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19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23

  能买自行车,不稀奇,一次性买三十辆就是本事了。这不仅仅是需要钱就能办到的,还需要门路,需要大量的工业票。
  陆仁炳是罐子村的财主,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了,大家现在都靠着他挣钱花。这三十辆自行车,瞬间又加重了陆仁炳的分量。这是个在外面有门路的人。
  以后谁家结婚,办事都得来问一下陆仁炳,去城里买东西也都要让陆仁炳拿个主意。嗯,反正二流子的名声是逐渐远离他,罐子村的大能人的名声正在逐渐深入人心。
  整个七九年,陆仁炳都在忙着巩固二流子卤货在黄原地区的市场地位。他正在逐渐把二流子卤货打造成黄原地区的知名品牌。
  孙少安家的窑建起来了,由于有陆仁炳大财主的加持,孙少安买了一台制砖机,他仍然没有雇人,全靠他和老婆贺秀莲两个人,再加上一个负责烧窑的河南师傅,累死累活的干。孙玉厚帮他们照看着自己的责任田。
  麦收前,出了第一窑砖,很快就卖出去了,从城镇到乡村,到处都在搞建设,有砖根本不愁没人要。
  要说这年景真不错,最起码对于孙家人来说,不说别的,麦收过后,交完公粮,他们家的粮仓里竟然堆满了粮食。
  多少年了都没有过的事情,勤劳的农民,田埂上种菜,种瓜种豆。最懂种地的就是他们。等到秋收过后,家家户户房前屋后的树上都挂满了黄澄澄的玉米棒子。事实证明没有了各路领导专家悉心的指导,热心的帮助,全中国的农民,石头缝里都能种出庄稼来。
  习惯了饥饿的农民,看着满坑满谷的粮食,谁也不肯多卖余粮。吃饱饭的感觉,真是好。有了粮米,家家户户都会养上家畜家禽。陆仁炳的卤味生意的原料,就越来充足。
  现在全国上下的形式,已经越来越明朗,走回头路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小了,大家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双水村的金富从城里回来了,据说发了大财。不过当他凭证一手绝活,打开了王彩娥那个院子的锁时,大家就都隐约知道了他是干啥的。
  他仍然惦记着他叔那个院子,既然王彩娥都改嫁了,他就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三叔的院子就得归他了。
  可惜的是他还是低估了王彩娥的魄力,这个女人,改嫁了,也依然有召唤王家人的能力,谁也没人敢占他的便宜。这次王彩娥更是狠,直接召唤了公安,成功驱逐了企图霸占家产的金富。
  见了公安就心虚的金富,又离开了家乡,去大城市创业去了。把他的老爹老娘给愁的,都不知道该向谁诉说。
  同样兴旺起来的,还有关门歇业很久的土地庙,关帝庙。各个村庄都有好事的,向各家各户化缘,修起了庙。也不知道那些潜藏的高手都在哪里憋屈着,现在总算有了用武之地。庙里的泥胎,一个个塑造的都是活灵活现。
  嗯,这个年代修的庙,大一点的,肯定要个太祖留个单间,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神明,还享受了香火。
  王明哲的生意越来越红火,给路仁炳搞包装的活计,交给了他的儿子王少凯。用王明哲的话讲,印那些纸片子没啥技术含量,他儿子出马就行了。他还是对维持阴曹地府的金融秩序比较感兴趣。
  他费尽心机开发了各种地府用纸,丧礼上常用的方孔纸钱,庙宇里金元宝,,金银箔,各种纸币,各种金额,花样繁多,产销两旺。前来老头这里搞批发的客户,比来买卤货的都多。
  怪不得老头看不上陆仁炳的小生意。看来无论是阳间还是阴间,印货币,搞金融都是赚大钱的买卖。,等到老头去了那边,阎王爷会不会治他一个乱发货币的罪过。
  双水村还出了一位刘姓的大仙,据说能请神上身,给人预言个吉凶祸福,看个风水啥的,还能画个符,泡个水啥的。也不知道灵不灵,反正信他的人越来越多。乡下人对这些神神鬼鬼的,历来都有敬畏。
  再大的风雨,也就只能管那么长的时间,镇压诸天的大神去了,这些被打倒的牛鬼蛇神,就都逐渐复苏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驱逐庙里的神仙容易,驱逐人心里的鬼魅却难比登天。而且这鬼神以后只会越来越多,除之不尽,越来越多,越来越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阴阳之道,相生相克,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竟瞎扯,反正陆仁炳去看过几次,刘大仙,没看出他哪有哪点特殊的,估计是蒙人的居多。也就把小心思放下了。
  孙少平第三次终于考上了,省城的师范专科学校,成了正儿八经的大学生。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孙少平再也忍不住,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放声哭了好久。
  他终于迈出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步,鲤鱼跃过了龙门。这道坎,挡住了九成的农村人。
  像他家这种土生土长的农民,没有门路,没有关系,想要走出农村,除了考学,就是当兵。可是现在这年景,当兵也是需要门路的。虽然前线还在打着仗,想要当兵吃公粮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个年代的国家,可不缺兵源。全民皆兵的时代,还没有过去。
  坐在顶端的大人物,都在头疼如何削减数目庞大的军队呢。
  他孙少平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爬上了高考这座通天梯,一跃成了含金量很高的干部身份。他终于能有资格,去光明正大的追求他生命中的灯塔田晓霞了,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村里除了个大学生,在这个时代确实是值得庆祝的大事情,这就好比过去谁家出了个举人老爷差不多。孙少平上学走的时候,家家户户都送了礼,一个鸡蛋,一块肉,都是心意。
  作为孙少平的主要资助人,陆仁炳送给了他一叠子全国粮票,数目差点没吓坏孙少平。
  录取通知书一下来,他就去陆仁炳家,给大姐姐夫,郑重的磕了头。这种事情对于孙少平来讲真的就是恩同再造。
  不跪谢都无法排遣他心中的那股气,他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报答这种恩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