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33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2

  每次一边喝粥,一边看那帮丢了鞋的傻大兵的笑话,是三个人最快乐的事情。
  虽然三个人抢不到大饼,稀粥还是能勉强喝的上。
  陆仁炳沿着战壕摸过去的时候,两个人围着简易的灶台叽叽咕咕的说着话,粥还没熬好,胶底子鞋,燃烧不充分,冒着刺鼻的黑烟,两个傻大兵浑然不觉,也不怕对面的人发现他们的位置,一炮干掉他们。
  当然了,对面的炮兵估计也不屑的拿宝贵的炮弹打他们这些不值钱的炮灰兵,不够本钱。
  皱皱巴巴的锅盖,四处漏气,这锅粥的质量可想而知。
  陆仁炳蹲在锅旁边,也不吭声,听他们俩扯淡,倒也挺开心。一会的功夫,粥熬好了。
  三个人拿铝饭盒子,将粥分开。陆仁炳看着自己饭盒里的粥,果然是飘着一层黑灰,还混杂着尘土,反正看着就没食欲。
  但是自己这具身体对于食物的本能渴求,驱使着陆仁炳喝下了那盒粥。
  当然黑呼呼的表层被陆仁炳吹开了,实在是接受不了。但是那粥本身也没好到哪去。一口粥里有石子,土灰,还有不知名品牌碎渣子。反正陆仁炳觉得长期喝这粥,肠胃肯定好不了。
  这也难怪,以这个时期果党管后勤的那票人的尿性,没有直接空投一袋沙子过来,已经算是给前线人面子了。
  更何况,煮粥的水,来自小村里那口泥井,本来每天出水量就不多,再有几千口人,等着用水,以老全这三个方面的战斗力,梦轮得着他们刮出一点泥汤水,就不错了。一碗水,半碗泥可不是玩笑。
  凑活着吃完饭,陆仁炳感觉舒服了很多。老全看着陆仁炳没有舔干净的饭盒,有点纳闷。
  “福贵,你特娘的今天转性子了?饭盒子都不舔?”
  陆仁炳撇了他一眼,说到“老子今天不饿”
  “不饿,你给我,我给你舔舔!”说着就笑嘻嘻的来抢陆仁炳的饭盒。
  陆仁炳一把将饭盒举到嘴边,迅速舔了一圈盒子!然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整个盒子舔了个干净,反正死不了人,绝对不能让老全这货舔!
  三个人笑嘻嘻,也不洗锅,也不刷碗,抱着枪杆子挤在一起,开始打盹!
  至于说练练枪法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徐福贵被拉壮丁才不到两个月,能摸清楚扳机在哪就不错,练个屁的枪法!
  他们连里本来有两门炮,结果一炮没放,就被对面的炮兵给轰成了渣渣,还搭上了几条人命。
  当时就把菜鸟徐福贵吓尿了,后来福贵跟老全混熟了,也学会了老全保命的手段。万事不出头,能躲猫猫绝不露头。走哪都贴墙根。
  发枪什么的,基本不需要,老全自己呗拉了十几次壮丁,也没打锅几发子弹,每次转进的时候,都嫌枪累赘,扔了枪和子弹,跑的更快!
  这也是老全的保命绝技。用老全的话说,要枪干啥玩意,只要跑的比别人快,就能比他们命长。
  徐福贵觉得老全说的很有道理,陆仁炳受了徐福贵的影响,也觉得很有道理。
  这也是陆仁炳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大的感受,那就是世界规则正在收紧,以陆仁炳那强大的灵魂,都受到了严格的限制。
  果然开国领袖的伟力真是冠绝古今!现在陆仁炳还能使用一点魂力,不过它感觉随着时间的流逝,可能这点魂力也使用不了了。
  所以他趁着这段功夫总那点魂力,将这具身体好好梳理了一遍。最起码不能像现在这样手无缚鸡之力!
  徐福贵年轻时候是个败家子,好吃懒做,吃喝嫖赌,身体那是真不怎么样。也就还算得上没病没灾,其他的,要是比力气,估计连他媳妇家珍都比不上。
  陆仁炳,估摸着自己将来得出大力干农活什么的。所以陆仁炳便用那点魂力日夜调理身子。
  枪炮声越来越紧,周围死的人越来越多,老全都有点神经了,因为他的熟人死的越来越多了。
  每天冒着被流弹击中的风险去抢大饼,是三个人生活中的主题。
  。后半夜,炮声开始震天响,有几枚炮弹落在了陆仁炳三人的战壕附近。
  春生被震的从地上弹起来老高,骂了一句,接着睡!老全根本没动静。
  陆仁炳靠着壕沟的土墙,坐着仰头看星星,周围扑簌簌掉落的泥土对他没啥影响,都习惯了。
  天亮后,陆陆续续骢各处抬来了约有几千的伤员。
  担架根本不够用,抬伤员的人,也根本没啥同情心,很多伤员就像麻袋一样随便就被人直接从担架上摔下来,对在一起。
  伤员的哀嚎,搅得人心烦意乱。
  当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雪,北风呼呼的刮,陆仁炳都冻得浑身发抖。
  第二天一早,那几千号伤员都没了动静,陆仁炳探出头看去,看到他们大部分都硬了,盖着厚厚的雪!
  老全竟然蹦出战壕,去伤员堆里翻看。战场上流弹四处飞,这样的行为很危险。
  陆仁炳和春生爬在战壕边,大声喊着让他趴下,但是老全好像没听到一样,继续翻,最后他站直了身子,向陆仁炳喊道,“四个都死了!没指望了!”
  离得太远,陆仁炳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陆仁炳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四个是老全一起逃跑过的熟人老兵!
  之前陆仁炳还见过他们互相打招呼的样子。
  再然后,老全的身子忽然一抖,就倒下了,他被流弹击中了。
  陆仁炳和春生猫着腰,跑过去,把老全拖回了战壕。
  子弹从老全后心射入,血喷涌而出,陆仁炳尝试止血,但是做不到。老全意识已经模糊了。
  他问陆仁炳,“这是什么地方?”
  陆仁炳说“不知道!”他确实不知道,徐福贵也不知道,这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他们这些炮灰又没有地图,连那个拉福贵入伍的连长也不知道这个村庄叫什么。村里有人,早就跑光了。
  “特么的,连死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然后他就死了。
  春生浑身发抖!虽然每天都有许多人死去,但是老全的死还是给了春生最大的恐惧。
  陆仁炳倒还好,他见惯了生死,虽然有点伤感。他没看过原著,不知道老全到底死没死,可是这样一个熟人死在眼前,他却无力拯救,让他对未来的任务难度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两人将老全抬出战壕,猫着腰挖了个浅坑,用土把他埋了。虽然很危险,但好歹是个朋友,总不能看着他暴尸荒野。
  从那以后春生就很沉默了。
  包围圈在收紧,大队长的飞机来的也少了,吃的东西越来越少。陆仁炳也没啥办法。
  在这个世界他与其他普通人也没啥区别。外面到处是流弹,时不时还有炮弹在炸响,出去活动跟找死没啥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