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55章 第十二个任务 祥子要当爷20

  别的事情跟陆仁炳这个,旱涝保收的国家工人,关系不大。对陆仁炳影响最大的就是拆城墙了。
  在陆仁炳那个时代,对于北平城墙拆迁的批评声浪很大,普遍认为是个败家行为。但是放到这个时代,虽然有保护城墙的声音,但是扒掉城墙,也确实有现实的需求。
  城内住了40万人,吃喝拉撒睡,都需要解决。旧时代大家都将就着过,垃圾成山,屎尿横流。老百姓对于城墙也没多重视。相反城内烧煤球需要用黄土。都去墙根底下挖土。还有专门的团体,圈占城墙根,卖黄土。城墙早就被挖的乱七八糟。
  北洋的时候,就拆过墙,拆过门楼子,后来反正兵来兵往的,也没人去修缮它。
  刚建国的时候后,国家还成立了专门的团队,拨了款子,对城墙做了部分修缮。但是很快经济形势的发展,城市人口增加,城墙对于城内居民的生产,生活,对经济和战备的影响就越来越大。
  人们就提出了折中方案,在城墙上开口子。剩余的城墙建公园保护起来。结果年年挖,总是跟不上形势的发展,最后就全拆了。
  反正拆不拆的,也轮不到陆仁炳这个平头老百姓发言。拆城墙的时候,陆仁炳老是去城墙边转悠,看能不能搞到啥老物件之类的。这些东西除了年份特别久的,一般人也不在乎,文物部门也管不过来。
  着实让陆仁炳这个糟老头子,捡了不少好东西。什么时代唱什么歌,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拆个把城墙,真不是啥事。
  陆仁炳在大要劲大年就退休了,成了一个北平城遛鸟的老大爷,小日子过得很滋润。灾荒年,他全靠自己存的那点粮米,保证了他的儿女家,都不挨饿。
  这年代还有个好处,就是不用为儿女的婚事操心。人家都讲究新事新办,自己在外面寻摸好了,然后就来陆仁炳这里报个告,也不指望着能从老头这要点啥好处。
  让陆仁炳手里攒的一大推工业票,粮票,还有房契都失去了用处,啧啧,放着老子手里的大院子不要,非得等着去等单位分房,真是憋的难受。
  这帮兔崽子,是真的不知道,他们工作的单位,现在住的房子,都是他老子以前盖的么?真当他们那么顺利的都安排了好工作,都是凭他们自己的能力得到的么?
  真是,太小看他这个老太爷的能量了。唉,人生果然是寂寞如雪。
  结果还是去内蒙吃沙子的老八最上道,在那里吃了几年沙子后,趁着回家探亲的时机,赖在老头这里不走了,死活不回去了,至于户口啥的,都靠老头子解决。
  这才让陆老头,有了点当爷的机会。果然要让孩子听话,就得多让他们吃沙子。不能对他们太好。
  果然见了老八,从内蒙回来,轻松解决了户口问题,还分了一套宅子之后。一帮子孩子才回过味来。
  争先恐后地来老头子面前刷存在感,搞得陆仁炳不胜其烦,最后散财消灾,送走了一帮憨货。陆仁炳不禁感叹,难道这个世界苟得太厉害了,要不然其他世界的孩子为啥没有这么憨的。
  陆仁炳怎么想的,孩子们不管。反正从那以后,老头子手里有好东西这件事,不再是秘密。所以各家人往陆仁炳的小院,帮忙种菜摘菜的,越来越频繁。总想着从老头子这里套点好东西。
  可惜,千年老苟,北平城曾经的幕后大佬。自然不会让一帮小崽子们,套出了底细。不是陆仁炳看不起他们,要指望这些憨货,能够保守秘密,那母猪都能飞上天。小崽子们来了,就是小小崽子们,不过他们除了能从陆仁炳这里套点糖豆,冰棍吃之外,啥也没捞着。
  渐渐各家才相信之前老头子的大手大脚,是耗光了作为曾经大资本家的积累,现在就成了一个普通的退休老头。陆仁炳才开始重新清净下来。
  陆仁炳真是有些感到头疼,特么的,经历了这么多世界,生的孩子怎么着也几千了吧。从来没有见过这一辈子这么奇葩的。
  这些孩子的性子,到底随了谁呢?肯定不是他陆仁炳的,那就是随了虎妞,和小福子两个脑子不够数的。跟他陆仁炳一点关系也没有。嗯,还有那个死心眼的祥子,也得背很大的锅,烂秧子,就不可能结出好瓜。
  嗯,想通了这件事的陆仁炳,心里好受了不少。
  天子脚下的百姓,生活还是过得去的。陆仁炳作为退休老头,也要时常去街道参加个学习活动之类的,发挥一下余热。特殊时期的时候,还会被征调,戴上红袖章,成为热心的北平老大爷。
  风刮的太大,跟他们这些老头老太太,也没啥大关系。最多就是喊口号的时候,跟着喊。批人的时候,捧个人场。然后就是去菜市场,供销社,排队抢菜,抢粮,抢布,嗯各种抢。
  陆仁炳是不想去的,但是架不住两个老太太架秧子,真是越老越能作。不仅各种抢,大早上的还要喊陆仁炳去公园,跑步锻炼。
  嗯,陆仁炳渐渐养成了早上遛鸟,跑步,然后对着一颗树狂拍,习练铁砂掌的老年生涯。这种生活,反倒让他结识了不少身怀绝技的北平大爷。
  大爷们各有绝活,抖空竹,练太极,飞檐走壁,踢毽子,斗蛐蛐,弄古玩,培植花卉反正干啥的都有,花样多的让陆仁炳叹为观止。渐渐的陆仁炳就融入了这些大爷的日常。
  加入之后,才发现原来老年人的生活可以这么丰富多彩,感觉以前那些时光都白活了。果然是天子脚下,飞鹰走狗,提笼架鸟,各个都是玩家。陆仁炳这个千年老苟要学的实在是太多。
  除了跟着老头老太太享受夕阳红的生活。剩下的日子,陆仁炳总是蹬着三轮,满大街的转悠,看到人家丢弃的四旧,他就捡起来。或者就是去各个废品收购站,搜寻人家不要的四旧,玩意儿。
  别人问他要这些东西,做什么。他就说拿回去当柴烧,当给孙子的玩具。市面上比较混乱,陆仁炳很多时候,都可以白拿。有的时候,一包烟也可以解决很多麻烦,那财发的老鼻子了。
  不过也就是陆仁炳年龄大了,不好下水。要不然他还真想,半夜里去来个夜探护城河。据说很多家里有宝贝的,为了怕被人搜到惹麻烦,就把自己的金银瓷器玩物什么的,都趁着夜色,扔进了护城河。也不知道自己要去摸的时候,能捞出多少东西。
  不过做人不能太贪,护城河里的宝贝,还是留给国家吧,咱捡点零碎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