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36章 第十二任务 祥子要当爷1

  鉴于自己的命格,陆仁炳已经做好了这次清醒时,还是要受罪的准备。闭着眼睛,没睁眼。
  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附体的这具身体被一个人压着,但很明显不是在挨揍。
  “我了个去,这次竟然没挨打,果然是有了主角命格么?”陆仁炳有些得意的想到。因为睁开眼睛后,看到了窗户上大红喜字,屋子中央的桌子上摆着一对大红的蜡烛。明显是洞房花烛夜。
  陆仁炳没有控制身体,稀里糊涂的就当了一次新郎。完事后,女人呼呼大睡了。陆仁炳才有机会观察这个略有些粗犷的女人。
  她有一颗标志性的虎牙,闭上嘴都能露出来的那种大虎牙。通过刚才的接触,就知道这是一个性格有些虎的女人。
  不过好在看起来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危险的世界,最起码自己不用稀里糊涂挨顿打。也不用费劲巴拉的去找吃的,开局不错。就是不知道这具身体有个什么愿望,希望不要太难实现。
  安安静静的当个路人就好,陆仁炳也没有想着真的当主角。当主角有什么好的,嗯,嗯,想着这些,陆仁炳缓缓的睡去。真是有些累呢
  睡梦中的陆仁炳,过电影似的浏览了这具身体的一生,是的就是一生。也不知道是哪根弦没搭对,他这次接的不是随机任务,而是接了个逆袭任务。任务的发起人,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骆驼祥子!经历了各种磨难的祥子,死在了一座破庙里,死在了黎明前。
  临死前回忆自己的一生,他心有不甘,自己这一辈子吃够了苦,他本应该能当爷的,全赖自己年轻时是个榆木疙瘩,娶了虎妞,却嫌弃老婆,要面子,不知道死皮赖脸的赖上刘四爷,继承了他的产业,要死要活的非要要面子去拉车,真是个死心眼子。
  可惜他不能重生了,但是却有个机会让别人去帮他实现这个心愿。不过即使是让他自己回去,他也没信心能做好。因为他感觉自己这命实在是苦极了,即使有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不说别的,单说自己好不容易攒钱买了车,却被抓了壮丁,丢了车。好不容易逃出来,得了三匹骆驼,换了30块钱,却得了个骆驼的名声,还被虎妞要了身子,最后钱也没保住,被巡警借机敲了去,娶了老板的女儿,却没捞着好处,最后媳妇也死了,小情人也被卖去了白房子上吊死了。
  自己这一辈子图什么呢?祥子复盘了很久,觉得自己即使重新来一遍,也不一定能翻盘,所以就请别人来帮忙吧,他不图自己爽,只是听说别人帮自己逆袭,积攒的功德,能帮自己下辈子投个好胎。
  已经混成了老油子的祥子,就图这么点好处,出卖了自己的人生。陆仁炳得到这个机会,本来祥子是有机会在这具身体里,看陆仁炳逆袭的。但是陆仁炳不想别人盯着自己,便出魂力让他投胎去了。
  保证他下一辈子能投个富贵人家,祥子的灵魂欢天喜地的投胎去了。陆仁炳才算彻底接管了这具身体。二十四岁的身体棒的很,这仍然是个现实世界,虽说祥子是个小说人物,但是时代确实是个现实世界,因为陆仁炳还是仅能调用一丝丝的魂力而已。
  不过这个时代是他熟悉的,又得了祥子的记忆,祥子被他打发走了,算是白得了一世。不用再向上一世那么累,搞得举世皆敌。
  当个爷么,很容易的好么。先讨好老丈人,把他的黄包车店搞到手,这就算迈出了第一步。在这四九城就算立足了。
  嗯,想到这一点,他翻过身看着身旁打呼噜的虎妞,觉得她那张脸,也变得柔和起来。
  说实在的,虎妞不能算是丑,因为营养好,从小又养成了男孩子性格。面目线条有点硬,再加上她主动用手段,把自尊心很强的祥子搞到了手,让祥子内心很屈辱,才觉得她丑。
  这样一解释,陆仁炳就接受了虎妞是自己这一世老婆的事实,嗯,陆仁炳绝对不承认自己是看上了她老爹的那个车行。
  第二天一早,虎妞起了床,开始下地做饭熬汤,吃完饭喊陆仁炳刷锅碗瓢盆。陆仁炳没有祥子的臭脾气,当然愿意刷锅碗。
  虎妞也不是真的要祥子进厨房,这只是她学到的拿捏男人的方式。这个男人,是她用手段骗来的,她始终没有安全感,只能不断的试探。
  收拾完了,虎妞对陆仁炳说,她想陆仁炳带着她去逛街,她虽说是被当男孩子养的,但终究是个女人,只在车行内部逞英雄,从来也不敢上街乱逛的。
  虎妞说实在的,算是一个身子比较强壮结实一点的女人。这年头兵荒马乱的,一个女人上街,还是很容易出问题的。被人拐了卖了的都是常有的事,虎妞人虽然虎了点,但又不是缺心眼儿。
  她早就盘算着等嫁人以后,让自己男人带着自己去逛街。街面上的好东西,都是他家老爷子带回来的。她可从来没出去实地看过。什么老皇城,钟鼓楼,东交民巷啊,颐和园哪,连着离家很近的北海,她都没怎么去过。
  也就是小时候,跟着还在混街面的老爹出去过几趟。不过他爹那时候,没正行,也不待见她这个丫头片子,不怎么乐意带她玩。
  等到长大了,他老爹做了车老板,又一直生不出儿子,这才对虎妞这个独苗闺女重视起来。可是姑娘家年纪大了,就不好在抛头露面。像虎妞这样,在车行里跟一帮糙汉子,打交道,已经是够出格的了。
  祥子虽然在车行受了,虎妞和刘老板不少照应。但是他对虎妞一点那方面的想法都没有。他更多的时候,就是把虎妞当成是个男人。所以他内心对于娶虎妞这事是很抗拒的。这也是他人生悲剧的重要一环。
  他把自己人生的不顺利,归结到了跟虎妞结婚上,一辈子跟虎妞过的别别扭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