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35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4

  为了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陆仁炳一路上尽可能的帮部队后勤的忙,运粮,抬担架啊,打扫战场什么的,还立下过一点小功得了和奖状。每参加一次战役,都要让相关的负责人给留下证明。
  证明他徐福贵是立过功的人,当然这些事情,将来可能未必有用,但有备无患总是没错的。
  当然一路上,陆仁炳也没少捞好处,他是民夫,不是部队的人,没人约束他。所以发了一些边边角角的小财,算下来,大概得有个百八十块大洋。
  他通过各种渠道,将捞到手的各种纸币都兑成了便携又保值的金银。将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我军的军服模样,远看还以为是我军战士呢。
  回头路过县城的时候,先去看了一下徐福贵老丈人米行掌柜陈老板。
  说实在的这个陈老板,根本看不上原身徐福贵。尤其是原身年轻时候,办的事情实在是混蛋。
  这小子,在老婆怀孕期间,每天夜宿青楼,第二天一早还让一个姐儿背着他上街吃早点,路过米铺的时候,还要大声给陈掌柜的请安。
  搞得陈掌柜颜面尽失,恨不得打死这个王八蛋。
  等徐福贵终于输光了家产,气死了老爹之后,怒急的陈掌柜的用喜轿接回了怀着孕的女儿。
  虽然看起来是要毁了这门亲,实际上是怕自己女儿怀着孕在徐家出事。等到女儿生了孩子后,又在娘家养了大半年,才让她回徐家。
  自从那时候起,徐福贵就不敢上老丈人家门了。没脸子,怕丢人,所以他老娘生病,他去县城抓药时,才绕着老丈人的家走,最后被人抓了壮丁。
  原著里的徐福贵,自从被抓壮丁回来以后,就再也没来过老丈人家,最困难的时候,还是他老婆偷偷去城里老丈人家,借的米。在原著里徐福贵到老都没再提老丈人家的事。说明他是真的内心有愧。
  没有他老丈人的帮忙,徐福贵的老婆领着两个孩子,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月,在乡下是不可能过的下去的。
  虽然陆仁炳没有读过原著,但是他接受了徐福贵的记忆,知道这个怂货其实是想着跟老丈人和好的。他老丈人没有半分对不住他的。
  于情于理,作为女婿的陆仁炳都得去看看这位老丈人。
  战乱再加上新朝初建,陈家米铺的状况真是不咋样。果党胜利转进前夕的疯狂聚敛和通货膨胀,已经使得绝大多数小工商业者破产。
  陈家铺子在,我军到来前夕其实已经关门歇业了。不过大军过来之后,为了稳定市面才把他们这些之前有些名望的小工商业者,又动员出来营业,稳定局面。
  陆仁炳买了些糕点,拎着来到陈家米铺。米铺正在营业,没有客人,看柜台的伙计还是徐福贵记忆中的那个人,便冲他喊了一句,“伙计,我老丈人呢!”
  那伙计被吓了一跳,抬头看了陆仁炳半天,最后才说道“呦,原来是姑爷?你这是从哪活过来了?”
  语气没有惊喜,反带着点讽刺。陆仁炳也不搭理他,穿过柜台,从后门进入院子。
  院子天井不大,四面都是房子。老丈人和小舅子,正在左边作为仓库的厢房里翻腾着什么东西。
  老丈母娘似乎在堂屋里歇着,小舅子媳妇带着孩子在右边厢房里呼呼喝喝。
  陆仁炳咳了咳,学着徐福贵的口气喊道“老丈人,我来给您请安了,赶紧出来啊!”
  一句话出口,就听见几个房间里,都是一通叮叮当当的响声。似乎是老丈人闪了腰,老丈母娘摔了针线笸箩,小舅子媳妇摔了孩子的玩具。
  整个院子一片鸡飞狗跳,陆仁炳哈哈笑起来。
  过了一会,小舅子掺着老丈人,老丈母娘也从堂屋走出来,小舅子媳妇抱着一个娃娃也倚着了门口。
  老丈人陈大有,哆哆嗦嗦指着陆仁炳咳嗽了半天才喊出来“你还活着?”小舅子陈小先也在旁边涅喏着什么。
  徐福贵跟陈家珍结婚的时候,陈小先还小,当不了什么事。等徐福贵暴露了败家子本性以后,陈大有便加强了对他的教育,直接把陈小先教成了一个缩手缩脚的弱鸡。
  老丈母娘,是个小脚女人,心里有事也从不大声嚷嚷,所以这也是原来的怂人徐福贵也能当面让老丈人难堪的原因,没人治得了他呀。
  不过陆仁炳回来就是要洗心革面的,当然不能在给老丈人难堪。所以他主动向老丈人鞠了个躬,“岳父岳母,以前是福贵我不懂事,现在我回来了,给您二老赔礼了。”
  老丈人终于缓过来了,表情很复杂,他心里是烦透了这个败家子女婿,但是谁让自己的宝贝闺女死心塌地跟了人家呢。除了忍着还能怎么滴。徐福贵失踪了,杳无音讯。兵荒马乱的,陈大有认为他这个不成器的女婿,指定是又在哪里赌输了,被人打死在哪个角落了。
  所以他还打算然后女儿改嫁来着,谁知道自己的傻闺女,硬是要带着一对儿女在乡下守寡。老汉心疼闺女,可是啥办法也没有。只能让自已儿子时常去乡下,帮衬他姐姐。
  现在这徐福贵又回来了,陈大有心里很复杂,但是不管如何,自己闺女家算是又有男人了。一个二流子也是个男人不是。
  在乡下,家里没个男人,那日子是要多苦有多苦。他的家珍也是读过书的,在家里连针线都没拿过的娇娇女,跟了这个混蛋以后,算是吃够了人间的苦头。
  陈大有本来还打算说点什么的,结果最后还是没说出来。陆仁炳又给岳母鞠了一个躬。
  说到“岳母,我这赶了不少路,还没吃饭呢,赶紧给我弄点吃的,吃完我好回家看看家珍。岳父,小先,我弄了点熟食,咱爷几个喝点!”
  “唉,唉,唉,”一家人很快反应过来,又回到了被败家女婿支配的日子。
  不过岳父一家,实在与徐福贵没啥可说的,除了讯问一下他去了哪里的事情,就是告诉他,他老娘去世的消息。
  陆仁炳吃了顿饭,没有真的喝酒。就告别岳父一家回家了。临走前岳母又给陆仁炳装了半布袋子米面,让陆仁炳带回去,给陈家珍母子吃。陆仁炳也没拒绝。
  陈小先要套车把他送回去,陆仁炳拒绝了他。十几里路,他步行回家就行了,也省得陈小先打个来回,天色不早,路上碰到土匪乱兵什么的就不好了。
  这个时代的人,步行个几十里路,都是小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