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77像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14

  藏好了车,又给马添了草料,让它们安静的待着。陆仁炳就改换气息,又重新来到鬼城的门口。
  他又拿出一把折扇,摇摇晃晃地,向着城门走去,仔细观察一番,发现那些鬼卒,似乎没有查验路条一类东西,才放下心来。
  很快就轮到陆仁炳进城了,那鬼卒多看了一眼,陆仁炳这副读书鬼的打扮,也没多说什么,指了指摆在桌子旁边装钱了筐子,进城五个钱。
  陆仁炳便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五个钱,这五个钱事陆仁炳总魂力直接幻化出来的,所以看着就比那些普通鬼,拿出来的钱玩漂亮的多。
  那鬼差看到陆仁炳的钱,就眼前一亮,赶忙伸手接过,仔细看了两眼之后,揣进自己怀里。然后掏出五枚普通钱币,扔进旁边的筐里。
  然后示意陆仁炳可以进城了。陆仁炳觉得挺有意思,看来一点阴间的货币,也分优劣,那鬼差显然是识货的。
  只是不知道,他收集陆仁炳的钱有啥用处。前面说过,魂力转化成其他的能量的过程是不可逆的。
  也就是说,那鬼差不可能从那几个钱上面得到啥额外的东西才对。莫非他也有收藏的爱好?
  带着些许疑惑,陆仁炳摇着折扇,晃晃悠悠进了鬼城。
  城池的布局与府城相近,进入之后,是一个瓮城,穿过内城门,是一条宽阔的大街,街道两侧店铺林立,果然与生人的城池没有区别。
  那些城外赶来的鬼物,果然是来这城里,做买卖,赶集办事的,真是新鲜。
  原来这阴间的生活,不只有阴曹地府,地狱鬼差,也有普普通通的生活啊!
  陆仁炳时不时的停下脚步,到一个个店铺,去看它们的货物。
  这些东西五花八门,有布匹,绸缎,瓷器古玩,食品糕点,杯盘茶盏,车马工具,笔墨纸砚,应有尽有。
  不过这些东西倘若拿到阳间,应该都是鬼气森森,不过在这里,确实与阳间所用差别不大。
  陆仁炳不知着座府城到底有几条大道,多少条巷口,反正他游游逛逛,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几条路的交叉口。
  这里不仅有店铺,还有摆摊设点的商贩,人群熙熙攘攘,接踵摩肩。人群商贩以路口为中心,沿着各条路扩散分布。
  形成了一个热闹的集市,陆仁炳觉得这应该就是这座城池的核心区域了。
  正饶有兴致地,体验赶集快乐的他,看到前面吵吵嚷嚷,围起了一圈人。
  陆仁炳也赶忙挤过去看热闹。真是的,这国人爱看热闹的毛病,做了鬼也改不了。劣根性,真是劣根性,陆仁炳一边骂着,一边奋力,挤进了人群的最里面,他的衣衫帽子都挤歪了。
  顾不得后边看热闹的鬼的咒骂,陆仁炳得意洋洋地站直腰杆,整理衣帽,且,一帮死鬼,还想跟本大仙抢位置!
  站定之后,才看到圈子内是两个鬼差正拖着一个鬼,那鬼是个年轻人,看起来对于自己是个鬼的事,还不太能接受。
  一边同鬼差分辩自己没有吃霸王餐,一边大喊我还没死呢!
  原来这年轻人不知怎么的,就误闯进了这座鬼城,闲逛了很久腹中饥饿。便走进一个餐馆吃饭。
  吃完之后才发现身上的钱袋不见了,以为招了贼,便告知那店家,先记一下帐,容他回家取了钱就还他。
  那店家当然不许,双方争执之下,便报了官,这便有了这场热闹。
  那年轻人,看起来生前也应该是个富贵家的子弟,没受过什么苦处。所以不能接受接受鬼差告知自己已经是个鬼的事实。
  争执了一阵子,那年轻人终究是敌不过,身强力壮的鬼差,被套上锁链,牵着去了衙门。
  其余鬼等,热闹看完,也就散了开去。陆仁炳左右无事,就跟着几个闲汉鬼,一块跟着鬼差,前去看热闹。
  快到衙门的时候,一行人碰到一个形色匆匆的书吏打扮的人。起初那人并没有注意到哪被锁着的年轻人。
  封走过了一阵,听到那年轻人的长吁短叹觉得有些耳熟,便转过身来,仔细端详了一阵子,忽然惊呼出口“二弟,你怎么到了这里!”
  呦呵,有热闹看了,陆仁炳跟着一帮闲鬼,内心惊喜。
  可惜那书吏,显然是个老手。他先稳住了鬼差并那苦主,然后转身驱散了包括陆仁炳在内的一干闲人。回头才去处理他兄弟的事情。
  陆仁炳岂是那么好打发的,转个圈,就又回来了。
  他回来后,那鬼差并那苦主,已经被那书吏打发走了。想来也是就是几个钱的事,没必要闹法门公堂上去。
  对于衙门书吏来讲,根本连个事都算不上。
  那书吏正要领着自家兄弟,往家走。却被陆仁炳叫住了。
  “前面这位仁兄,鄙人也是和令弟一样,误入此地,可否上府上叨扰一番,必有重谢。”
  那书吏本来正和弟弟,相谈正欢,被陆仁炳打断,心里不爽,本待拒绝。可打量了一番陆仁炳之后,觉得这人似乎有些不凡,怕是有什么来历的,不好随便得罪。
  便点了点头,答应下来。陆仁炳很高兴,也不嫌尴尬的插入了他们兄弟二人的谈话。
  尬聊了一阵,陆仁炳已经知道,这富户兄弟姓张,书吏姓张名楚,年轻人姓帐名越。
  张家兄弟相差十八岁,张越是个老来子,出生后五六年,父母便相继去世了。张越便由张楚抚养长大。
  张楚本来是个读书人,还中了秀才。奈何父母去世后,家道衰落,又要抚养幼弟。张楚便歇了贡举之心,一心经营家业。不几年便重振了家门。
  张楚的妻子也是当地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子,夫妻感情很好。可惜二人福薄,直到张楚四十岁因病去世,也没有生个一儿半女。
  张楚去世后,便留下妻子刘氏守寡。张越被兄嫂抚养成人,从小便视嫂如母,另自己的孩子时常去嫂子面前孝敬。还准备过继一个孩子给她。
  可惜这事还没来得及说,他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