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十五章 第一个任务 红楼贾雨村14

  第二天,陆仁炳得到了一张代天巡理东南五省军政的旨意,这个旨意没有什么特殊,同时都察院还有其他官员,得到了巡视其余省份的旨意。这种巡视也是惯例,每隔几年都会有那么几次。
  各地也都习以为常。
  不同的是,陆仁炳手里还有一道拿下万崃融及其党羽的秘旨,一叠兵部的调令和委任状,一叠吏部的委任状。这些被抽调的官吏兵将分散在全国各地,但均要求在某年某日按时,乔装抵达两广某地,等候进一步命令。
  期间不得与任何人通信交流,家人也不得告知行动目的地,有违者立决,按期不达者斩。这些人都是皇帝的人,这些情况也自然由皇帝派的人监督执行。
  陆仁炳只需要负责指挥,联络,最终拿下万崃融。
  皇帝自有自己的消息确认,哪些是万崃融的势力。陆仁炳也根据甄应嘉的消息渠道加以确认,确保没有漏网之余。
  陆仁炳一路穿州过府,认真执行巡查任务查验府库兵备,接受百姓求告,很是处理了几十个贪赃枉法之辈,一路留下贾青天的名号。也使得万崃融,没有丝毫警惕,只觉得这次来的都查御史,可能不太好相处。万崃融并不觉得是冲着他来的。
  因为陆仁炳一路处理的官员,最高不过通判而已,真正的大鳄连碰一碰都没有!
  万崃融觉得,倘若陆仁炳非要找麻烦,就扔几个跟自己不对付的府县官员给他,再送一些金银就完了。
  万崃融有没有自立的心思不好说,他年近60了,估计想折腾的心思已经弱了。但是他的子侄有么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就不知道了。
  一路陆仁炳走了4个月,才到番禺。各地抽调的人马早已就位多时,已经对各地形势有了充分的了解,只待陆仁炳的命令。
  陆仁炳到达番禹的前一天命令发出,各地在陆仁炳到达番禺的当天晚上同时出手,控制当地大小军政官员,同时出具命令掌握地方。重点是水军,边寨和番禺守军。
  陆仁炳到达番禺的当晚,番禺大小官员设宴款待天使。
  万崃融携带总督卫队和几个彪形大汉也到场出席。
  众人见过皇帝旨意之后,开始宴席。陆仁炳姿态放的很低,只说是奉皇命行事,还赖各位同僚鼎力相助云云。众人见陆仁炳姿态谦逊,不像是故意找茬,直到这次巡视看来不会出什么大事。
  万崃融也放下心事,与陆仁炳对饮了几杯。
  酒过三巡,陆仁炳拍起了万崃融的马屁,一众官员随之腴词四起,气氛热烈。文人官员聚会,除了政事,难免又说道学问,这气氛真是越发轻松了。不是这些人警惕性低,没有政治敏感性。而是陆仁炳伪装的太好。
  万崃融自认在自家老巢,不会出什么问题。
  陆仁炳也吩咐人,给万崃融带来的人马,好酒好肉。
  酒席进行了两个时辰,万崃融也有些酒酣耳热了,众人没有发现,周围伺候的人都已经换成了陆仁炳的人。
  陆仁炳为了怕麻烦,后来又换了自己带来的酒,这些官员及其随从就都被弄倒了,手段相当猥琐。
  陆仁炳让人把这些人都用各自的车马送到,驿站开好的房间,分别控制。再派人分别到各府报信,说这些大人们,要在驿站彻夜狂欢夜不归宿了。
  皇帝的人连夜开始控制番禺的要害部门,守军军将也被控制。等第二天天亮,番禺已经被牢牢控制,万崃融的子侄家眷也被控制,没有逃脱的。
  两日后,各地消息陆续传来,各地军政已经按计划控制。
  两广之地的万崃融势力被一夜清空。
