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七十八章 第四个任务 赵志敬的奋斗29

  黄蓉说道“按理说,欧阳锋这次算是天下第一了,不过我靖哥哥也被我师傅,和我爹认为不弱于欧阳锋,现在欧阳锋自己都疯了,当然不是我靖哥哥的对手了,现在靖哥哥就是这次华山论剑的天下第一!”
  “恩,华山论剑的天下第一可还行!既然如此,那我这个武林大会的天下第一,就像华山论剑的天下第一请教一下吧。好歹第一次华山论剑的天下第一是重阳真人,这次作为全真门人,我也有责任为他老人家争口气,两位老前辈没有意见吧。”
  黄老邪与洪七公对视了一眼,然后点点头说道,“那是自然,这江湖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了,正好我们也看看你们全真门人的风采!”
  得到二人的允许,陆仁炳和郭靖两人开始下场。郭靖虽然知道陆仁炳是个绝顶高手,但是他现在练就九阴真经,降龙十八掌,又有诸多奇遇,又在战场上历练过,身心已经成熟,现在的他现在谁也不惧。
  拉开架势,两人便站在一处。陆仁炳内力远超郭靖,郭靖所会的九阴真经的招式他也全都精熟,所以他打的相当从容。
  两百招后,郭靖见拿不下陆仁炳,开始换降龙十八掌。降龙十八掌气势惊人,初次领略的陆仁炳,也慎重起来。闪展腾挪等郭靖将降龙十八掌,施展一遍之后,知道郭靖已经施展所学了,便开始凌厉反攻。只几招便打的郭靖招架无力。陆仁炳运内力施展般若掌,足有十龙十象之力,做事攻向郭靖头顶,这掌气势惊人。观战的人,一看便知道这掌根本不是郭靖能抵挡的,郭靖也被这一掌摄住,躲避不得,正硬起头皮,挥掌反击的时候。
  黄老邪和洪七公出手了,黄老邪施展弹指神通,击向陆仁炳的腰间要穴,逼迫陆仁炳躲避,洪七公撩掌,要将郭靖救出掌风。
  陆仁炳本来出这一招,就是逼迫黄老邪和洪七公出手的。所以顺势放过郭靖,双掌分别击向攻来的两人。
  四人战做一团,黄老邪,洪七公早已经看出来陆仁炳内力惊人,所以也不再保留,全力出手,躲过一劫的郭靖,也加入战团。
  四人的大战,气势惊人,华山顶上飞沙走石。心里着急的黄蓉,被这气势逼得连连后退,
  陆仁炳初期有些吃力。闪避之间,情形颇为狼狈。等百合之后,渐渐稳住阵脚。四人中,郭靖功力是最弱的,陆仁炳功力最高,黄药师第二,洪七公因为之前受伤,武功停滞的原因,排在第三。
  陆仁炳的功力最强,却也没有超越绝顶的束缚,不具有绝对的压制优势,战况渐渐焦灼。黄药师精通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一身自创的武功,犀利怪异,每每能给陆仁炳制造麻烦,使得陆仁炳迅速击败一人的企图,屡屡破产。
  洪七公丐帮绝学,大开大合,气势刚猛,不可力敌。只有郭靖因为经验不足,在四人混战中束手束脚,是最大的破绽。
  数百合眨眼即过,陆仁炳终于抓住一个破绽,错过了洪七公与黄药师的合击,洪七公的掌风直奔黄药师而去,两人不得已只好中途变招。陆仁炳趁机,施展般若掌,直接将有些担心而分神的郭靖击出圈外,口吐鲜血,暂时失去了战力。
  黄蓉连忙上前,扶起郭靖,担心的看着场中的三人。她自己功力稀松,在这种场合根本用不上力,只能在场外干看着。
  没有了郭靖碍事,陆仁炳瞬间解放了一半战力。他开始变招,施展他结合一灯法师的一阳指功法所领悟出来的内力外放的技法。
  这种功法,有些类似与传说中六脉神剑。即内力从手指经脉发出,犹如剑气。这种功法要求极其深厚的内力做底,诀窍在于如何控制内力的外放。
  绝顶高手都能做到内力外放,黄药师的弹指神通,就是一种内力外放的法门。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也附带内力外放效果,才威力惊人。只是内力消耗巨大,不能久战。
  陆仁炳内力阴阳平衡生生不息,至少在这种强度的战斗中能站便宜。这种功法也是最近在金刚宗虐金轮法王的过程中,无聊才研发的窍门。现在正好拿出来秀一把。
  说道做到,陆仁炳开始施展陆版六脉神剑。一时间犹如手持加特林机枪,喷发着内力子弹,射向黄药师,洪七公。二人不防,被打得手忙脚乱。
  不过这中乱打的六脉神剑确实对内力消耗很大,以陆仁炳的内力强度也不能持久。陆仁炳,忽然变招,不再乱打,而是尝试将外放的内力凝束成一柄剑,这种尝试他之前做到过,但从未用于实战。
  原理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即将内力从一根手指发出,再利用某种角度,吸入另一根手指,形成一循环,这种内力循环持续下去,就仿佛在手中形成了一柄内力之剑。原理简单,但是想做到,基本是不可能的,需要雄厚的内力,以及强大的内力控制手法。
  陆仁炳现在做到的,也只是徒有其表而已,真正的攻击力还是要靠将内力向子弹一样发射出去。但是这种做法,看起来就很骇人了。
  放在不知情的外人眼里,就是陆仁炳挥舞一柄内力剑,这柄剑还在不停的释放剑气。
  陆仁炳,耍的兴起,索性舞者气剑,施展起了独孤九剑。有当时两大绝世高手作为对手,陆仁炳自创的气剑之法,越来越熟练,剑法也越来越圆融。黄药师,与洪七公只能招架,武力反攻,二人又上了年纪,无论是体力还是内力,都不敌,怪物一般的陆仁炳。四五百找之后,洪七公率先跳出圈子认输,在旁边调息恢复。陆仁炳也专注对战黄药师,黄药师坚持了两百招后,也纵身离开了陆仁炳的攻击范围。
  郁闷不已的认输了事,黄药师和洪七公都觉得这次华山论剑实在是倒霉。以前被王重阳压着也就算了,这次先是被欧阳锋压着打,现在又被一个小辈打的回头土脸。江湖已经变了么?
  老子们想捧一下自己的女婿徒弟,咋就这么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