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九十章 第五个任务 校园小炮灰的逆袭9

  博士毕业后,陆仁炳选择了留校,在学校附属医院工作之余,还担任科研教学任务。陆仁炳是胸外科手术的大拿。读博期间,就已经开始主刀。手术成功率高,技术高超渐渐成为附属医院的大拿。
  陆仁炳著作等身,博士毕业后,自己主持了多项国家级科研基金项目。三年后,就被评为教授,完成了一个学者的基本奋斗目标。
  陆叮已经本科毕业,她也在陆仁炳的要求下考入了正大医学院,同样学习了临床。现在正在攻读硕士学位。
  陆叮本人,比较模糊,她对于未来并没有什么长期规划。但是长期以来出于对哥哥的崇拜和依赖,使得她也习惯于哥哥的安排。
  陆仁炳对于陆叮的听话,感到欣慰,他毕竟是一个披着年轻人皮的老妖精。即使是视野开阔,但是内心还是趋于保守。经历的越多,对于这个世界的规则就越敬畏。
  他不管别人怎么想,但是对于自己的妹妹的期望,就是希望她有一项拿得出手的技能,能做一份稳定的工作。对于女生来说,最合适的技能和工作莫过于医术了。
  陆叮因为家庭变故的原因,性格有点冷。陆仁炳怕她被人欺负,还给她报了武道班。中原省因为少林寺的原因,习武的风气盛行。这么多年来,陆仁炳也结合自己搜集到的信息,潜移默化的传给了陆叮一些她自己能修炼的基础炼气法门。
  陆叮天资不错,她也修炼出了内力,陆仁炳又传给了他一些全真和古墓的功法,剑术。陆叮同学也算是个小高手了。
  这些年,陆仁炳也在四处打听一些灵异事件的消息。假期的时候,就去传闻发生地去实地考察。结果始终是晚了特殊部门一部。等他赶到的时候,现场都已经被清理过了。
  路人炳有些迷茫,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离开呢。
  无奈之下,陆仁炳在工作之余,自考了中医学本科学位,拿下了中医行医执照,医师执照,同时拿下了中药学,西药学的学位执照。
  等陆叮博士毕业,开始留校工作的时候。陆仁炳已经是国内知名的医学专家,博士生导师了。
  陆仁炳看不到脱离世界的希望,就找了一个同一个医院工作的女同事结婚了,女同事也是他的本科同学,两人算是志趣相投,之前并没有谈恋爱。只不过在同一个医院工作的两人,都到了适婚年龄。在朋友同事的撮合下,两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陆仁炳老婆在妇产科,名字叫范美娟。不算是美女,但是气质很好,家庭条件也不错。范美娟父母都是正大的教授,算是高知家庭。范美娟是独生女,性格恬静内秀。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女人。
  陆仁炳是正大医学院学术明星,医学专家,家庭关系简单。范美娟的父母也很满意,这桩们当户对的婚事。
  两人结婚前,陆仁炳就同范美娟说好了自己的家产是要分给妹妹陆叮一半的。自小家庭条件优越的范美娟,对这些事情也不是特别在意。陆仁炳就将这些年自己经营所得的家产,同陆叮做了分割,免得以后闹出什么不好看的事情。
  陆仁炳的投资主要还是体现在房产上,陆叮分的了一栋别墅,三栋百二十平的公寓和4间旺铺,一辆新车,外加150万现金。博士毕业生,新人萌新医生陆叮一下成为小富婆。
  陆仁炳是住在别墅里的,陆叮的别墅就在隔壁。结婚前陆叮和,陆仁炳住在一起,结婚后,陆叮就搬到了隔壁别墅里。吃饭什么的,还在一起。
  生活似乎波澜不惊,过下去。但陆仁炳却知道,事情正在变化。因为他的的灵魂感知告诉他这个世界正在发生变化。那就是他的灵魂,感应到,那种鬼村出现迷雾中蕴藏的对于灵魂有吸引力的能量,正在逐渐增加。
  果然,这个城市灵异事件开始越来越多。陆仁炳开始紧张起来,他虽然觉得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应对这一切。但是他的妹妹,和妻子,其他亲友却不能。这十几年,他日夜不停的修炼,这个世界对于灵魂的修炼没有限制,对于身体的限制似乎也在逐渐放开。
  他的魂体能量已经接近六级,身体强度也接近五级极限,内力增长到100年。
  但是他对于应对灵异事件仍然缺乏有效手段,他也没有相应的渠道。这让他有点着急,如果有可能,他还是想找个师门,学习一下对付灵异的手段。可惜,这个世界的修行世界,与世俗界保持着严格的界限。他完全不得其门而入。
  不过很快,陆仁炳也顾不上了,因为范美娟怀孕了。陆仁炳也做过父亲,只是这个世界与他的原生世界实在是太相似了,他几乎已经将这里当成了原来的世界。所以他对于自己的这个孩子就有了特别的感情。这才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孩子。
  他们两口子都在医院工作,虽然医学知识足够,但是事到临头还是有些紧张。范美娟在妇产科,但是她自己却也手忙脚乱。医不自医,果然是对的。她见识过太多孕妇,胎儿的病例,知道太多内幕。所以轮到自己的时候,反而疑神疑鬼。
  她也不愿意在医院上班了,生怕在医院那么多病人,传染给了自己宝宝。于是早早请假在家了。陆仁炳也由的他去,反正家里也不指望她挣钱养家。
  不过家里三个医生的,坏处就显出来了。范美娟几乎将家里弄成了无菌室,陆仁炳和陆叮回家都还要换衣服,做消毒。
  婴儿房早早布置起来,各种营养餐,按着食谱吃饭,家里的边边角角全都包裹起来。反正就是各种作。搞得前来探望的舅舅一家,都不敢进门。反而他们三个人,反倒觉得理所当然。
  陆仁炳,其实知道孕妇根本没必要把家里搞得这么紧张,太干净的环境,反而不利于婴儿免疫系统的建立。但是老婆妹妹愿意,就玩呗。
  路专家化身老婆奴,也不再加班,变成了厨师,奶爸,全心全意照顾怀孕的老婆。一家人如此的作,连岳父岳母都受不了了。
  老两口赶过来,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两口子一通,拆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消毒间。将两口子,从别墅里赶出来,让范美娟恢复正常作息。哪有怀孕了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门在无菌房里养胎的。
  范美娟还埋怨二老,老思想,不知道科学养儿的重要性。又被二老喷了一脸唾沫。
  不过总算,范美娟没再做,恢复了正常的作息。
  陆仁炳在医院值班,手术室来了的是一个特殊病人。这人,陆仁炳认识。正是那那几个处理鬼村时间的道士中的一个!
  这个道士受了重伤,胸口都塌陷了,明显是被不规则的重物砸的。道士发髻散乱,一身血迹,道袍都破了,人已经陷入重度昏迷,必须马上手术。
  陆仁炳心中雀跃,他终于等到了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