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31章 第十六个任务 沙悟净的心愿4

  陆仁炳发现问题有点复杂,沙悟净的记忆被人动过手脚,他现在所有的身份都有可能是假的。什么卷帘大将,什么微子髹,什么赤须子,都有可能是假的。
  难怪西游原著里,根本就没有提过沙和尚的原名。都是假的,受尽折磨堕落成妖怪的沙和尚根本就没有能力分辨这些事情的原委。
  只是可能他内心里,也察觉到一点不对,才想着许个愿望能恢复自己本来的名字,能得个更大一点的果位。或者更大的野心是他不甘心就这样做一个无知的棋子吧。
  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看看一个简单的打酱油的任务,瞬间变成了悬疑故事。
  陆仁炳知道从刘乾这里得不到更多的消息了,便收起了惑心通,并且顺便抹去了刘乾的这段记忆。陆仁炳现在可是打通了全身内外十二万八千六百穴窍的人,掌握有一千两百六十种稀奇古怪的神通。
  他不知道自己胡打乱撞琢磨出来的功法是什么等级的,但是他知道反正沙和尚的修炼功法根本就跟他的完全不搭嘎。
  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不练穴窍,而是吸收天地灵气,打通筋脉,筑基丹田,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姹女抱丹,化就婴儿,功成圆满,白日飞升,是正统的丹道修行法门。
  根本与陆仁炳这种内外交融的沟通虚实阴阳的功法是两码事,但是偏偏陆仁炳的功法却能够运转圆融,直接沟通混沌。
  可以这么说吧,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功法都像是动物,只能间接利用太阳能。而陆仁炳的功法就类似于植物,可以直接利用太阳能。不能说谁的高谁低,只能说陆仁炳的功法更能得到大自在,更容易不受天地约束。
  沙和尚现在的修炼等级是地仙巅峰,功法只能保证晋级普通天仙,至于更高级的太乙天仙,大罗金仙的功法,他就没有了。需要陆仁炳自己摸索。
  这个世界不存在圣人级别的大能,陆仁炳估计需要大罗以上的实力,才能打破加在这具身体上的枷锁。
  孙悟空被压五行山的时候太乙天仙初期而已,这些可不是陆仁炳胡诹,原著里清楚的写了的。
  陆仁炳现在不管那么多了,根据从刘乾这里得到的信息,貌似现在孙悟空还没有闯出名号,还没有获封齐天大圣。
  怪不得作为天帝近臣的沙河尚,竟然不认识天蓬元帅和齐天大圣。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沙和尚被贬的时侯,那个两个人还没混出头。这就有点恐怖了,那现在到底是什么时间?
  大闹天宫的又是谁?
  资料太少,陆仁炳根本无法得知具体信息,他也想不了那么多了,他急需睡觉,有点累了。
  ”刘乾,谢谢你的款待了。你让下人帮我收拾一间屋子,今天我就睡你这了。
  刘乾面露难色“额,将军,不是小神小气,而是您受刑的时间,眼看就到了。那仙剑的气势惊人。小神这神域可当不得那仙剑一击,所以您老人家还是回流沙河里吧。不然这河岸上哪里都会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啊。”
  “哦?,是这样吗?”陆仁炳那天并没有觉得那仙剑有多厉害。不过听人劝吃饱饭,万一真的把人家神域破坏了,自己可就不好意思来混吃混喝了。
  “那你给我打包点吃的,我受完刑,需要补充营养。对了忘了问了,我在这里服刑,上头就没有拨点生活费什么的?该不会是你们几个山神土地给我私吞了吧?”陆仁炳忽然想起这件事来。
  “天地良心,将军小神真的没有收到过什么生活费,更不敢有那个胆子敢私吞了。咱们这流沙河,本来也没有来过贬谪的上仙。所以也不知道什么规矩,或许是上差们给忘了?”刘乾小心的问道。他可是知道这位以前在天上可没少得罪人,现在他被贬了。被人落井下石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有可能,那你就替我拟一封状纸,上告申诉,总不能让我在这里饿死吧!回头这一段时间你们几十个山神河伯商量一下,凑些钱粮给我。让我度过这一段时间,等上头拨款下来了,我就还你们。”陆仁炳说道。
  “不然的话,我就挨个在你们的府邸住七天,等受完了刑,就离开。”陆仁炳扛起刘乾的下人们准备好的装着食物的袋子,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刘乾的河伯庙。
  留下愁眉苦脸的河伯刘乾,唉,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本来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当神仙,就没什么油水,现在又来个大肚汉,可真是要了老命了。没办法,那谪仙说的对,损失可不能由他一个人担着。
  于是他赶紧传信给其余的山神土地,来他这里开会,想办法应付陆仁炳的勒索,顺道看是不是一块搞个公车上书什么的。
  只他一个人微言轻,几十个山神土地,一块上书总能引起上头的重视,吧?刘乾也不确定。如果上头有人诚心要折腾陆仁炳的话,任凭这些山神土地如何闹腾,可能也无济于事。
  官大一级压死人,基层工作太难搞啊!
  刘乾他们怎么商议,陆仁炳不管,出了水神庙。他架起云头,直奔流沙河,几个闪转便回到了他最初待着的那个地下洞府。
  洞府里乱七八糟的铺着一些干草,地上还有一些干涸的血迹,反正就是脏乱差。看的陆仁炳有些恶心。这沙悟净,真不是个干净人啊。
  陆仁炳施展了几个法术,清扫了洞府,将乱七八糟的东西归位。总算像个人住的地方。然后他就在石床上一歪睡着了。
  第二天,他是被胸部的剧痛给疼醒的。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又被莫名的力量固定,躺在是床上一动不能动。一柄闪烁着银光的飞剑,大约有尺吧长,不断跳跃,如同一条银鱼,正扎进他的左肋。这威力也没那么大嘛,陆仁炳不能动,但是脑袋仍然可以思考。
  然后飞剑穿胸而过,陆仁炳身下的石床化为了一堆砾石,陆仁炳的身体还没落地的时候,飞剑又从他的右肋处穿身而出。如此反复,陆仁炳疼痛难忍飞剑带出的血肉,溅满了整个洞府。
  洞府外,飞剑的每一次运转,都在流沙河上掀起滔天巨浪。正在刘乾家开会的山神土地们,吓得浑身发抖。刘乾的神域都有点不问了。
  “太可怕了,这位都督到底犯了多大的罪过?”这样折磨下去,这人迟早得入魔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