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85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22

  对于郎玉柱升官,最开心的要属颜如玉了。
  这位来历颇有些神秘的纸片人女子,再得到敕命以后,终于不再避着人,可以出门了。
  不过陆仁炳的同年,家室大都不在京城,她除了在京师坐在车里逛逛街外,也没什么可玩的地方。
  不过好在她因为身世的原因,也不愿意与人交往。
  陆仁炳已经考的功名,也为她请得敕命。按照约定,她就应该侍寝了,可惜这妮子,除了伺候陆仁炳读书,斟茶倒水,红袖添香之外,并没有要为相公献身的意思。
  她不提,陆仁炳也不强求。时间一久,搞得颜如玉自己都忍不住了。
  这一天,陆仁炳又在秉烛夜读的时候,在旁边挑灯芯的颜如玉,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相公!你是不是那个不行啊?”
  陆仁炳正看得入迷,听到颜如玉的问话,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行?什么不行?”
  说完之后反应过来了,这颜如玉是在调戏贫道么?岂有此理!
  颜如玉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这天天读着书中自有颜如玉的人,现在真的颜如玉就在你面前,你却啥也不做,不是不行是什么?”
  陆仁炳装傻,“嗯?要做啥?女人吗娶回家不就行了,还要做啥?书上也没说啊?说到这个,为夫还要问你呢,书上说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生儿育女是女人的事。你那个孝期也算过了,你咋还不给我们老郎家生个儿子出来呢?”
  看着陆仁炳一本正经的样子,颜如玉也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手里拨弄着灯芯,蹦出一串火星子,显示出她内心的慌乱。
  “那个,那个要生孩子也不是我一个女孩子一个人的事情呀,夫君怪罪的好没道理!”颜如玉脸开始泛红,嗔声说道。
  陆仁炳继续装傻,“那夫人需要什么?有什么需要为夫做的,尽管吩咐,为夫一定竭尽所能满足你!只要你给咱老郎家留个后!”
  虽然陆仁炳是一本正经的说话,颜如玉还是被他话语中的某些词句,给撩拨的面红耳赤!
  看到陆仁炳还要说什么,颜如玉赶紧弃了拨子,一把拉住陆仁炳,“你这书呆子,啥也别说了,今晚就告诉你,需要做什么!”
  说着话,就把他从书房拽到了卧室,卧室里,早就摆好了浴桶,水汽蒸腾。看来这妮子是早有准备。
  陆仁炳还是矜持地道,“娘子,为夫我昨天刚洗过澡,今晚就不必洗了吧,听郎中说,洗澡太勤,并不是特别好呢?”
  颜如玉确定,眼前着书呆子就是在装傻。也不多言,三下五除二把陆仁炳的衣衫扒了个精光,笑骂着把他推进浴桶,然后自己也踩了进去。
  浴桶里,颜如玉细细的撩着水花,为陆仁炳搓洗,陆仁炳舒服的将胳膊搭在浴桶边上,脑袋枕着胳膊,享受着美人的伺候。
  一边享受,嘴里还推拒道,“哎呀,娘子,书上说这男女授受不亲呢,你看我们这样子真是好生无礼呢?”
  颜如玉恼羞成怒,拿着水瓢,使劲拍打着陆仁炳的后背,水花四溅,“你这个乖呆子,简直坏透了!”
  陆仁炳一边装作躲水花,一边抱怨“圣人说的果然没错,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我叫你难养,难养!”颜如玉弃了水瓢,上手掐起来,陆仁炳“慌忙”躲闪,可惜浴桶终究不够大,陆仁炳终究还是没躲过去,成了颜如玉怀里的俘虏。
  当夜,陆仁炳满脸悲壮的被颜如玉拿下,事后,陆仁炳满脸娇羞地躺在颜如玉的怀里画圈圈,“娘子,你还别说,这造孩子的事情,还挺累人。”
  颜如玉闻言,又羞又恼,一把推开陆仁炳的脑袋,扭脸捂上了锦被,这个该死的呆子,装傻还让人家教他,羞死人了。
  过了一会儿,锦被里两只胳膊伸过来,将她抱在怀里,然后嘴巴歪她耳旁喘息道,“娘子,书上说了,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我觉得你刚才教得挺好,但是我比较笨,感觉有些地方,还没懂,要不我们再温习一遍吧!”
  颜如玉终于被这个假书呆子气倒了,愤怒的颜老师,不让陆仁炳睡觉,罚他复习了几十遍。
  最终二人才昏沉沉地睡去,真是累人的活计,也不知道,为啥那么多人喜欢。反正他陆仁炳是个正经人,要不是颜如玉想要个孩子,他是绝对没有那个想法的!
  嗯,是颜如玉主动的!实锤!
  从那一天过后,陆仁炳和颜如玉,便像正常的夫妻一样,过上了平淡的日子,颜如玉也没再回到书里去。
  颜如玉开始正式接手,家里的大小事务。不得不说这家里有没有女人当家,那是真的不一样。
  以前家里虽然也有仆妇打扫,可是总感觉差了那么一点意思。颜如玉当家后,陆仁炳踩渐渐感觉到不同。知道那缺少的一部分是什么,是温馨,是灵动。
  仆妇们,会打扫房间,鬼归置东西,却不会去用心布置。只有当家的主妇才会费心的经营一个家。
  慢慢地有了颜如玉地家,开始温暖起来,越来越像一个家。
  三个月后,颜如玉怀孕了。陆仁炳除了上班,就是回来温声细语地陪伴她。
  装模作样地,翻着药膳,食谱一类地书,给颜如玉煮粥,做饭。然后很可惜地是,每次不是糊锅,就是炸了膛。
  惹得大了肚子地颜如玉,又笑又恼。也不是陆仁炳真的不会做饭,历经几世的老油条,怎么会不掌握做饭这种基本技能呢。他只是为了逗颜如玉开心而已。
  虽然不知道这女孩子的真实来历,但是陆仁炳能感到她内心深处地不安。
  陆仁炳也探查过她的身体状况,说实话不太好,她似乎受过很重的伤,体内的经脉穴窍,有过某种能量流动地痕迹,但是现在都被杂质淤积了,那股能量也不见了。
  颜如玉的丹田气海也封闭了。陆仁炳这些天,时常进宫,与嘉靖,陶仲元共参大道,对这个世界的正统地修炼体系,也有了了解。
  这个世界的炼气士,与全真炼气士一脉相承,都是炼气入体,修炼丹田气海,阳神飞升。
  只不过这里的体系更加完整。灵气相对充沛,无论外丹,内丹,只要境界到了,功德积累足够了,就会有天庭派人点化接引,一道敕封符箓,便可得道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