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三十九章 第三个任务 三国之董卓 7

  随着匈奴贵族的投降,剩下的匈奴人包括牧奴,妇孺都放下心来。
  陆仁炳又从诸部搜罗了3万能战的骑兵,重赏之下,这些骑十无视了,气得鼻子都歪了的头领们,跟着陆仁炳走了。
  剩下的人被陆仁炳,安排专人分清楚驻地,七部人马在各自头领的带领下,按照陆仁炳的安排奔赴新的驻地。当然少不了陆仁炳大军的护送。
  陆仁炳安排匈奴人,收拢骑士,安抚人心,又过去了两月。这两月,陆仁炳并没有闲下来,而是给到手的军队,升级装备。并州,河东都是盐铁重镇。并州还有炼铁最重要的资源煤炭。
  陆仁炳来到宝地,岂能空手而返。四个月的时间,足够陆仁炳给并州的炼铁业来个大升级。焦炭炼钢,炼铁,对于恶补了一些土法冶金的陆仁炳来说,并不是难事。并州,河东从春秋时代就开始冶铁,冶铁规模在汉代也是相当惊人的。
  陆仁炳收拢工匠,升级冶铁设备,鼓风机,焦炭,土高炉,土锻机,夹钢法,炒钢法。再优化生产流程。招募流民挖煤,烧炭,运输解决了几万人的就业问题。
  四个月,生产了几十万斤的好钢铁。这些升级过的冶铁所,全部被陆仁炳的人手控制,暂时不能便宜其他人。
  陆仁炳现在手握20万人马,对于军械的需求量庞大到惊人。想想庞大的东汉,在平时也仅养了几万常备军,就知道养军队是多么耗钱了。
  并州残破,根本养不了这么多装备精良的军队。好在陆仁炳现在窃据大汉中央权柄,可以举全国之力,供养这支大军。还能在并州光明正大的搜刮豪强,才能勉强维持。开辟财源,供养军队迫在眉睫。陆仁炳现在还是并州牧,并州是他的地盘,他做什么都没人管。所以加速并州的工业化就迫在眉睫了。
  只有工业化的并州,才能供养更多的军队。好在现在陆仁炳天时地利人和都握在手中。
  并州战乱,流民遍地给陆仁炳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匈奴人也不是所有人都跟投人们走了。陆仁炳也接收了3万骑士的家人,大约有16万人,这些人全都是现成的劳力。
  搜刮并州的豪强,囤积了大量的粮草,金银,有了充足的起步资金。并州有铁矿,煤矿,简直是工业化的最佳基地。有了钢铁,就有了强军,有了强军就有了天下。
  不种田更待何时。
  升级装备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升级骑兵装备。
  中国骑兵使用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但是骑兵装备还是很简陋,马鞍简陋,马镫还是木质的,马的蹄铁也没有大规模的装备。骑兵的战术还是以骑射为主。
  陆仁炳手下现在连同西凉骑兵匈奴骑兵,以及洛阳骑兵,拥有骑兵7万,马匹10几万,堪称整个大汉朝规模最大的骑兵集团。
  升级骑兵装备后,陆仁炳的军团无敌天下,就不只是说说而已了。
  汉代骑兵之所以昂贵,除了骑士训练不易,骑士马匹的消耗昂贵之外,马匹的损失状况严重也是重要的原因。
  西汉北伐匈奴,一场战役下来,损失几万匹马都是小事。重要原因就是,马的防护措施不到位。马蹄上没有蹄铁,在路况差的时候,马蹄磨损严重,很容易使马受伤。马匹身上没有护甲,很容易被弓箭射伤,陆仁炳现在有钱有铁。
  于是花费重金,给所有马匹装上了蹄铁,配上了护脸皮甲,装备了高桥马鞍,双侧铁质马镫,每个骑士配备了环首钢刀和长枪,劲弩。
  不分胡汉,一体装备。因为这汉代的骑兵本来就是以羌人,匈奴,乌桓,鲜卑人为主,这些军士的忠诚毋庸置疑,所谓族群的差异,只存在于高层和读书人的口中。匈奴中不乏逃亡和掳掠的汉人,汉军中更是充斥着边郡的羌胡。
  要不然你以为,匈奴和鲜卑寇略边郡为什么要掳掠人口。族裔的区别只存在与读书人和统治阶级的口中。无论胡汉,底层的人口,都是统治者眼中的工具人。
