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81章 第十四个任务 博雷尔要长生10

  不过很快陆仁炳就知道自己,还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就凭这个世界的资源,想实现按需分配,人人如龙的大同世界,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他计划的第一步就破产了,嗯,没有人相信他,残酷的动乱,教育人们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尤其是指望一个资本家有良心。
  再说了现在战乱结束了,资源相对丰富,只要肯努力,就能找到活路,谁愿意去相信陆仁炳的鬼话,建设什么狗屁的大同世界。
  陆仁炳只好走上了圈地之路,他相对于其他人最大的优势,就是资本雄厚。现在低价低廉,此时不圈更待何时。
  他在各个区建立了规模庞大的农场,养殖场,食品加工厂,又建立了物流配送体系,超市,美食街等销售终端。
  因为农业生产的人力不足,他又投资建立了规模庞大的农业机械公司,化肥公司,农药公司,育种公司,为了解决化肥公司,机械公司的原料公司,他有从废墟上建起了钢铁公司,化工厂。为了维持众人的消费力,他又建立了银行,给工人发比较高的薪水,还提供贷款。
  为了保证钢铁厂和化工厂的原料供应,他又重建了矿场,和油田。嗯,到这个时候,陆仁炳才算清楚为什么,明明是被圈起来的世界,地图上显示的却是一整个地球。
  因为这里确实集中了整个地球的资源,只是掌控者把所有人集中起来了而已。也许陆仁炳现在只是身处在一个虚拟的空间,但是他建立的种种工厂企业,实质上是建在整个地球上的。
  总而言之,这个世界看似清晰,实际上始终蒙着一层面纱。
  每一个新生的婴儿,除了25年无忧无虑的生命之外,还有一年赠送的时间,可以在25岁以后使用。这就是整个世界资本家们,资金积累的来源,也是掌控者的施舍。
  可以说陆仁炳手上的这些时间,是不知道多少个轮回,多少条生命积累下来的时间。但是陆仁炳知道,掌控着拿走的更多,正常人至少应该有一百二十年的寿命,那些剩余的生命消耗的魂力,都是掌控者的利润。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人们养猪,猪的理论寿命能长达几十年。但是人是不可能让他们寿终正寝的,大多数的猪都活不过一年便会被屠宰,种猪和母猪可能会活的长一点,但一个规模猪场通常只需要几只优秀的公猪,和数量稍多一点的母猪而已。
  陆仁炳觉得自己这些人就是,被人圈养的母猪,公猪而已,越想越恐怖。
  陆仁炳到现在也没有见到过幕后主是出现,这也很正常,有哪个猪场的主人会找一头猪聊天呢?
  算了先活久一点再说。陆仁炳花了一百年的时间,垄断了这个世界的所有行业,几乎所有的人的生活,都离不开陆仁炳的产业。
  凭借着资本的优势,陆仁炳建立起了现代的官府体系,法律体系,使得社会的秩序,不再仅仅依赖那个疑似被幕后掌控者直接管理的机构。
  陆仁炳建立了一个尽可能人道的社会财富再分配体系,使得人类的平均预期寿命从三十岁提高到了五十岁。陆仁炳还鼓励生育,对没有抚养能力的人,他们的孩子由专门的福利机构抚养。
  100年的时间,人口数量就恢复到了2个亿左右。尽管陆仁炳觉得自己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但是人们似乎并不领情,吃饱喝足的人们,有了更大的欲望,他们渴望的到的更多,陆仁炳对所有产业的垄断,阻断了有野心,有能力的人的上升通道。
  严苛的法律体系,被认为限制了人类的天性。小部分官府机构人员的腐化,被认为是整个官僚系统的集体罪恶。陆仁炳控制的很好的贫富分化,被认为是人为制造贫困,吃大锅饭,扼杀人们的积极性。
  反对现行体制的声浪越来越高,要求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野心家通过各种方式煽动,格林尼治区以外的所有人,开始怠工,或者举行各种秘密集会,密谋推翻陆仁炳的统治。
  陆仁炳对这种情况一清二楚,简单的说,他在这个世界的掌控力,应该仅次于那个不知道存在于哪里的掌控者。
  不过他并不觉得这些人的做法有什么问题,人心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人们总是嫌弃自己拥有的,而去向往那种传说中的东西。
  陆仁炳早就厌倦了一个人操心整个人类的模式,特奈奈地,老子虽然是这个世界最大的资本家,但是劳资手里的钱还没有一个普通人多,都放出去维持那些根本不赚钱的行业了好吧。
  老子只是一个社会财富的分配工具而已,何苦跟你们在这里鬼扯。
  陆仁炳怀疑这是幕后掌控者的阴谋,但是这一切发生的又完全符合人性的规律。陆仁炳没有找到任何掌控者操纵者的证据。为了避免更坏的情况发生,陆仁炳果断选择撤退。
  他通过一系列操作,从台前走到了幕后。他旗下所有的公司,改投换面后,都在新成立的股票交易所上市,从私人公司变成了上市公司,陆仁炳的个人股份变的微乎其微。很多野心家都从中分到了肥美的羹汤。
  当然吃的最肥的当然是陆仁炳自己,他将有形的资产变成了最有价值的时间。还将包袱甩了出去,不知道有多开心。
  然后陆仁炳放开了对官府的掌控,任由野心家们表演。
  怎样从台前转到幕后,对于经历过十几个世界的陆仁炳来说,简直就是驾轻就熟。所有的资产被名目众多的机构联合控股,这些机构又复杂的交叉持股,股权结构复杂到专业的会计人员也会感到头疼。这些公司的实际控制权还是掌握在陆仁炳的手里。仅仅放出一些额股份,就轻松套现。
  这些无知的人们真是太幼稚。掌控着这个世界的经济命脉,官府怎么换花样,不管谁在台上,又有什么区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