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10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14

  王有根点了点头,抽着烟继续看牛,不再说话。在养牲口这方面他是专家,当得起陆仁炳的夸赞。
  看牛的人,看够了热闹陆陆续续,回了家,有几家跟陆仁炳接洽,用牛的事,陆仁炳表示等自己组的人用完了,再考虑其他组的人。用牛的话可能要收费,具体价格再议。
  这些人才陆陆续续散去,收费什么的,大家也不是不能接受,这是人家自己的牛,也说不得啥,不耽误农时是根本。陆仁炳拦下了支书满贵,队长,会计还有王有根,吩咐孙兰花准备酒菜,要在家里喝酒。
  也不是图啥好处,主要就是这些人是村里有头有脸的,王有根还是用得上的技术人,请他们吃一顿饭,没啥坏处。
  王满银虽然是二流子,但是做人方面还是有一套的,要不然为啥能常年在外溜达。家里不缺烧鸡,烧鸭,卤菜也不缺,酒也常备,很快就弄了一桌子。
  一干人也不客气,吃喝一通。王满贵在酒席上,经常唉声叹气。要说实行了责任制,对谁的伤害最大,肯定是他这个罐子村的当家人。
  事实上也是如此,以前村里的干部虽说也没品级,但是掌管一村人的行走坐卧,权力不小,也受人敬畏,还能捞不少好处。在乡里也算是有头有脸,有说话的权力,能为村集体捞不少利益。
  等到实行责任制后,村集体对村民的约束力大减,对于上级来说重要性也大减。再往后就只有当上级的刀,捞钱的耙子,装垃圾的桶了。村民不待见,上面的人看不上。
  再也不像过去那样风光了,前一阵上面叫他去开会,说是要开始严格执行计生政策了,对于不执行的人家,要扒房子,牵牛啥的。这活谁干?还不是他这个大队支书。
  想想就泄气,所以村里搞责任制的时候,他的心是凉的,对于别人怎么瓜分集体财产,他也不太上心。虽然没有像其他村那样,连拖拉机都拆成零件分了的情况。罐子村也好不到哪里去。
  干啥都是一阵风,这就是特色,真像是双水村那个被山石压死的田二说的,“世事要变了!“
  “你们说,这老人家刚走多久,这就复辟了。华主席不是说要遵从他老人家的指示的么?”王满贵,喝的有点高,脸涨的通红!“
  “切,啥复辟不复辟的,能填饱肚子最重要,要我说等明年,咱们家家户户都能吃个肚圆。没看人家报纸上说的,留足集体的,交完国家的,剩下全是自己的。”王有根嘬了一口酒,醉眼朦胧的说道。
  “也是,你看现在大家伙的干劲儿,连二流子王满银都买了三头牛,要说满银你也是烧包,一口气买三头牛,用的完么?卖烧货,能挣那么多钱?我看你小子肯定有猫腻,要搁前两年,非得批斗你一回。”
  擦,你们吃老子的喝老子的,还要骂老子的?
  ”额,领导们说的对,哈哈,喝酒喝酒,明年一定是个丰收年,全靠领导政策好!“
  陆仁炳才懒得跟他们掰扯,吃吃喝喝就完了,搞那些没啥意思。农村的事情就是管事的太多,高高在上的人,总觉得自己比农民会种地,总觉得是自己在养活九亿农民。
  殊不知,没有那一代代,越来越多的换着花样玩的吸血鬼,农民会过的比谁都好。
  喝完酒,王有根答应时常过来教他喂牛。其他的收获,就是屁收获也没有。
  农村的日子不就是这样么?
  第二天一大早,得到消息的孙玉厚,孙少安也过来了。二人看着健壮的三头牛,馋的流口水。孙玉厚是爱杀了,这农民的好伙伴,孙少安是羡慕自家竟然还不如二流子姐夫。
  现在孙家耕地用的还是队里的牛,为了发扬风格,作为队长总是得轮到最后才能用。如果自家能有头牛该多好。可惜买不起。
  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陆仁炳留他们吃饭,他们也不吃。看出他们对牛很是喜爱,就让少安牵走了一头母牛。当然不是送给他,而是借给他使几天。
  这一下将孙家父子乐的不行,虽然看不上陆仁炳的二流子习气,但是人家这不是浪子回头了么?一回头就过得比他们孙家过得还好。经过这两年的交往,孙家父子,已经渐渐改变了对陆仁炳的看法。
  以前就觉得自己家的女儿嫁给了一个畜生,现在么是嫁了个有本事的‘额,人,算是人吧。
  陆仁炳借了牛之后,孙家人对他的评价就从有本事的人,变成了是个能人,以前都是四人组的迫害,才让他家女婿成了二流子,现在新时代了,二流子就重新变成了能人。
  孙少安牵着牛回家,把正在忙着的贺秀莲都镇住了,
  ”少安,二,额,大姐夫真的买了三头牛?他哪来的那么多钱?“
  ”嗯,“孙少安忙着收拾工具准备去地里。”据说是卖烧鸡卖的,他这一年多应该挣了不少。“
  ”哦,那确实是个能人。“贺秀莲本来也想说,不行让孙少安跟着大姐夫一块去挣钱的。不过他想到自家男人,那个自尊好强的性子,也就做了罢。
  这边陆仁炳牵着牛去地里干活,实际上他并不会,使用牛耕地。但是没办法现在他是财主,有的是能人,帮他干活,还不用付工钱。
  陆仁炳的责任组,其余的三户都是能干的,只是他们组之前没有牛,只能等着别人的牲口。早就急得不行了。现在陆仁炳家有了牛,他们一大早就过来帮忙。两头牛,一副犁,又从大队借了一副闲置的犁。就凑成了两套。
  陆仁炳家的九亩地又凑在一块,不用东跑西颠,一天的功夫,就弄完了。弄得比孙兰花自己搞的还要精细。全程,陆仁炳就是消耗了口水若干,两包烟。再加上孙兰花烙的大饼,烧了几壶水。
  也没谁说陆仁炳不出力,他不上去添乱,大家就很满意了。为啥干的这么卖力,还不是王满银大财主已经许诺了,同组的人用牛免费。等干完了自己组的地,其他组用牛的时候,收入全组四家人平分。
  但是有个条件,就是几家人要轮流帮陆仁炳养牛,有这好事,几家人当然没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