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76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13

  本来走了一路的陆仁炳是想坚持到底的,但是胡家给的东西太多了。
  陆仁炳也实在是不愿意背着个书箧,装宁采臣了。有马车不坐,神经病啊!
  出了胡家庄园,陆仁炳就把书箧连同胡家赠送的金银书卷都放进了空间。
  只留了那本放着颜如玉剪纸人的汉书在外面。因为他不确定剪纸人到了他的空间,会不会出来作妖。
  还是让她在外面呆着吧。颜如玉一路上也不敢漏头,只事藏身在书本中。陆仁炳相信她是能看到他的实力的,即使这样她也不敢露面,这让陆仁炳对她的来历更好奇了,莫非她真的来自天庭?
  不管了,反正目前没啥麻烦,等有了麻烦再说。
  陆仁炳用刚从胡秋生那里学来的,小法术,画了一个纸人,吹了一口气,嘛纸人变化成了一个与真人无异的汉子。
  只见这汉子拿着马鞭,请陆仁炳上车后,坐在车辕上开始驾车赶路。原来陆仁炳世照着胡家先前赠送的车夫模样,画了一个纸做的车夫。
  这车夫消耗的是陆仁炳就法力运行,就是怕水火。
  马车里很宽敞,铺着锦被,可以容纳几个人坐卧,还有摆放点心的可收缩的几案,有嵌在车厢上的琉璃灯,和不占地方暗格马桶。那是相当高级了。
  陆仁炳将那些没用的东西都收起,只是拥着锦被,呼呼大睡起来。
  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虽然实力没有受到压制,但是他自己的心态却比最初的几个世界从容许多。
  他不再着急忙慌的做任务,也不再刻意地追求实力上的进步。反而越来越像个凡人,越来越喜欢过普通人的生活。
  或许是这种心态上最变化,更切合了某种冥冥中的道,他自己本身的魂力的转化效率却更高了。
  也许这就是许多传说中的神仙,喜欢游戏风尘的原因吧。
  陆仁炳从胡家学习了敛息术,妖族的即使化了形,也难以掩饰自身的妖气。为了方便在尘世行走,妖族大能结合人类修士的敛息术,创造了妖族敛气术,传授给各族后,不同种族再根据自己的种族特点做点修改就好了。
  陆仁炳从胡家得到的是原版的人类敛息术。陆仁炳是金丹期的高人,百脉俱通,穴窍凝练,修炼任何法术,都是一点既透。
  所谓的法术,表面上看就是一种法力的运用法门,从内看,其实就是法力从哪些经脉走的一种排列组合而已。
  了解了这种本质,掌握法术就易如反掌了。其他修士,都需要一点点打通经脉,积累法力。没有精力,也没有那个知识积累,从一个科学的角度,来分析那些法术的本质。
  所以法术,只能靠死记硬背,或者师傅口传心授,然后用一些神神叨叨的口诀,来记录那些法术的运行轨迹。
  各家门派的前人,不断摸索,积累了丰富的法术,往往也会内部消化,绝不再传。导致关于法术强度研究,始终笼罩着神秘色彩,全靠某些天才,灵机一动,悟出那么一招半式的。
  一点也不系统,不过陆仁炳也没打算,以一己之力,去改变人家成千上万年,形成的传统。
  他打算就靠自己的努力,去搜集一些大路货法术,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如果正确,那么他就可以自己研究法术了。
  想想还挺有意思的。
  修炼了敛息术,他的血气就收敛起来了,这时候走在路上他就可以像个普通人一样了。那些鬼物也不在远远地躲着他了。
  这一天,陆仁炳特意驾着马车赶夜路。
  夜间这世间是属于鬼怪的。阴间是阳世的镜像,二者同时存在,但是彼此不相交。一般情况下,人和鬼彼此都是看不到的。他们即使迎面行走,也不会撞在一起。彼此都是空气一般的存在。只有再某些特殊场景或道具下,人鬼才能相见。
  阳世与阴间的昼夜也是颠倒的。理由很简单,阳光对于鬼物还是有伤害的。所以鬼物白天会在巢穴里休息,夜晚才出来活动。
  果然,空无一人的大路上,坐在马车里的陆仁炳开启了天眼通,路上顿时出现了,来来往往的人群。这些都是鬼!
  看他们的状况,也完全就是跟阳世的人没有啥区别。也有来来往往的鬼差,牵阴着新死的鬼前往城隍庙,审判后,这些鬼就会被分到该去的地方,开启新的鬼生。
  陆仁炳对这熙熙攘攘的鬼界生活,来了兴趣。本来以为鬼物只在兰若寺那种地方才有。现在看来他还是小看了聊斋世界。
  这里到处都是鬼好么?貌似除了那些鬼差和新鬼之外,这些大路上的鬼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他们似乎都在忙着生计,根本不像是传说中的那些地狱景象。
  陆仁炳感觉自己的三观都受到了挑战,他必须出去看看情况。
  那些鬼来来往往的,从陆仁炳的马车旁走过,有的甚至是直接穿过马车。但是没有一个鬼注意到陆仁炳的存在。
  陆仁炳开启神识仔细扫描那些路过的鬼物,记录他们的气息,然后运用刚学到的敛气术,不断的尝试新的路径,一个时辰后,他终于找到了一种模拟鬼怪气息的法门。
  它本身就魂力雄厚,运用出来,掩盖一下自己的生人气息,还是很容易的。
  他乘车跟着这些鬼群走,看这么多鬼,要去干什么。
  有了一段路程,便看到一座城池出现,这座城池看着跟阳间的府城相差仿佛。
  城门口有鬼差把守,每个行至城门口的鬼物,都要像鬼差缴纳入城税,这倒是与阳间的事情,区别不大。
  因为这些鬼差看不到陆仁炳的车马,所以陆仁炳试着,赶着车进城,结果马车根本就是穿城而过,仿佛那里什么也没有一样。
  无奈陆仁炳只好找了一个僻静点的地方,将马车藏好,又贴了几张隐身符,保证活人也看不到,省得将他的马车黑偷了去。
  顺便说一句,这隐身符石陆仁炳根据胡家的隐藏庄园的阵法,改良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