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62章 第十三个任务 朱由榔的愿望5

  莽白一家,被陆仁炳赶出了皇宫,安置在靠近皇宫的,一个保安特别严密的宅子里。等到上朝的时后,莽白就被护送着进工上班打卡。
  陆仁炳带着一大家子入主了皇宫。阿瓦城的皇宫,规模比不上北平故宫。但在这块土地上也算是数得上的宫苑。对于习惯了流浪的永历一家子,简直就是天堂。
  陆仁炳已经将皇宫清理了一遍,原本的宫女都被他放出去配了有功的将士。原本的太监也被跟着永历的大总管清洗了一遍。新招了一批宫女,太监算是初步安定了宫廷。
  后宫里包括王皇后在内,还有妃嫔四个。孩子就只剩下一个14岁的太子朱慈萱了,永历的两个年长的儿子,早就在东跑西颠的逃亡过程中,跑丢了。
  据说两人都在贵州隐居了,其中老二还被封了太子。嗯,也许他们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身份是累赘吧。
  陆仁炳没有心情去后宫,因为一帮女人都入了洋教,连朱慈煊这个太子也入了教。还特么挺虔诚。只要陆仁炳一去后宫,上到太后,下到妃嫔就要拉着他祷告。说他能有现在的暂时安定,全是托了主的福,还不赶紧祷告。
  真是一群糊涂蛋,陆仁炳知道这件事的邪门,尤其是女人一旦信了教,那就是几匹马也拉不回来的。他也懒得去跟他们计较。
  历史上的永历皇帝,托这葡萄牙人给梵蒂冈的教皇发了一封信,结果等了七八年才有回信。可惜永历是没机会看到那封信了。
  拉着永历一家入教大内总管庞天寿,已经挂了。这货虽然也算忠心耿耿,一路护驾。可是在危急时刻,这货也有逼迫永历禅位给孙可望的黑历史。算了,反正永历皇帝手下,就没有完全清白的,全是一裤裆屎。现在还在坚持抗战的,李定国,白文选都是张献忠的部将。
  以前南明悍将李成栋则是李闯的部下,现实降明,后降清,然后又降明。如果真的想计较教的话。南明朝堂上至少得从上到下清洗一遍。
  今天你降我,明天我降你,都是正常事。吴三桂放弃入缅之后,全力清剿之下,李定国,和白文选先后战败,部众逃散。白文选走投无路降了清,被抬了旗还封了承恩公,活了个高寿。
  李定国不久就病亡了,这个时期,二人虽然得到了陆仁炳的支持,多坚持了一阵,但是毕竟实力差距太大,还是以失败告终。
  在陆仁炳入主阿瓦的第二年四月,两人率残部被陆仁炳派人接回了阿瓦。接到阿瓦的时候,白文选状态还好,李定国已经伤病交加,已经不良于行了。
  陆仁炳派最好的医生跟他诊治,自己也亲自出手,才算是稳定了李定国的病情。顺治皇帝已经挂了,现在是永历十六年,康熙元年。
  陆仁炳对于永历朝的事不太清楚,但是拜电视宣传的原因,倒是对于康熙朝的事比较清楚。原本的历史上这一年的这个时候,朱由榔已经被吴三桂给勒死了。
  南明的的抵抗活动算是告一段落。在西北抵抗的夔东十三家,即将被剿灭。东南的郑成功撤退到了呆湾,在江浙一带抵抗的张煌言,也因为清廷的迁海令,得不到补给而失败。
  这一年清廷对于整个天下的掌控已经渐入佳境。陆仁炳前世看过很多牛叉小说,以永历皇帝为原型,趁着康熙年幼,四辅政大臣专权的时候,组织力量,造枪造炮,反攻大陆,并一举成功的。
  陆仁炳只能对那些人的脑洞表示佩服,来到这个时代,就能知道南明的形式有多恶劣。内部不团结,没有根据地,连能打的将领也没几个。
  大陆上的他们要面对的也不是,后世那个烂到家的八旗军。这个时代的清军,无论是八旗还是吴三桂这样的藩镇,麾下的都是百战精锐。他们横扫了从草原到中原,从高原到西域的广大土地。
  人家也是装备了红衣大炮,各式火器的军队。还有大量的骑兵,就凭永历手下的这小猫三两只,如何反攻。造枪造炮是那么容易的事吗?郑成功的军队装备可是一点都不弱,连赤嵌城的荷兰人都干趴下了,就这样的舰队,加上张煌言的江浙土著军队,出其不意的从海上直捣南京,竟然也失败了。
  虽说其中有台风等因素的影响,但是仅凭这些就说明,这个天下,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夺下来的。
  陆仁炳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收拢抗清的力量,将他们都弄到缅邦来,经营好这一块基地。然后静待时机。没有力量,说啥都是屁。
  吴三桂虽然没有献上永历的头颅,但是他的功劳还是赢得了,清廷的赞赏,平西王的亲王爵,还是落到了他的脑袋上。
  他现在已经知道,永历就在缅邦,但是现在他却没了动力。相反的,朝中局势的变化,让他觉得有永历这么个由头在,他反而更容易实现世镇云南的想法。
  因此试探性的攻击缅邦受挫后,吴三桂就开始了经营藩镇的大业。不再管永历他们这帮丧家犬了。但是往北平的奏折上,乖巧的陆仁炳还是被描述的十分凶残,实事派军犯境,吴藩上下苦不堪言,疲于奔命。
  一句话给俺拨款!!案想要出境深入不毛之地进剿,嗯,请拨更多的款。搞得北平的辅政大臣脑袋都大了。他们也不是傻子,云南境内又不是没有满员。能怎么办呢,为了不出乱子,只能妥协,
  “逆明桂王,癣疥之疾尔,天下初定,宜静不宜动,”就不要出境作战了,大家相安无事就好,括弧钱就按原先的拨了,一分钱也不加!
  嗯,陆仁炳确实乖巧的如同小兔子,他根本就没有派麾下的军队骚扰边境。省得惹怒吴三桂,派大军来打搅他的安定生活。
  这也是刚过了几天安稳日子的南明君臣的一致想法,真是一帮没出息的人。陆仁炳派出去了数十路使臣,奔赴各地,向各地还在抵抗的势力,宣告陆仁炳的旨意。让他们尽力保存实力,不要做无谓的牺牲,等待时机。同时也给各地有心投奔明廷的人,一个大致的地图方略。让他们用各种方法,前往缅帮。
  这个消息对处于困境中的各地义军,尤其重要,他们被清军剿灭只是时间的问题。他们急需一条退路。
  随后的几年,各地陆陆续续前来缅邦的义军,士子,百姓多达数十万,极大的缓解了陆仁炳的人口压力,也巩固了他在缅邦的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