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九十三章 第五个任务 校园小炮灰的逆袭12

  现实社会不是小说,你根本不可能在不接触的情况下,看到对方的内力或者法力等级。所以,正在给陆仁炳解说上清宗基础法门的张书远,只看到陆仁炳闭目打坐,进入了禅定状态。
  “我擦,这就入定了,陆大夫的天资竟然恐怖如斯?”
  陆仁炳,小心的运转功法,神魂出窍,然后利用从张书远这里得到的百会穴修炼法诀,将神魂缓缓沉入穴窍中。这神魂本就是无形之物,所谓的魂体你也可以认为他只出现在人的神年中。
  无形无质的神魂为***窍中存在的内力为阳,在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驱使下,魂力与内力开始纠缠混合然后旋转,最终形成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阴阳鱼,这个到玄关便算打通了。这阴阳鱼并不是二维的,而是看起来是个三维的阴阳球,但是陆仁炳知道这个球至少也是个思维的玄关的投影,它既存在与穴窍中又不存在于穴窍中。
  这个球仅是内外,天地,阴阳等各种关窍在这里的一个结合点而已。打通了这个玄关,陆仁炳就感觉像是将自己的体内世界,与一个无限大的体外世界用一个字母扣扣在了一起。
  这种结合是脆弱的,又是强大的。
  陆仁炳有一种感觉,他打通的玄关越多,自己与这个外界的联系就越紧密,如果自己有一天可以将周身的穴窍玄关够打通,那么他的肉体就可以完全融入这个外部世界,那时的他就可以肉身超脱这个小世界了。
  这就是顿悟,是关于这个世界本质的顿悟,这种舒爽简直无法形容。
  “朝闻道夕死可矣,古人诚不欺我!”
  打通玄关,陆仁炳修炼上的隐患消除,心情舒畅,大笑着从禅定状态脱离,身魂重新归位。没有系统,陆仁炳不知道具体使用了多少魂力,但是大概知道使用了不小于1000魂力。这些魂力一部分转化成了维持玄关阴阳球的的能量,一部分化作各种能量补充进了身体。
  陆仁炳向张书远表示感谢,张书远有些懵:“你什么情况?”
  陆仁炳说听到张书远的讲解,想通了很多道理。特此表示感谢,反正不交手,谁也不能真的看出别人的修行境界。
  小说中说的那种,一眼就能看出别人的境界那种事情至少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这特么又不是游戏,谁还把自己的等级境界顶在头顶上么?
  现实中很多界限分明的境界,都是人为定义的,达到某些条件就表示进入了某个等级。这些衡量指标,通常是需要通过其他测量手段的测量,才能准确定义,不可能是肉眼就可以看出来的。
  打个比方,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你能看出来谁是教授,谁是副教授?你能看出谁是高级工程师,还是助理工程师?
  范美娟怀孕4个月的时候,张书远也彻底恢复了。陆仁炳将张书远请到家里吃饭,将他介绍给家里人。
  并说了自己将要随着张书远,拜师上清派修道的事。陆叮是知道陆仁炳修为和为人的,对他拜师上清宗没有什么意外。
  正在埋头吃饭的范美娟,抬头问了一句,”修道需要出家吗?”
  张书远连忙解释说道,“上清宗道士不禁道士婚嫁,修行在家,在山中都可。戒律比较宽松。”
  其实真正上清宗已经处于消亡的边缘,常常被归与正一派。天地打劫之后,无论什么派也都凋零了,还讲究什么戒律。本来道教就是讲求成仙得道,寻求逍遥的。那么多清规戒律,又与求逍遥的道家思想相背离。
  但是没有戒律宗教,看起来就是一派散沙,所以很多宗派便渐渐有了自己的戒律,其中以全真的戒律最为严谨。
  在陆仁炳看来,受戒律约束的,都是没有真正悟道的修士,他们没有开悟,不能了解道的本质,需要按照前人的指点,约束自己的行为,全心的修道才能有那么一点得道的希望。
  真正得道的高人,本身的一举一动都符合道,就不需要戒律的约束了。道是什么?老子讲道法自然,自然便是道!孔子讲,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并不是说任何过了七十干啥事,就真的可以从心所欲了。而是你经过一辈子的世事历练,早已经将整个世界的规则牢记于心,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破坏规矩。当然,这是要修行的。有的人过了七十年仍然是糊涂蛋,老坏蛋的也不在少数。
  听说陆仁炳,拜师茅山并不会离家不回。范美娟便对这件事没有意见了。茅山是个五A级风景区,正好范美娟的孕期度过了危险期,陆仁炳便带着她,陆叮对于修道没什么兴趣,但是对旅游很感兴趣,也跟着一起去了。
  现代社会,交通便利,茅山也是旅游名胜区,交通便利。所以陆仁炳四人,很快便到了茅山。
  茅山的几座山都已经开发的很完善了,还有专门的管委会,门票也略贵。不过还好不是全国假日。陆仁炳三人,在茅山玩的还是挺开心,除了范美娟有点累。
  张书远先回去禀告师门,五天后是个黄道吉日,便是陆仁炳的拜师的日子了。陆仁炳拜的是张书远的师傅,是一位九十多岁的老道长宋道慈。
  老道长年龄大了,但是精神矍铄,陆仁炳用念力扫描他,发现这老道长法力深厚,足有100多年,这是老道长生活规律,修身养性,服食丹药养成的。
  老道长再活个二三十年没有问题,这让路人炳放下心来。拜师仪式,并不复杂,拜过祖师之后,宋道长象征性的赐予他符箓,经书,戒律,经过几位同门的见证后,陆仁炳便入了上清门墙。
  宋道长所居的小道观,不在开发范围之内,关中的二三十人,都是在册的职业道士。他们原本是居住在山上的道观内的,但是后来地方上,开始开发茅山之后,他们之前居住的破道观就被推倒重建了。
  愿意配合地方政府开发的入市派,就占据了政府修建的新的宫观。他们这些抱残守缺的隐修派,就在山中的这个道观定居下来,双方互不打扰,各行其是。
  其中有些斗争,也不是陆仁炳所能知道的。他不关心,他只想获得茅山道术而已。
  范美娟、陆叮在茅山玩了一个多礼拜,陆仁炳便将他们送了回去。他要在茅山待上一段时间,学习茅山道术。
  既然要学道术,陆仁炳便不能再向宋道长他们保密自己的实力。不然的话,宋道长他们还要让自己从基本功炼起,那不就弄巧成拙了吗?
  “什么?你已经打通了天地桥?”宋道慈和张书远听到陆仁炳的讲述后,都大吃一惊。
  宋道长伸手搭上陆仁炳的脉搏,一道内力进入陆仁炳的经脉,游走一圈。
  试探完毕,宋道长发现,陆仁炳一身的法力确实与茅山法力类似,但是又有不同。但是法力的深厚程度令宋道长难以理解。
  路人炳向他解释自己从小就修炼家传的功法,先积累了比较深厚的内力,再在前些日子受到张书远的指点,才打通的天地桥,一身内力转化成了法力。他的妹妹陆叮也修炼有他的’“家传功法的”,这些都是可以验证的。
  宋道长纠结了一阵,就释然了。现在这世道有人能来传承真正的道术,已经不容易了。更何况陆仁炳这种招进来就是高手的人呢。
  和平时代,没有什么江湖仇杀什么的,像陆仁炳这种没有师承年轻高手,愿意传承茅山道法,宋道长他们还是很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