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13章 第十一个任务 阿Q要姓赵5

  年节的时候,赌馆也关门歇业了。不过有一帮人并没有歇息,他们就是盗贼。陆仁炳发现这帮盗贼,也是运气。自从除夕那天在房顶喝酒喝爽了之后,他便爱上了这种感觉。于是过年的这几天,他一到晚上,就要上房顶蹲坐半夜,喝酒赏景。
  初三那天的后半夜,整个城市都安静下来的时候。陆仁炳也喝的有点晕晕乎乎的。正待要收拾东西下去的时候。
  他看到远处一个大户人家的后门,那似乎聚集了一伙人。他们鬼鬼祟祟的好像,在做什么不好的事情。陆仁炳好奇心大起。便几个纵跃,趴在了靠近那帮人很近的,一个房顶上。
  仔细看他们在做什么,嗯,他们竟然是在盗窃。也不知道他们胆子为什么那么肥,就那么大拉拉,从人家门里往外搬东西。
  陆仁炳数了数大概有六七个贼人,各个人腰里都鼓鼓囊囊的,似乎是匕首什么的。陆仁炳上去的话,到也可以把它们都给收拾了。但是何苦呢,他跟那人家又没有什么交情。
  这个年代为富不仁的老财主也不在少数,他陆仁炳又有什么立场替他们出头呢。
  这帮人显然是踩过点的,连这人家的库房在哪里,都一清二楚。他们搬出来的,除了银钱,就是比较贵重的布匹什么的。
  大约装了小半车,他们几个人,便拉着车跑了。在城里的大小巷子,东拐西拐,最终消失在一片民居里。
  陆仁炳起初在房顶上跟着,后来跟不上了,便下到地上跟着他们,一直跟着这伙人。这帮人显然是计划周密。他们来到一个小院,不一会便换好了衣服。他们那辆小车上的东西,也化整为零,装进了各种器具里。
  等第二天一早,城门大开的时候。几个人便分头,从几个城门分别出门。陆仁炳紧跟着一个头目一样的人。出城后,大概又走了十来里路,那人在一棵树下等到了一辆车,然后又过了一阵子,从其他城门出来的人,也带着东西赶到这里。
  一行人汇合后,接着行路。中午的时候,他们来到一个镇子里。将那些布匹衣物首饰之类的东西,交割给了一个当铺。换成了钱财的几个人,也不停留,继续赶路。
  饶是紧跟着他们的陆仁炳,体力惊人,也有点受不了了。一直走到傍晚,他们才在一个山村停下来。这时,据陆仁炳感觉应该已经离绍兴城有四五十里路了。真是一帮惯贼。
  他们几个看起来就是这个村子里的人,进了村之后,他们就分了钱财各自回家了。等到再次天亮,他们就会如同普通的老农一般,该去田里的去田里,该去做工的做工。如果陆仁炳不是一路跟随,根本就看不出这几个人是一帮老练的贼。
  这些盗贼,平时跟乡下农人根本没有什么区别。也没有什么豪奢的生活作风。这使得他们的邻居,都不知道他们是贼。
  只知道他们一有时间,就会上城里做点买卖,打个工什么的。
  知道了这几个贼的住处,陆仁炳便有心来个黑吃黑。这种钱自己拿起来,毫无心理压力啊。拿了他们的钱,也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他们只要再做几次买卖就又复活了。恩,挺好的。
  找好了目标,陆仁炳在附近的山上,采了几种药,在一个僻静的地方鼓鼓捣捣了一通。等到后半夜的时候。进入这几家,给他们试了试药。记家人表示很满意。多年来只能晚上睡觉的毛病得到了有效的治疗。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晚上。
  陆仁炳有充足的时间,在这几家搜罗钱财。
  果然这几家都是深藏不露,也不知道他们做了多少年,反正身家都很丰厚,藏的也严实。好在陆仁炳还有点小技巧可以用。将这几家的积累搜刮的很干净。
  最后陆仁炳也弄了一马车的财物,在天亮前,离开了这个安静的小村庄。
  陆仁炳赶着车,一直到天黑前才进了绍兴城。回到自己住的小院,陆仁炳看了一下左右,老头老太太都没回来。
  他开始仔细清点自己的收获,这一把实在是吃撑了。陆仁炳掌着灯,数了一夜才数清。共得了银洋4354块,银角子也合有120多银元。还有一些珠宝,金锭,银锭,铜器,瓷器,卷轴,绸缎若干。如果能全部变卖,怎么着也能换个两三万银元。
  一夜暴富有木有,只是怎么处理这些财物却成了陆仁炳脑袋疼的问题。他一个毫无背景的闲汉,骤然暴富,是个人都知道有问题。
  这绍兴城肯定是不能待了,必须干紧走。
  现在官府还没有上班,那家失窃的人家可能还没有报官,但肯定会派人在这城乡内外搜检。陆仁炳可不敢保证自己不露馅。
  还是早点溜的比较好,想到就做。陆仁炳又把钱财装上车,做好了伪装,趁着天刚亮,就赶着马车出了城,沿着陆路直奔杭州。
  在出城十里的时候,他遇见了一行人,为首的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子,其余几个人都是身形剽悍,一看就是练家子。几人分乘三辆马车,行色匆匆往绍兴城赶,那女子神情严肃,左臂上绑着黑色的孝带,似乎家里有丧事。
  一行人路过陆仁炳马车的时候,那女子似乎看了一眼赶马车的陆仁炳一眼。陆仁炳从那人的眼里看到了一般男人都没有的坚毅,让见过的人都感觉震撼。
  一直到了萧山,陆仁炳都还在想着那一双眼睛,最后他终于想到那个人可能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女烈士秋瑾。
  想着记忆中有关秋瑾的事情,发现除了知道秋瑾是个起义失败被杀的女烈士之外。他竟然对这个人没有任何印象,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被杀的。
  再想想人家刚才的风光,就知道肯定跟自己这种泥腿子不是一路人了。再说了,自己现在就算回到绍兴,想跟着人家闹革命,人家也未必看得上自己。
  革命党革命的主力是各地的会党,乡绅,都是头面人物。陆仁炳即使发了财,也不过是个有些财力的泥腿子而已,在地方上并不能给人家多少助力,能给他们提供财力的人不要太多哦,根本不差他这个泥腿子一个。
  唉,真是还是不要想太多,先解了自己的麻烦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