  工具人们也有自己的自觉,谁给口饱饭,就跟谁混。
  所以你以为为啥,历朝历代都要进行忠义教育。为啥大清朝还要为岳飞立庙,蒙元还要为文天祥立传。
  忠义之士,对于任何统治者都是需要的。无论这个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忠义的人,在全世界都受到敬仰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陆仁炳对于装备匈奴骑兵毫无压力,这些骑士的家人都在自己的控制中,全家人都吃着自己的饭,谁脑子抽了才会背叛。
  骑兵换装之后,还需要磨合。从单纯的骑射,换到骑马冲锋砍杀,战术有了革命性的变化,任何骑士都需要进行系统训练。
  陆仁炳查阅过历史上著名骑兵的战术战法,他将自己记忆中的这些东西整理出来,分给各个统兵的将领,让他们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训练这些骑兵。具体的应用,还需要一场场实战来检验,最终形成新的战法。
  这些都不需要陆仁炳操心。
  陆仁炳从各军选调了5000余骑术优良,武艺高强的军卒精选了1万匹高大健壮的良马,组件玄铁重骑营,徐晃为主将,这5000人能身披重甲,一人双马,马匹也全身具装。用以冲破敌阵。
  又抽选3000人身强力壮的壮士,组成身披重甲的陌刀队,号曰陷阵,主将高顺。
  步兵的装备也升级,皮甲,铁甲配齐,长枪短剑弯刀,水壶,箭袋,头盔等一众装备全部经过改良,步兵还配备了车盾,大车装备到屯,以骡马为脚力,平时拉帐篷兵器,遇到战斗时,车盾用以构筑工事,抵御箭矢及骑兵冲锋。
  陆仁炳平靖并州和匈奴后,坐镇太原,开始修整军队,种田炼钢。
  昭宁二年二月,陆仁炳平定匈奴之乱,收复河南地,请北地郡,上郡,九原五郡回迁的奏章到达朝廷。
  董卓经过几个月的与这些大佬们的沟通,已经得到了他们的承诺,释放袁绍等人,不追究他们的谋逆之罪,代价是董卓进位太师,丞相,领并州牧,封郿县候,南宫的复建费用由所有渉事家族共同负担,另外还要加上袁绍这些人的赎罪钱,想要官复原职还要再纳一次买爵钱。价格都是按照灵帝刘宏同志的价格表来的。不要现钱,只要粮食和布帛。
  借着董卓平定并州收复河南地的借口,双方的交易开始达成。朝廷下诏,晋董卓为太师,丞相,郿侯,领并州牧,赐剑履上殿,赞拜不名。
  下诏赦袁绍等一干人等谋逆之罪,着出粮帛赎罪,并且负担恢复南宫的花费。
  陆仁炳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些人家族的资财,按照身家给个人开了一个肉疼但是刚好能负担的价位。
  现在大汉天灾并在不断,土地财富又都集中在地方豪族之中,朝廷财政困难。灵帝都靠卖官鬻爵来维持朝廷运转了。现在有个能从豪强身上刮钱的机会,陆仁炳当然不会放过。
  两汉鼎盛时,岁入20到40亿亿钱。现在粮贵钱贱,为了应对接下来的几年的灾害,陆仁炳不受铜钱,只要粮食。
  扣押起来的的上千郎官,和各级军将,家资丰厚。在得到陆仁炳的条件后,只肉疼了一下便答应了。
  诏书下达之前,各地的粮车已经起运。陆仁炳命人修整好了太仓,又重整了敖仓。因为关中今年大旱,需要赈济。所以又修整了关中各郡的仓城,命令关西的粮草直接运抵这些仓城。最后所有仓廪都屯满了粮草,足够应对关中两年之用。
  地方豪强的豪富可见一斑。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为了陆仁炳派可靠人手,带领重兵把守好这些粮食。便放了那些关押的罪囚。
  袁绍,曹操,袁术迈出牢笼,精神还有些恍惚。被家人带回家中,半个多月都没有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