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90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27

  俺答汗退去之后,过了好几个月,杀了几个替罪羊,嘉靖皇帝的情绪才慢慢恢复正常。
  陆仁炳因为有了升官的动力,所以炼丹实验室的成果越发丰富,嘉靖三十年,陆仁炳,“偶然”将沙子炼成了透明的玻璃,太失败了。
  他摇头叹息的时候,已经无心修道的嘉靖皇帝,取了配方,交给了管事的太监。他现在已经被白花花的银子迷了眼。
  之前从陆仁炳这里弄到的炼丹“废物”,已经给嘉靖的内帑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嘉靖皇帝从来没有这么阔气过。
  现在又见识了沙子变玻璃的法术,如何能忍得住。嘉靖皇帝不是土包子,皇宫内也有玻璃制品,大内也有琉璃工匠,这玩意能玩的花样不要太多哦!
  修道修个屁的道,要不是老子缺钱花,才不会想法设法的躲着,那帮子只会管老子要钱的贪官污吏呢。
  真当丹炉里的硫磺味道很好闻吗?
  看着嘉靖皇帝火烧火燎的样子,陆仁炳不由得感叹,钱财通鬼神,连富有四海的皇帝也缺银子花。
  嘉靖皇帝现在已经拿陆仁炳当真正的神仙供着了,并且已经确定他转世前的神职了,这特么必须是财神来历劫了呀!
  啥叫点石成金,这就叫,沙子点成了比金子还贵的玻璃!
  可不能把这个书呆子放跑了,升官,必须升官。翰林院的官不太好升了,转了一圈,在陆仁炳的暗示下,正六品太常寺丞的帽子就落到了头上。
  年年升官,月月有赏,这圣宠了得啊!
  想拉拢陆仁炳的人,更多了。可惜这个书呆子,官升的越高,就越自闭。
  除了炼丹实验室,和到太常寺打卡之外,就是闭门读书造小人。
  升了敕封的颜如玉又怀上了,真是块好地啊,种啥掌啥。
  一年一个,直到陆仁炳升了太常寺卿,颜如玉给陆仁炳又生了六个儿子,两个闺女。
  陆仁炳本来对生孩子这件事,没啥兴趣。他以前世界的孩子,也都是继承原主的。
  可是这个世界挡不住颜如玉爱生啊,生了儿子想女儿,生了女儿还想要更多。说是要报答陆仁炳的恩德,多给老郎家延续血脉。
  也多亏她身体素质好,生了那么多孩子,也没亏损太多,只是越发丰腴诱人了。
  陆仁炳的这具身体已经四十多岁了,他也是个活了快上千年的老妖怪,可是还是挡不住颜如玉的魅力。
  不愧是书中出来的,可以诱惑天下人读书的颜如玉。
  颜如玉生孩子上瘾,但是陆仁炳却不能再生了,孩子太多了头疼,根本没有了二人空间了好吗?
  太常寺卿位高权轻,掌管的都是宗庙祭祀礼仪巫术医术之类的,朝堂权力的边角料。
  以前都是各大势力培养人才的升迁中转站,现在陆仁炳当了太常寺卿之后,他们的中转站就少了一块,只能从南太常寺中转了。
  因为陆仁炳成了太常寺的钉子户,自从陶仲元去世之后,陆仁炳就成了嘉靖皇帝唯一的道友。
  陆仁炳已经明确跟嘉靖说了,他对权力没有啥野心,只求一心修道,朝廷其他岗位杂事都太多,太常寺卿这个位置就挺好。
  嘉靖知道眼前这位道友是有真本事的,别看他一心修道,可是太常寺的公务却是井井有条,官员役吏各司其职。原本一盘散沙的太常寺,渐渐成了一块铁板。
  要不是陆仁炳无论是在朝堂上,还是在丹房,对于朝政不置一辞,嘉靖皇帝早就打发他去南都了。
  所以嘉靖就默许了陆仁炳把持了太常寺。
  嘉靖皇帝因为有了财源,他的内帑富的流油,想买啥买啥,想修哪座宫殿,就修哪座殿,潇洒极了。连苦逼的严嵩都有点眼红皇帝的内帑了。时不时的想从嘉靖的腰包里要小钱钱。
  还想着能不能让皇帝,免了每年从户部得库里提银子。
  可惜老朱家人,就没有大方的基因。坚决不免。用嘉靖的话讲,老纸不要的钱,也不知道会装进谁家的银库。还不如搬进内帑,还能花到该花的地方。
  陆仁炳的炼丹实验室,除了丹没炼出来,炼出的能换钱的废物却越来越多。
  嘉靖皇帝对此表现的很大度,仙丹本就是传说,还是小钱钱可爱。
  这些都是小事,对于陆仁炳来说,辛辛苦苦当上了太常寺卿,掌管了皇帝的祭祀天地的权力。
  陆仁炳当然要开始为自己的老婆讨公道之路。
  首先就是放出风声,要重新厘定天下城隍土地名册,杜绝淫祠滥祀。
  其次就是要重新册封神位,让正神各司其职。
  再次就是要清理阴司冤狱,超度天地间的孤魂野鬼,还天地清气。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些风声对于阳间的人来说没有啥影响,但是在天庭和阴司就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特么影响太大了好么,这是要掀起天地大劫么?上一次闹这么大凡人是谁来着,哦,就是那个斩龙脉的刘伯温。
  那时候是人家开国皇帝想干啥就干啥,现在这又是为啥呢,也没听说出啥大事啊?
  这重新封神放在啥年代都不是小事,连天帝都派使者来凡间问询是怎么回事了,这是不过了吗?
  天帝的使者是李长庚,就是那个著名的太白金星。
  陆仁炳在太常寺的正堂接待了他,李长庚化身一个白须的道人,说话倒也客气。陆仁炳先前还担心李长庚会看穿他的身份,毕竟怎么说,这也是仙人不是。
  可惜的是貌似李长庚,并没有发现陆仁炳的异常。
  陆仁炳也不敢用神识打量李长庚,怕露馅。
  二人寒暄完毕,李长庚直接提出了疑问,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人皇要重新厘定神位。
  陆仁炳也不绕弯子,就说现在的天下妖孽鬼怪肆虐,天下多有百姓士绅被害的事例发生。说明现在的天庭阴司的各级神仙并不称职,另外天下百姓对于天上的神灵有哪些并不清楚,祭祀活动非常随意,有必要规范。
  人间有大量孤魂野鬼游荡,不能进入阴界轮回以致,导致天下妖孽纵横,这事不是啥秘密。李长庚心里也清楚,没好处的事,没人干。
  但是这事又不是现在才有的,自古以来就是如此,所以他知道,这根本不是眼前这个人要搞事情的真正原因。
  所以李长庚又解释了一番,什么天地规则如此,天庭阴司财政困难,人员编制有限,工作有疏漏在所难免,回去之后他一定禀明天帝,督促各级官吏,改进工作作风,争取早日解决问题云云。
  意思就是有事说事,别掀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