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93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30

  陆仁炳把嘉靖皇帝送到位,他就回了阳间。
  之所以敢大包大揽地向嘉靖皇帝许诺,解决他的身后事。那也是那次天地联合执法,结下的缘分。
  他本来就是掌管天下祠祀的太常,又主动发起了清扫小天宫运动。
  所以后续的工作也根本绕不开陆仁炳,那些新到任的山神土地,城隍,判官,领了凭证之后,都要来陆仁炳这里露个脸备个案。
  连李长庚也时常往来传递公文,陆仁炳也经常摆酒宴招待他。李长庚本来就是个好交游的性子,一来二去就成了陆仁炳家的常客。
  时间久了,陆仁炳也向李长庚说起了自己的情况。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那点敛气术,在李长庚面前,根本就是笑话。
  还不如直接开口询问的好。
  李长庚说这世界上有无数隐藏的大能,天庭根本无法掌控,所以他也不能确定陆仁炳的身份。但是他从陆仁炳的气血强度,和功德光环来看,陆仁炳的根脚一定强大无比。
  按照李长庚的话说法,如果陆仁炳愿意接受天庭的册封,按照他的实力混个二十八宿相当的星官是没有问题的。
  星官也是有等级的,二十八宿基本上属于高级星官了,按照实力来说混个天仙没有问题。
  不过陆仁炳知道这个世界的修行等级,可能比较不值钱,金丹就成地仙了,天仙也高不到哪里去。
  不同世界的修行体系,不好轻易做比较,陆仁炳自己的金丹,也跟修仙小说里的金丹不太相同。没有去过,不好比较。
  正是因为知道陆仁炳根脚不凡,天庭才会对陆仁炳一个凡间的太常官这么重视。
  李长庚也愿意和他来往。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大能在世间轮回。就李长庚所知,西方就有位大能就是靠轮回修行。他的本体在洞府高卧,神魂化身亿万进入诸天万界,落入轮回修行,就像是在睡梦中修行一样。
  诸天万界对于这个世界的神仙,也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他们都没有门路超脱而已。
  所以李长庚回报给天帝后,天帝已经确定陆仁炳应该是某位大能的分身进入轮回历练的。
  只要陆仁炳不做妖,就不要与他为难。
  好在陆仁炳很是上道,除了对上小天宫那次,再没有出过幺蛾子。
  陆仁炳也向李长庚请教法术修行上的事,李长庚也不藏私。传授给了陆仁炳御剑术,腾云术,天罡变化术等基本的仙术。
  倒不是李长庚大方,而是他认为这些基本的仙术,陆仁炳一旦觉醒胎中之谜,肯定也就全会了,不是啥大事情。
  陆仁炳却还是感激不尽,对待李长庚越发真诚。
  李长庚这种真仙,那是真正的仙风道骨,潇洒逍遥。他是太白金星的星官,资历老,法力高,为人又好,跟天帝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天上地下,没有人愿意跟他交恶。
  陆仁炳也特别欣赏李长庚的仙人风度。更重要的是,跟着李长庚陆仁炳才有机会游历天界的洞天福地,结识了不少仙人。
  天界并不是真的悬浮在天上,而是在这个世界的一个个洞天,也就是小世界中。
  天庭势力最大,占据了最好最大的三十三洞天,入口就在泰山上的南天门。
  凡人只能看到山头,有了李长庚的接引,陆仁炳就能进入真正的天界。
  天界广阔无比,灵气充裕,生活着无数的生灵。这些人不都是仙人,而是六道中的天人,修行后才能成为仙人。
  天庭的主要职责也不是统治下界,而是统治管理这些天人。
  颜如玉被骗做工的织造局,只是这天庭中的一个芝麻大点的机构。根本就轮不上天庭下旨意追杀。
  像颜如玉这样的织女足有数百万,大部分都是由天人充任,像颜如玉那样托关系进来的下界的人,一般去的都是黑作坊或者是临时工,没有编制,或者说是合同编制。
  类似于后世国企里的有编制的人与合同工,临时工的区别。
  很多天人嫌弃织工劳累,也会托人往下界寻个人,代他们做事。工钱他们拿大头,下界来的只能弄个糊口钱,甚至像颜如玉这样的傻姑娘,连个门都出不了,就是个人形的机器。
  这中间就有很多搞中介的掮客,赚的盆满钵满,利益链上养活了几十万的妖魔鬼怪。
  虽然陆仁炳打掉了小天宫,但是根本就斩不断这种利益链条,这种事,连天帝都没辙。
  你好我好大家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天上地下古今中外,大家都一样。
  天界的人,与凡间也没啥区别,只不过他们的生活衣食无忧,他们的烦恼是如何成仙得道,超脱轮回。跟凡间的人,为口衣食奔波也很相似。
  所以说众生皆苦,不同的众生,烦恼各有不同,但都是再受苦。
  跟着李长庚,陆仁炳跟天庭的各个衙门地头头都搭上了关系,一番利益往来,大家都成了好朋友。
  李长庚给陆仁炳办理了出入,南天门的牙牌,所以他才能有能力,送嘉靖皇帝进入紫薇星部,还能带着大车的财物通过南天门。
  实在是这些年,他已经将各方的关系都打点好了,运几十车财物少受点盘剥那简直不是个事。
  嘉靖皇帝他们这些人,虽说住进了紫薇星部,但是他们也就是比寻常的天人强一点,没钱没势没香火,迟早还是要入轮回。
  所以陆仁炳的几十车财物,可是解了他们很多燃眉之急。所以嘉靖皇帝就免了一顿打。
  其他围观的,比如老李家,老赵家的当家人,看到陆仁炳能带财物上天的能力,瞬间眼睛都绿了。
  他们的后人虽然很多,但是人家供奉的都是三四代的祖先,谁还有空供养他们这不知道多少代以前一样祖宗了?
  很多人家为了逃避王朝更迭时,堆前朝皇族的追杀,连姓都改了,家谱也烧了,就更不可能给他们香火了。
  他们现在也缺钱好不?于是呼啦一群人围住了陆仁炳,七嘴八舌的想让陆仁炳回去之后给他们地后人捎个话,他们也不奢求,能给他们带多少财务,只求他们能多少点纸片给他们也好。
  陆仁炳表示这不是问题,同朱家的人商量了一番,然后这些家列出个名单,回去之后,他就请旨给他们修陵,续上祭祀,但是他们也要借点气运给看朱家。
  这也是陆仁炳说服老朱家同意,给他们续祭祀的原因。
  这些人当然是喜出望外,本来就想让人传个话,谁知还能捞到国家祭祀这好事。
  气运啥的太虚无缥缈,还是实打实的供奉来的划算。
  于是陆仁炳请来了李长庚做见证,几家签了契约,承诺只要朱家不停他们几家的祭祀,他们就将家族气运与老朱家共享。
  签字画押,天庭认证。这几家气运也不算太多,估计也就能续个七八十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