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三十六章 第三个任务 三国之董卓4

  这一年是公元189年,可以成为中平六年,也可以成为光熹元年,还可以称为昭宁元年,十月白波军十余万会同匈奴於夫罗部数千匈奴骑兵,寇略河东。
  陆仁炳留下两万人马给董旻,李儒,贾诩,委托他们帮他守好洛阳,自己带领8万人马,去河东剿灭於夫罗并白波军。
  白波军盘踞河东,郭泰携主力人马在白波谷,杨奉,韩暹,胡才,李乐驻扎各关口。
  河东郡辖20县,有盐有铁,历来富庶,只是汉末动乱,天灾不断,所以并不足以供养白波军的十万军民。所以白波军四处劫掠,联合了於夫罗之后,更是打破了太原城,获得了大量辎重粮饷。於夫罗在南匈奴内斗失败,迁往河东利用白波军壮大己身,但是并不与白波军驻扎在一起。而是盘踞在北面靠近并州的蒲子,随时准备开溜。
  陆仁炳统领大军,向河东进发,吕布为主将,张辽为辅带步骑两万万人先行于陕县渡过黄河,攻盐池,安邑,闻喜,一路直抵白波谷。西线牛辅,华雄带两万人,攻击解县,汾阴,皮氏,壶口,堵死白波西窜的可能。东路徐荣,董越带两万人出淇关,攻获泽,端氏,杨县,襄陵,堵住白波东窜的可能性。
  陆仁炳自己带两万人,居后侧应,约定将所有白波贼驱赶到白波谷后决战。
  当然陆仁炳并不是什么都不做,他的使者早已经派出,重点是杨奉,招降了杨奉,杀了郭泰,胡才,韩暹就能轻易拿下,铁杆的黄巾头领只有郭泰一人而已。
  三路大军,进展顺利,白波贼守城的决心并不坚决,所以一个月的时间,三路大军游行一般收复河东各城。最终会师白波谷。白波谷地势并不险要,但是因为郭泰依据地势筑了深沟高垒,又加上白波军占据了有力地势,所以并不易攻击得手。
  白波军劫掠州郡,目前并不缺粮,所以郭泰只据垒死守。
  陆仁炳已经与杨奉取的了联系,杨奉已经答应投诚,陆仁炳让他不要急着投靠,先潜伏不动,等待信号。陆仁炳命人打造攻城器械,每天在各个山头鼓噪,但就是不进攻。另一方面,派遣各军彻底清扫河东各县,收拢健勇,安置灾民,打破豪强坞堡,分田分粮赈济灾民。又一个月,河东平靖,各县都换上了陆仁炳选调的令尹。盘踞在蒲子的於夫罗,被吕布张辽包围打了满头包,最终请降,陆仁炳接受了他的投降,并命他带残部“逃进”白波谷。
  於夫罗逃入白波谷的当夜,郭泰与众将设宴款待这位单于,结果被杨奉率人,一网成擒。
  然后杨奉绑了众人,出营请降。陆仁炳接受了杨奉的请降,并招揽郭泰等人,除了郭泰与几个铁杆黄巾拒不投降外,其余众头目都请降。
  陆仁炳痛快的接受了他们的请降。然后派人接受十万人众,这十万人能打的青壮只有3万,陆仁炳将他们与其他军士打乱混编,最终又多出三个军,在作战中英勇的,李傕,郭汜晋升为中郎将,统领万军,杨奉也被封为中郎将,其余韩暹,胡才,李乐都被封为校尉。白波军对于陆仁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贡献了一个大将徐晃,徐晃也被陆仁炳任务校尉。
  於夫罗单于羌渠之子,响应汉灵帝的召唤,带军入中原协助平叛,但是遇到灵帝驾崩,中原动乱,南匈奴也发生内乱,於夫罗无法回南匈奴,便与白波军合流劫掠州郡补充自己。
  南匈奴自从内附汉朝之后,东汉帝国便不断从南匈奴各部抽调军士,用于四方征战,导致南匈奴各部人丁紧张,苦不堪言。这次於夫罗又响应汉庭召唤,带走了5000部族青壮,导致南匈奴汗庭空虚。
