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二十一章 第二个任务 水浒武大郎 3

  第二天开始,陆仁炳继续上街买炊饼,只是加上了锻炼,等炊饼放进锅里,等着蒸熟的间歇里。
  陆仁炳开始在院子里锻炼肌肉,拳脚。红楼世界跟那些江湖高手,积年老卒学习的拳脚套路,开始被陆仁炳拿来复习,增强肌肉力量,拳脚的协调性,晚上卖饼回来,在两株枣树间离地两米的高度,绑了一条结实的横杠,脚上头下,吊上一个时辰,拉伸筋骨。据说乔丹就用这个方法,长高了十公分,也不知道真假。
  每天坚持洗澡,刷牙。潘金莲和武迎儿每天看武大搞这些奇怪的事情,都是满心好奇。潘金莲不好问,便怂恿武迎儿去问。
  武大便告诉武迎儿说,为了怕她母亲潘氏跟别人跑了,就要好好打扮自己,还要练好拳脚打跑那些浪荡子。而倒吊着就说是从一个过路郎中那里听说的可以长高高。
  武迎儿笑嘻嘻的把这些话学给潘金莲,惹的潘金莲面红耳赤的啐了武大一口。
  这憨货还会说俏皮话,倒是出乎潘金莲的意料之外。听说武大愿意为她做改变,她对未来的生活还是生起一些希望。
  这武大,只要不看到那张枯树皮的脸,和那满口的黄牙,还有满嘴的臭气,和那粗糙的双手,还有那残废的身高,呃,呃,呃••••••貌似真的没啥优点啊!潘金莲绝望的想道。
  陆仁炳不管潘金莲的自怨自艾,坚持锻炼。
  在每天出去营生,锻炼之余,陆仁炳也在打听一些事情。本来陆仁炳还打算靠着上一个世界的积累,去参加科举弄个官身什么的。毕竟在这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年代,弄个正途出身的官位,比什么护身符都重要。宋代科举对于出身还是很宽松的。
  但是打听万之后,便歇了这念头。王安石变法以来,朝廷新旧两党斗争的你死我活,科举改革更是两党争夺的焦点。科举考试科目也随着新旧两党的交替,变乱无定,崇宁二年的时候,以新党自居的蔡京拜相,一举罢费科举,取士完全采用三舍法。即想当官,必须先入学,各军州府县,大设学校,开封外设了辟雍官学,招待天下贡生。想当官,就要入官学,接受考核,州县考核优等之后,再升入太学辟雍,太学考核到上舍上等后才受官。
  虽然考核的时候,有插班名额,但是这些名额都是给那些官员的后代的。平民百姓只能按部就班去读官学。
  这一下,就堵塞了天下大多数平民读书人的上升渠道。直到宣和二年才费三舍法,复科举。
  王安石时代的三舍法是与科举并行的,到徽宗时两党斗的都红了眼,好不容易翻身的新党,行事偏激事事做绝,不仅大肆贬谪旧党,还树了元佑党人党人碑,将司马光等旧党列入奸党,碑刻天下,要让他们遗臭万年。
  括地,大肆发行纸钞,罢废科举,通行三舍法等等。三舍法的本意是为了变相缩减科举录取人数众多,造成的冗官现象,但是一旦被应用于党争,学校便成了新旧两党的舆论阵地,和斗争前沿。大量不能入官的太学生成了两党的炮灰,学校也称了达官贵人把持官场的最佳门路。
  蔡京之所以被称为奸相,强推三舍法功不可没。
  正是因为三舍法的存在,使得陆仁炳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打算,泡了汤。入学考核到不怕,怕的是陆仁炳没那个时间,也没有钱去打点各方势力啊。
  至于说通过武举入仕,看看武大的小身板,就知道不可能了。
  还有就是杀人放火受招安了。
  不管那么多了,陆仁炳还是先把自己的身体打熬出来再说。健体丸,再加上一个月的锻炼还是见了效果的。
  反正在潘金莲的观察中,武大郎的枯树皮一样的脸开始变得光滑起来,身高似乎也增长了一点?
  武大现在每天都将自己穿的整整齐齐,手脚也用皂角粉洗得干干净净。除了个头之外,似乎也能看了。重要的是,一个月来,武大再也没有动她潘金莲,搞得潘金莲还有点不习惯。
  虽说系统没有说,服用健体丸要不要近女色,但是陆仁炳还是自觉的没开荤。色是刮骨刀,陆仁炳怕自己被潘金莲这个小娘皮,耽误了自己的健身大计。万一来个君王不早朝,岂不前功尽弃。
  再说这每天打熬筋骨,确实很累人,没有那精力搞事情了,你看卢俊义,杨雄这些高手的老婆哪个不守空床,林冲老婆还不是没孩子,鲁智深干脆是个和尚,武松是个钢铁直男,估计到死都是个处男,守身才能变强。再说武大的身体,也三十五岁了,中年男人的身体,那是真的不比年轻人了。
  反正潘金莲现在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年轻小媳妇,还不到那个如狼似虎的年纪。再说谁也不会对个枯树皮有欲望。
  要不是有西门庆那个小白脸,小媳妇潘金莲还是个守身如玉的贞妇呢。
  一个月的走街串巷下来,陆仁炳已经基本熟悉了阳谷县的街巷角落。也了解了炊饼行业的几个竞争对手。
  说是竞争对手有点牵强,大家都是讨饭吃的买卖人,蒸炊饼又是一个辛苦活,能做这个活计的,都是老实巴交的汉子。走街串巷的,也不会经常碰见,竞争并不激烈。炊饼算是主食,消费量还是挺大的。
  在乡下,家里的婆娘都会做,柴火粮食什么的都是现成的。在城里柴草米面,什么的都是买的,连吃水也是要花钱的,并不是所有人家都有井,所以普通人家自己做炊饼还不如买的划算。
  在城里,做个买卖买个苦力,就能挣不少,费力费时的弄炊饼真不划算。所以炊饼的生意还是可以做的。
  现在的炊饼市场也存在不少问题,就是炊饼产品单一,口味单调,市场供应量也严重不足。总而言之,这个炊饼市场有待开发啊。
  他陆仁炳就要做这个开拓者了。想要占据市场,你就必须要有技术优势。凭现在陆仁炳和潘金莲这种手工作坊的做法,是根本做不大的。必须上机器,加人手。好在和面的半自动的机器,人力压面的机器也都不是什么高科技,也不用铁器,陆仁炳雇了几个木匠。就做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