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32章 第十一个任务 阿Q要姓赵24

  这个时代已经变了,不是靠着钞能力就能混下去的时候了。舞台上的主角们,没有一个简单的。随随便便几个大招下来,陆仁炳都应对的很吃力。他跟其他的富商还不一样,他本人在所有人眼里就是个大军阀,还是最危险的大军阀之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从不出沪海,明明有实力,却没有争鼎之心。但是无论哪一方势力上台,都不可能在容得下他再盘踞在沪海了,舞台上的双方,与一盘散沙的北洋完全不同了。还有个虎视眈眈的霓虹在后边盯着。
  陆仁炳实力再强,他也仅是个地头蛇,是不可能同一个军国化的疯子帝国硬干的,必须得撤了。陆仁炳有着难以克服的致命缺陷。他看似强大,实则无比虚弱。只要干掉他本人,他所建立的这个帝国就会马上分崩离析,被人瓜分一空。
  所以他最近不断的遭受各种刺杀,下毒的,投炸弹的,打黑枪的。动用成股的武装力量强攻的,甚至都有动用飞机要干掉他的。蘑菇屯事件后,这种刺杀的频率就更加频繁,几乎每日都有。
  陆仁炳敢肯定,这次回沪海的路途肯定就是极度坎坷。指不定他就要挂在路上了。不免有点后悔,为啥自己要这么作,非要执着着回未庄呢!
  想着想着,瞬间对于惩罚赵家一家没有什么兴趣了。反正阿贵只让他光明正大的姓赵,又没说报复赵茂才一家。于是他便收了族谱,请赵家一家人起身,然后又将未庄所有居民过来作见证,同找茂才一家分了宗。宣告阿贵,是名正言顺的赵家嫡宗,同赵茂才一家恩断义绝。
  然后将从赵茂才家要回的家财典买一空。得来的钱财,请未庄所有的人,吃流水席,直到将所有钱吃完为止,负责人赫然就是那个老庙祝。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陆仁炳又去给阿贵的父母烧了纸,上了坟。
  然后就趁着夜色,带着卫队急着往沪海赶。
  因为侦察机已经发现了部队集结的迹象。有好几股势力,正在朝着未庄进发。看样子是要把陆仁炳埋在回沪海的路上了。
  陆仁炳对于这种情况,早有预料。所以除了未庄,他就执行了预案,千人规模的卫队,瞬间化整为零,乔装打扮分头突围。车队被抛弃作为诱饵,留给那些各方势力了。
  嗯,这就是陆仁炳的策略。他带来的这一千人,可都是精心训练的特战精英。战斗力惊人。但是也不值得花费在同这些莫名其妙的人死磕上。
  这些人想要逃跑,那还真没有人能抓得住他们。
  陆仁炳的敌人们最大的失误就是,他们低估了陆仁炳本人的战斗力。他们都以为陆仁炳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学究而已。
  谁能料想,他竟然是个全能的武林高手。一千人分头突围,陆仁炳跑的最快。他竟然是第一个回到沪海的。
  陆仁炳这一手,将那些暗地里的势力,打得晕头转向,废了半天劲,一个人毛都没捞着。抢大车的时候,还被炸死了几十个。
  回头土脸跑回沪海的陆仁炳,越想越气。特么的老子老老实实的苟在沪海,碍着你们什么事了,三天两头找老子的事。真当老子是泥捏的么?即使是退走,老子也要让你们这群王八蛋知道沪海王不是说说而已。
  于是陆仁炳制定了一个报复计划,代号杀鸡儆猴,布置好之后,开始甩卖资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你们都给老子等着。阿梅丽卡的韭菜们,额想死你们了。
  陆仁炳的资产都是优质资产,相当好卖。接盘的人蜂拥而至。陆仁炳拉走了整船的真金白银,才将他在大陆的所有字长甩卖一空。
  然后将布置在各个地区的舰队,调除了港,消失在茫茫大海中,不知去向。
  让死盯着这些港口的各国势力,紧张不已。这年代没有卫星,没有遍布各大洋的,声纳网络。十个航母编队钻进大洋,就像水滴进了沙漠一样无影无踪。
  一个月后,陆仁炳已经踏上了阿梅丽卡的扭腰城,站在还没成型的时代广场的马路牙子上,他大声疾呼,“扭腰客,我来了!'
  嗯,陆仁炳人在扭腰,但是他的报复行动,在大洋对岸掀起了惊涛骇浪,某个岛国被当头打了一棒子,差点倒退几十年。
  一段时间内,陆仁炳成了最让人恐惧的大亨,凶狠残忍,杀人不眨眼。这次行动保证了这个世界上的幕后统治者们,没人敢再打陆仁炳那些资产的主意。虽然没有接纳他,但是却默认了他的平等地位。
  这也使得陆仁炳可以放开手脚,在阿梅丽卡吃大餐。因为一战中欧洲被打成废墟的原因,阿梅丽卡的经济已经高速发展了十多年,所有人都对未来充满了信息。股票市场已经翻了好几番,陆仁炳早早就将资本转移进了阿梅丽卡,大肆购买股票,使用杠杆购买股票。这个时代的交易很原始,股票市场很容易被人操纵。
  如果你进入了大鳄的眼睛,基本不存在高位出逃的机会,本来陆仁炳的资金,已经进入了大鳄的视线,他们正在谋划着下刀开吃。结果陆仁炳突然在霓虹那边亮起了肌肉,现场十分凶残。吓坏了一干大鳄。
  他们虽然也都有自己的武装,但是面对像陆仁炳这样拥有可以敌国实力的凶残家伙,他们还是默默收回了自己的刀叉,成了文明人。
  陆仁炳也不过分,他在扭腰客把自己的资金逐渐抽离,吃了一块最肥美的肉。然后顺便收购了一家银行,将自己的钱都放在里面,等待即将到来的盛宴。吃相不难看,不掀桌子,大家都还是好朋友。这种事情,陆仁炳最在行。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自然法则。
  陆仁炳已经长成了顶级掠食者,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有资格,吃这个世界上最肥美的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