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06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10

  回了罐子村的陆仁炳,就听到了更多的在外面听不到的瓜。双水村的瓜最多。先是孙少安的叔叔孙玉亭跟死了丈夫的王彩娥搞破鞋被金家人堵在了窑里,然后王彩娥的娘家人得到消息过来砸了金家,两家人打的头破血流。
  然后气愤不过的两家人,又去砸了遇事不出头的支书田福堂的家,田家人当场不干,楚汉相争变成了三国大战。造孽的孙玉亭早就趁乱跑了。
  双水村发生的事早就成了整个石纥结公社,最轰动的新闻。好强了一辈子的田福堂,算是把老脸丢了个精光。
  然后为了急于挽回面子的田福堂执行了,早就筹划好的大事,用炸药炸毁庙坪山和神女山,利用炸平的山头,筑坝拦住五里长的哭咽河。可惜山头是炸平了,还炸死了那个跟陆仁炳一起挨批斗的傻子田二。
  孙少平的儿子也是在那天出生的,还没等陆仁炳他们去参加孩子的满月酒,孙少平就挨批斗了。原因是他想学着东部某些地区的做法,搞土地承包。不过好在只是计划没有具体实施,一场批斗少不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吧,除了爱出风头的双水村,其他村庄的事情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不值一提。
  不过随着年节的到来,一件在高原上销声匿迹了十几年的活动要恢复了。春节闹秧歌,还有正月十五晚上闹灯,这一天石圪节村,罐子村,下山村等五六个村的秧歌队,都来打彩门,转九曲。
  田福堂和几个村的支书是总料理,孙少安这些干部负责布置会场,装高粱和萝卜做成的油灯。村里的老头老太,大姑娘小媳妇,都打扮的花花绿绿,在庙坪那里练秧歌。孙少平带着年轻人在学校里练小戏。
  罐子村这里,陆仁炳作为知名二流子也给安排了角色。王满银虽然是个二流子,但是嗓子不错,也爱扭个秧歌,唱个曲儿什么的。这次孙兰花也就爱王满银这股骚情劲儿。所以这种几个村子大比斗的热闹场合,还真少不了他这种二流子。
  本来陆仁炳还不太情愿,毕竟他好赖也是个纵横诸天的强者,被拉来跟一帮老头老娘们比秧歌算是肿么回事,传出去,还不被诸天大佬们笑话。
  但是看着孙兰花和猫蛋狗蛋崇拜的目光,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装扮上了。鼻子上画了一块白,身上斜挂着驴串铃,手里甩着绳刷子,丢腿撂胯的扮”开路小丑“。
  你还别说,正如大佬女妆只有一次和无数次。扭秧歌,扮小丑也是会上瘾的。跟着罐子村的队伍合练过几次后,隐藏在陆仁炳心里的那股骚劲儿,就彻底激活了。
  不,不是陆仁炳的,是王满银的骚劲儿,他陆仁炳是不肯能骚的,几辈子都不可能。陆仁炳的开路小丑,出彩程度可是仅次于伞头王明清。
  正月十五这一天,孙兰花抱着猫蛋狗蛋回了双水村,占据有力地形,看热闹。这也是闹秧歌的习俗,村子里在外面工作的,出嫁的闺女都要回娘家,热闹。
  陆仁炳一早就装扮好了,在打谷场跟大部队会合,然后队伍就开始敲锣打鼓的往双水村进发,一路上吹吹打打,扭来扭去,罐子村的村民一路护送。
  快到双水村的彩门时,双水村的秧歌队出迎,双方在彩门下相遇,两边的锣鼓敲的震天响,谁也不肯示弱,两个村子鞭炮炸的人耳朵发麻。双方的队伍开始扭起来,陆仁炳的小丑,扭的花样百出,惹得两个村子的小孩子跟着笑闹。站在高处的猫蛋狗蛋,两双眼睛盯着他爹,小手都拍红了。
  孙兰花看着骚气的男人,笑的嘴巴咧的能塞个大南瓜。双方扭的实在是热闹,围观的女人,男人,都忍不住跳进圈里,露两手了。彩门处成了欢乐的海洋。
  双方的队伍拧成了蒜辫子,这时候双方的队伍开始了扭秧歌。罐子村这边露脸的是伞头王明清,双水村那边迎战的是田五,这两个人都是有名的铁嘴,信天游张口就来,骚曲小调,手拿把掐。
  王明清伞头一点,双方锣鼓戛然而止。王明清开口唱
  “锣鼓停声,我开音,万有亲朋你细听:转九曲来到双水村,不知你们栽下些什么灯?”
  王清明唱吧,围观的众人齐声叫好,锣鼓重新敲起来。
  对方的伞头田五不甘示弱,他把伞把一劈,锣鼓声立即落下
  “罐子村的亲朋你细听,欢迎来到双水村,你问我们栽下什么灯?今年和往年大不同,西瓜灯,红腾腾,白菜灯,绿蓁蓁,韭菜灯,翠铮铮·····”田五果真不是盖的,一口气唱了几十种灯,唱的如同一串鞭炮爆响,人群随即掀起了欢腾的声浪!
  两个伞头你来我往对足了是个秧歌,双水村就散开了自己的大门,欢迎罐子村的秧歌队进来,两家队伍混合编队,两个伞头并排引路,庞大的秧歌队就一路偏偏舞蹈的想村中走来。看热闹的人群就随着秧歌队,在公路边涌动。
  村子南北先后堵了几十辆车,司机们看到是秧歌,也兴高采烈的跳下车来,去看热闹了。
  陆仁炳全程参与,一路骚骚气气的扭着秧歌,突然他就有点被自己感动了。
  这样的热闹场景,或许还能再有个十来年的风光。等到改革的春风刮过黄土高原,这里的土地将再也留不住年轻人,等到了新世纪,年轻人都不能在家过完元宵节,这热热闹闹的秧歌最红也只能沦为所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只剩下一些舞不动的老骨头还在坚守。
  黄土地上的年轻人,不再依靠土地上那点产出,也就不再热爱这片土地上长出的庄稼,也不再看得上有点土里土气的文化。
  也许只有午夜梦回的时候,才能再想起家乡的大秧歌,还有那花花绿绿,造型各异,略有些粗糙的花灯吧。
  不过已经进入了状态的陆仁炳,也顾不上伤春悲秋,开始忘情的跳起来。其他五个村子的秧歌队也来了,天渐渐黑了,河边亮起了各种颜色灯。小孩子手里也提着自制的各种灯火。狂欢一直持续到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