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58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27

  去病房看过赵春生的老婆,并让家珍个凤霞照看她之后,陆仁炳就和春生到医院附近的一个国营的小馆子,叫了两个菜,一边喝酒,一边听赵春生,说他的精力。
  原来赵春生做了解放战士之后,就跟着部队,一路向南打,并且作战勇敢很快就得到科提拔。解放后又在朝鲜战场待了一年。
  就是最初打得最厉害的第一年,立了不少功劳。
  回来之后春生又被推荐上了军校,前途一片光明。后来军队干部支援地方,春生就服从命令转业回到了地方。
  一路兜兜转转,年前才调到陆仁炳这个县,还混成了县长,可以说是仕途顺畅,前途无量。
  赵春生的老婆,也是个有来历的,是春生一个老首长的闺女。
  陆仁炳一边听,一边咂舌,这赵春生,简直就是某点的主角模版呀!孤儿出身,一路开挂呀!
  不过时代不太对,根据陆仁炳那不太深的印象,貌似这个春生是挂了的。
  又仔细一回想,好像徐有庆就是被人抽血给抽死的,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陆仁炳后背生了一身的汗,幸好他把有庆弄区里去了,不然按照原本的轨迹,徐有庆是应该来这个学校上中学的。
  也幸好凤霞阴差阳错来到了这个医院当医生,才没让悲剧重演。
  徐有庆的死劫算是过了?陆仁炳也不太确定。如果真是的话,那个替有庆被抽血的孩子,他得好好感谢人家。
  差一点陆仁炳的任务就失败了,他出道至今还没失败过。
  虽然不知道失败后会有啥惩罚,但是陆仁炳,不想尝试。
  看来最近是有点浪了,不应该把有庆放出去的,让他回村里放羊也挺好的。
  不过想想,一个人的一辈子,出意外的机会太多了。如果命该如此,你即使把他拴在裤腰上,也没用,随他去吧!
  回头等有庆上省里比赛完了,就把他弄回来当羊倌,放羊,卖钱,娶媳妇他不香么?当啥运动员。
  凤霞这丫头也得赶紧弄回去,在村里找个小伙子嫁了就算了。
  听春生吹了半天牛,天也快黑了,陆仁炳就喊上陈家珍回家去了。
  凤霞被陆仁炳吩咐着,去照顾春生的老婆孩子。
  路上陈家珍说起了春生的老婆,“人倒是不错,可惜还是有点大小姐的意思,看不上咱这乡下人。”
  陆仁炳倒是不太在意这个,咱又布巴着睡,爱咋咋滴,合得来就处着,合不来就不处呗,谁还能把他这个老农民怎么着。
  回到村里后,陆仁炳一家又去看过几次春生媳妇,凤霞照顾她出了满月。
  然后陆仁炳就把凤霞调回了村里的诊所,不再看别人的脸色。
  凤霞不怎么爱说话,但是陆仁炳能看出来,凤霞很那位县长夫人处的不怎么样。估计是把亲戚当仆人使唤的那种。
  陆仁炳才不惯着她呢。她是大小姐,自家闺女也是他陆某人的眼珠子好吧。
  凤霞回了村里的诊所之后,还带回来几个城里的病人。
  这几个人,都是凤霞在医院时就上手的。他们都信任这个年轻大夫的手艺。于是就跟着凤霞,来到徐家村治疗了。
  其中有个在当地俗称偏头的汉子,最让陆仁炳看不上眼。
  倒不是这个人偏头,让陆仁炳不爽,而是他跟凤霞那股子劲头让陆仁炳不爽。
  这家伙叫万二喜,脖子向右偏,脑袋几乎搭在了右肩上,想正脸看人,就得抬高右肩,压低左肩。
  身材倒是挺壮实,模样倒是还可以。人看起来倒是挺憨厚老实的。在城里有一份搬运工的工作,算是工人阶级。
  他这脖子陆仁炳看过了,不是先天畸形,而是颈椎里有增生压迫造成的。要想不做手术治好,还是很难的。
  这种手术在这个年代,基本上没啥可能,一个不好就是高位截瘫。
  凭借凤霞那点三脚猫功夫,根本不可能治好这个万二喜。
  之所以万二喜,还要跟着跑二十几里路,来村里,让凤霞给他针灸,这基本上已经属于司马昭之心了!
  偏偏据陆仁炳观察,凤霞这傻闺女好像对这个偏头也有那么点意思。
  这就让陆仁炳郁闷了,凤霞这孩子放着满大街正常帅气的小伙子不要,咋就看上一个比自己大上七八岁的偏头了呢?
  陆仁炳也知道,凤霞让这个万偏头来村里的意思,还不是想使点苦肉计,让陆仁炳给他治好吗?
  且,雕虫小计而已。他辛辛苦苦给这个偏头治好了,回头自己闺女跟着他跑了。他图什么呀!
  不治,坚决不能治。所以每当万偏头来的时候,陆仁炳就无视凤霞哀求的眼神,去各处检查工作。
  没有工作,蹲在河沟旁边,一边抽旱烟,一边跟王福田聊天打屁也不回家。
  饿了就去大食堂吃饭,还挺自在。不过这万偏头真是执着又勤快,每次来看病,从不空手,又有眼色。家里地里啥活都帮着干,一个偏头也不嫌难受。
  大队长家的女婿是个偏头的事,很快就传开了。
  很多人看到陆仁炳,都不开眼地过来问个究竟,弄得陆仁炳心里很不爽。
  正好上头下了全民皆兵的命令,陆仁炳正好借着大练兵的机会,使劲操练这些多嘴多舌的家伙。
  抻了万偏头两个月,没把他劝退,反而让陈家珍倒戈了。
  陈家珍对陆仁炳说,“那孩子看起来是个过日子的踏实孩子,即使你不想他俩成。那你先给人家把病看了,这样他不就没理由开咱这跑了么。”
  陆仁炳想想觉得有道理,先把这偏头地病给他瞧了,让他没有借口来找凤霞。等他病好了,指不定一寻思,就看不上凤霞这个乡下丫头了呢?
  毕竟这年头城乡户口的天堑外那摆着呢。凤霞虽说弄了个医专的文凭,但是毕竟不是统招来的,稀里糊涂地,根本没有落户到城里,还是个农村户口。
  不过陆仁炳还是不想亲自动手给他治,只是把方案,告诉了凤霞,让她自己治。
  看着那个歪脖子他心里就有气,连带着看凤霞也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