  因为没有发生流血事件,更换的官员又都是经验丰富之辈,各地安稳如常,百姓们甚至都不知道上官已经换了。
  陆仁炳向京中皇帝告捷,并开始审查被关押的官员。清白的官员不多,但是罪行却各有轻重,审完之后,就是抄家,保护罪证,这些都是有旨意的。一切行动也都由皇帝的人监督,有条不紊。抄家灭族,参与的人都是赚的盆满钵满。
  皇帝也不差饿兵,陆仁炳当然不会担心自己的收入。关键的是,他趁机将势力插入两广,十三行也多有家族牵涉万崃融谋逆案的。这些家族被各方势力瓜分一空,陆仁炳也吞了一个饱,将自己的手伸进了官方对外贸易的领域。
  一个月后,皇帝的旨意到了万崃融谋逆就地族诛,不必再押回京城,其余官员抄家后送往京城交付有司审查。
  因为两广官场近乎一锅端,又顺便被皇帝的人全部占据,消息传到京城,一片哗然。陆仁炳也被任命为粤东按察使,正三品,一年从正四品迁任地方正三品地方大员。整个官场众说为之侧目。
  毕竟陆仁炳的乌纱帽染满了两广官员的血,其中还有一个总督的全族的人头,含血量十足。官场对于陆仁炳的疯狂,酷烈有了清醒的认知。
  贾雨村酷吏小人的名声,传扬开去。一些同年,也与陆仁炳划清了界限。座师友人,也纷纷来信,询问陆仁炳何苦如此。陆仁炳只好回信,说自己也是皇命在身,身不由己云云!
  至于有没有人信,陆仁炳就不在乎了。跨过三品的门槛,又坐镇粤东,对自己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至于说,名声,倘若陆仁炳日后登阁拜相,这些事情自然会有人帮着洗白。
  至于说敌人,被查的官员有势力,那顶替他们上位的官员也不是白身呀。整个两广官场新上任的官员,都得承陆仁炳的人情。酷吏,能员,孤臣这是陆仁炳要给皇帝表现出来的形象。
  这次两广官场的清洗,陆仁炳一视同仁,得罪了朝中几乎所有势力,唯独取悦了皇帝。广东富庶,这次清洗一次性上缴国库两千万两金银,皇帝内务府也进账3000万两。一下吃个饱,更何况肃清两广,皇帝牢牢把控了外贸前沿阵地,腰杆子硬气不少。
  皇帝吃大头,皇帝不要的那些边边角角,都被陆仁炳和甄应嘉笑纳。其余各大势力瓜分剩余的,也吃了个肚圆。
  实在是太肥了。陆仁炳仅大船就入账百艘,船坞两座,货仓3座,茶丝瓷器价值300万两,田土宅院也搜罗了不少。
  匆匆从京城赶来的娇杏,已经完全照顾不来陆仁炳的产业了。
  陆仁炳不得不建立了一个总帐房,买了不少这次局势动荡中被牵连的老帐房连同家小。
  陆仁炳也不怕这些帐房们反水,感谢万恶的封建社会有卖身契这种东西。扩充了帐房,监督,又置了四个管家,分别管理田土,宅院,采购,仓储。总管家苏岷主抓对外贸易,船队也分为三部分,一部分负责江南,基地在华亭,一部分在泉州,一部分在番禹。陆仁炳又将这次收入的300万现银全部用于购船和招募人手。
  陆仁炳在粤东做按察使的一年,船队最终扩张到500艘千料以上大船,彻底成为东南海面上最大的势力,拥有星洲,婆罗洲,吕宋,琼州,小琉球,大琉球,舟山,泉州,番禺等几个基地。吕宋的辖地超过8个县。吕宋,星洲各筑城一座,彻底站住了脚跟。
  陆仁炳的船队还在更新换代,吕宋当地发现了铜矿,陆仁炳招募了欧洲的船匠,炮匠,在吕宋造新式船,铸新的火炮。陆仁炳的船对早已配齐了最先进的火炮火枪,船员水手,也经过多轮的训练,纪律渐渐严明。
  陆仁炳的势力渐渐成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