  中平四年十二月,休屠各与南匈奴贵族担心汉朝征发匈奴军队的事不会停止,反叛单于侵边,并州大乱。定襄、云中、五原、朔方、上郡一并流徙分散。中平五年正月,休屠各寇西河,攻杀西河郡守邢纪。中平五年三月,休屠各攻杀并州刺史张懿,遂与南匈奴左部胡合,号称有十万人,杀单于羌渠。
  羌渠就是於夫罗的父亲,休屠各势大,於夫罗只好流落中原。
  陆仁炳正是知道於夫罗根本不敢逃亡并州,所以才能瓮中捉鳖逮着他。陆仁炳这次的亲自出动的目标绝不为了一个小小的河东,目标当然是动乱的并州,和南匈奴各部。
  并州就在洛阳背面,决不能被南匈奴占据,不然陆仁炳也只能迁都。现在大汉内乱不已,南匈奴内部也不清净。正是解决他们的最佳良机。南匈奴的骑士也是陆仁炳觊觎的对象。
  汉武帝将南匈奴安置在河套以后,置护匈奴中郎将,保护南匈奴之余,也不断抽调南匈奴的勇士,去征讨羌人,乌桓,鲜卑,南匈奴人为大汉流尽了血,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待遇。
  其实两百年来,南匈奴人已经汉化完全,纯游牧为生的族人已经所剩无几,大部分南匈奴人,已经与汉人无异。但是汉庭还是要按照对待游牧人的态度,每年抽丁,抽马。南匈奴各部苦不堪言。
  这才有了南匈奴的造反。是的,陆仁炳将他们的内乱和劫掠成为造反。跟中原其他地区的造反没有什么差异。20年后,雄才大略的曹操吞并了南匈奴各部,完成了北方的统一,匈奴成为文化上的一个概念。於夫罗的后人刘豹以汉室后裔自居,建立的政权也叫汉。刘豹说他是汉室后裔也没错,因为刘豹家世代与汉庭和亲,刘豹身体内货真价实的留着老刘家的血。
  所以,这次陆仁炳也是要彻底解决南匈奴的问题。
  看着河套地区大片的不属于汉庭的空地,陆仁炳心里就不舒服,正好休屠各聚集了南匈奴最后的精锐10万人盘踞在并州,正好一网打尽。
  收拢了南匈奴,平定并州,稳定了洛阳的北方,陆仁炳才有精力去面对西面凉州的羌乱,东部的黄巾,以及割据势力。
  南匈奴聚集的10万人,并不是铁板一块,各部族劫掠的时候很是爽快,等劫掠完了就有点麻爪了,他们毕竟已经定居已久,不可能再去大草原上游荡了。所以他们就要面对东汉朝廷的惩罚了。
  休屠格与南匈奴推举须卜骨都侯为单于,不承认於夫罗,於夫罗请求汉灵帝派兵帮他讨回汗位。所以陆仁炳就以此为借口,进入南匈奴平叛,顺道吞并南匈奴。
  须卜骨都侯刚刚去世,但是匈奴各部不得已接受於夫罗为王,但是仍然不许他归国,宁可虚悬王位,用老王的规矩办事。於夫罗恨的牙都咬碎了,愿意为董卓指点进军的路线,并且将南匈奴的虚实一一告知。陆仁炳得到情报,并不盲信,派遣斥候去详细绘制南匈奴地势,布置。
  另一面开始派遣吕布为帅,张辽为辅,并军李傕,郭汜,杨奉共五万人收复九原,定襄,五原,朔方,上郡五边郡。吕布,张辽都是并州人,吕布年轻时威震五原,灵帝时因为鲜卑的侵扰,汉边将撤离五郡,吕布常恨不能打回故乡,张辽做过雁门郡吏,也是长期与匈奴鲜卑打交道。无奈投靠丁原才跑到洛阳那个天下的漩涡,眼看家乡并州被匈奴肆虐,心里早恨不得返回并州了。所以得到董卓的命令,二人俱是振奋,领命而去。
  陆仁炳派另两路人马,从东西两路收复并州各州县,并清理流寇,以两月为限清靖并州。陆仁炳坐镇太原,负责筹集粮草,安抚并州各地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