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74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11

  本来对小世界的本质,有一点模糊认知的陆仁炳,通过胡秋生的唠叨,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不过这些有啥用呢?反正小世界的轮回束缚不了他。
  只要他安分守己,不做妖,按时足额缴纳过丰厚的路费,他相信每个世界对他这样的旅行者都会欢迎的。
  现在想想,自己最开始的时候,被瓜怂怂恿着,开辟新位面的时候,还真是无知无谓呢。也幸好那时候,运气爆棚,瓜怂和自己又是个穷鬼,没有油水刮,才没有被整死吧。
  现在的陆仁炳,是个肥的流油的魂力包,每个世界的统治者,估计都等着他犯错,想从他身上刮一刀,最好是一口吞下。
  所以他以后的行事,必须更加谨慎,不能浪。毕竟他现在就是个野生的时空旅行者,没有组织,没有后台。只有一个迷惑人的野生系统渣渣。
  甩甩脑袋,陆仁炳继续听胡秋生唠叨。这老狐狸终,终于说到了漱玉姑娘和他大儿子胡阳的故事。
  很俗套!漱玉羡慕世间的热闹繁华,乔装打扮去了世间游玩,结识了同样在人间求学的胡阳,天长日久,情愫暗生,就互相表明了身份。
  漱玉并没有嫌弃胡阳的出身,这让胡阳非常感动。便央求父母去上门求亲。
  谁知漱玉的父亲,老山神赵老头,看不上狐妖出身的胡阳。他的儿女,都是与临近的山神,土地家接亲,大女儿甚至嫁给了城隍之子。
  如何愿意自己的小女儿,嫁给一个山野狐妖,便当场拒绝。
  在漱玉的苦苦哀求之下,赵老头提出了几个条件,要么胡阳得道成仙,要么他获得一个神职,哪怕是山神土地之类的也行,要么就在人间考个功名方才可以娶他的女儿。
  这三个条件,对于胡阳来说,基本上就等于是难于登天。能得道成仙,胡阳还看得上你家姑娘吗?
  弄个神职,现在神州大地,有名有姓的庙宇都被占满了,像之前秦仲那个比土丘大一点的小山,都有了主。
  还有像赵家这样拖家带口的神仙,恨不得连鬼差,衙役的编制都给自家亲人安排满了,哪还有职位给你一个小小的狐妖。
  再说了,除了一些偏远边疆地区,几乎就没有给狐妖安排的正经神职。说白了神界就是赤裸裸的歧视这些底层妖族。
  一个畜生界的族类,不安心接受盘剥,一门心思想着往上爬,不歧视你歧视谁?品德高尚的人族以及关系户还安排不过来呢。
  至于说去人间参加科举,弄个出身,这更是想都不要想。人界的功名比阴间的神位都值钱,哪个贡院,衙门门前没有个照妖镜啥的。估计胡阳还没进考场,就被人给除魔卫道了。
  所以胡阳在听到赵老头的三个条件后,伤心不已,就回了家中向老父亲哭诉。
  胡秋生听到胡阳的话,也暗自神伤,虽然他们家族在这地方经营了300年,算是根深蒂固,连周围的官府,寺院,道观的修士,也都认可了他们的存在,平时也多有来往。
  可是狐妖就是狐妖,他们在这世上的地位,并没有实质性的提高。他们也就能在普通老百姓面前,装装神秘。
  在那些各路神仙面前,还是要上供以求自保。连个山神土地,都看不上他们家。
  胡秋生看到自己儿子,情意甚坚,变厚着脸皮,备了重礼,又请了关系较好的县城城隍,前去做媒。
  奈何那老赵头,就是不答应。还放言衙门禁足漱玉。
  好赖漱玉的六哥,也对这对有情人抱有同情,提前通报了消息。漱玉便逃出了老赵头的管辖范围。
  来到了胡家,表示此生非胡阳不嫁。胡家既感动又无奈,便留下了漱玉。
  那赵老头听闻这个消息也很无奈,他自认是为女儿好,他的女儿她可以安排在神庙里享受供奉,可是他的庙里却不能容留一个妖族。
  妖族尤其是狐妖,在民间的名声尤其不好。倘若是世人知晓他的女儿嫁给了一个妖孽,那他这座小庙,估计飞被人给砸了,日子也不要过了。
  他也请托好友,去胡家要人,奈何他自己姑娘不愿回来,别人又有什么办法。
  他这次请托陆仁炳的时候,没有说实话,并不是心怀什么恶意,只是担心说了实话,陆仁炳书生意气发作,不愿拆散良缘什么的。
  以陆仁炳的实力,想来胡家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不过这种隐瞒,还是另陆仁炳很不爽。嗯,看在老赵头丰盛的酒宴的面子上,他就不跟他计较了。
  不过他这女儿,陆仁炳是不打算给他要回去了。
  胡秋生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话的时候,胡阳领着一个斯斯文文的女孩子进来,像陆仁炳施礼。
  陆仁炳借机打量二人,发现这胡阳就是跟着胡秋生迎接陆仁炳的那几个年轻人中,年龄最长的那个。
  面如冠玉,目似朗星,果然是个风流潇洒的美少年,难怪能勾得斯斯文文的漱玉,要和他私奔。
  陆仁炳受了他们的大礼参拜,也不搭理胡阳,径直问漱玉道,
  “你可是赵道友的女儿漱玉?”
  漱玉忙欠身道“奴家正是漱玉!”
  “嗯,你父亲告诉我说,你是被胡家掳来的,央哟前来搭救你,你可愿跟我回去?”
  漱玉还没说什么,旁边的胡阳率先跪倒说出了狗血言情剧里,最经典的台词“上仙,我和漱玉是真心相爱的,您又何苦拆散我们呢?还望上仙成全我们!”
  噗!陆仁炳刚好喝了一口茶,这下全喷了出来了。
  怎么着,我还啥都没说呢,就成了要拆散你们的恶人了?少年,你是不是还要冲我喊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陆仁炳刚要想说什么,那边被胡阳感动的眼泪汪汪的漱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以头触地,不停地扣头,碰的实质地面,怦怦作响。
  “上仙,求求你,不要为难胡阳,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动了凡心,不该违逆父亲,我愿意跟你回去,请你不要为难胡阳!”
  陆仁炳一口气憋在胸口,正要发作,就看胡阳膝行几步,将漱玉一把搂在怀中,目露悲壮神色的看向陆仁炳道。
  “上仙,我和漱玉是真心相爱的,我不允许这个世界上任何人伤害她,你要带她走,就先杀我好了!”
  陆仁炳眼都瞪大了,我说什么了我,你们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他刚要张嘴,磕的的满头是血的漱玉,目露凄凉的一把抱住胡阳,失声痛哭道
  “胡郎,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我还要你陪着我去看星星,看月亮,去草原策马奔腾,我还要跟你去谈风花雪月,谈诗词歌赋,和人生理想呢!我们还要生几个孩子,还要看着他们长大~~”
  “打住,打住……”陆仁炳赶忙打断他们互诉衷肠!
  这特么陆仁炳感觉自己走错了片场,这是聊斋,不是某个狗血言情剧片场好么?
  你们一个神仙之女,一个狐妖在这里洒狗血,好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