厢门打开的声音。前面的人太多了,陆仁炳根本看不清前面发生了什么。
  又过了一阵,就听到前面开始传来怒吼声,和重器撞击的声音。看来是已经开打了。
  陆仁炳赶忙停下手里的动作,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布条,缠好手,从身后抽出铁棍,靠着一个车厢角,占据有利地形。
  过了一会,堵在车厢口的人群被打穿了。数不清的带着黑头罩,手拿利斧的壮汉,冲进了车厢,见人就砍。怒吼声,惨叫声,利斧剁进人身体发出的声响交织在一起。
  很快一个蒙面的汉子,砍刀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家伙,看到了躲在墙角的陆仁炳,拎着斧头就冲向了他。
  即使隔着口罩,陆仁炳也能看到他的狞笑。嗯,陆仁炳本来很低调的。只要没人招惹到他头上,他也不会招惹别人。但是这汉子既然找死,那就不怪他陆某人了。
  那汉子看似凶猛,但是落在陆仁炳眼里到处都是破绽。陆仁炳身形一矮,躲过对方抡过来斧子,然后向前一跃,一棒子打在他的膝盖上,紧接着顺势又是一棒子抡到他的头上,结束了战斗。
  然后陆仁炳捡起他的斧头,继续苟在墙角。战况越来越惨烈,陆仁炳又砍倒了两个家伙,收获战斧两柄,暂时没有人再来找他。陆仁炳开始摸尸。这些壮汉身上竟然又不少零碎,比如巧克力,匕首,他们的衣服也不错。
  战况紧张,没有人关注到在车厢的角落里还有个猥琐的家伙在摸尸,甚至还有机会换装。突然前面的战斗停止了。一个声音传出来”叶卡捷琳娜大桥到了,然后就是倒数十个数的声音。
  ”十,九,八,······二,一,新年快乐!!“
  什么鬼?不是在战斗吗?原来列车经过这座叶卡捷琳娜大桥的时间,正好是旧历的新年元旦。在以往这个时候,整栋列车的人都将庆祝新年。但是头车人跟尾车人的新年完全是两个概念。
  尾车的人度日如年,没有人有心情庆祝又长了一岁。这座叶卡捷琳娜桥进出的两端,有坚冰阻挡,列车头在进入桥的时候,会有剧烈的撞击。
  没有准备的陆仁炳,被震的翻了好几个跟头。差点被地上乱七八糟的武器给伤到了自己。
  趁着车在桥上平稳运行的时候,陆仁炳回到了自己的角落。找到扶手蹲在那里。等待大战开始。然后又是一阵剧烈的震动,这是车头撞上了大桥另一端的坚冰。
  还没等陆仁炳反应过来,列车就进入了一个悠长的隧道,车厢里一片漆黑。战斗又开始了。原来敌人新来的援兵全部带着夜视头盔,他们对这一帮穷鬼,展开了屠杀。
  陆仁炳有一定的夜视能力,但是这种混乱的状况,他还是不要上去逞能的好,万一被自己人抡到了可不好,他在角落里等待瞎眼的家伙们上钩。
  你还别说,还真有不开眼的来找不自在,很快他的头盔就成了陆仁炳的战利品。通过夜视镜陆仁炳能看到尾车一方的人伤亡惨重。他正准备前去支援的时候,柯蒂斯他们反应过来了,开始喊一个叫陈的孩子,他那里有火柴,很快从后面的车厢传来了一个火炬,然后是更多的火炬。
  火光对于带着夜视镜的头车方的眼睛是巨大的伤害,战况很快进入焦灼。陆仁炳干翻了第八个人的时候,战斗结束了。
  因为柯蒂斯挟持了对方的头领,一个面向尖酸刻薄的女人。然后占领了这辆列车最重要的一节负责水循环的车厢。
  陆仁炳在这里,跟所有人一起洗了个澡,换上了新衣服。衣服当然是陆仁炳扒下来的黑衣人的衣服。
  作为一个彻底的路人,陆仁炳没有去凑主角的热闹。不过貌似主角最初的目的就是占领这里,然后以断绝整个列车的水供应为要挟,同列车的掌控者展开谈判。所以他们的进军也就到此为止了。
  主角选了几个人挟持着那个刻薄女人,前往头车去谈判了。
  陆仁炳感觉不靠谱,直觉告诉他,主角他们太幼稚了。这里肯定会有阴谋,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他人微言轻,没有人会听他的。他们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陆仁炳开始搜罗战力品。巧克力什么的,早被别人搜刮干净了。陆仁炳只的扒了不少衣服,弄了几把斧头。然后陆仁炳扛着这些东西开始往尾车方向走。
  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果然等他走到食品车厢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激烈的枪声和惨叫声。特么的对方还有枪,显然主角他们认为对方的子弹已经耗光的判断,是错误的。对方始终就是在麻痹他们。
  枪声持续了很久,然后就在也没有任何声响了。
  陆仁炳在食品车厢的车顶,藏了下来。然后来搜索的黑衣人,在这里搜查了很久。每节车厢都有监控,他们很明显接到了这里有人的指示。但是陆仁炳藏的很好,他们最终无功而返。本来在这里干活的那个保罗,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车厢里最后只剩下陆仁炳一个人,生产线还在不停的运转,陆仁炳等了很久,发现真的没有再过来之后,从车厢顶跳下来。用衣服整成口袋状,然后装满了蛋白块,背在身后。然后继续扛着自己的战利品,向着尾车厢走去。
  他刚走到尾车厢,就感觉到车身剧烈震动,灯光开始闪烁,然后就是更剧烈的震动。灯光完全变黑。车厢开始翻滚。
  车厢里所有的人,都翻滚起来。
  陆仁炳紧紧的扒着一个把手,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然后陆仁炳感觉车厢在向下掉落。他的身体处在了失重状态。
  然后车厢猛的一顿,好象是撞击上了硬物。巨大的压力让陆仁炳都忍不住痛哼出来,胳膊上青筋直冒。
  车厢静止了一会儿,然后就开始放滚,车厢里刚开始还有惨叫声,但是很快就没有人的声音了。只有身体与车厢碰撞的咚咚声,偶尔也有嘎吱嘎吱的声音,应该是骨裂的声音。
  不知道翻滚了多长时间,车厢终于静止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