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21章 第六个任务 乱世小郎中20

  他其实一直就没有逃脱瓜怂的监控,他在膜世界中的时候,那段主程序就与他的意识在共存,但是他却根本没有察觉他的存在。这是他不能理解的存在。
  这个世界真是复杂的让人头疼,有许多他不能理解的东西。他在膜世界的时候,就是一道处在虚实之间的一道弦而已,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其余的东西存在了,但是他的意识却是清晰的,那段主程序也是存在并运行的,这就是他最不能理解的东西了。
  自己的意识到底存在与什么地方?起初他认为自己的意识就存在灵魂之中,但是弦状态的灵魂魂体都没有了,在分割灵魂控制金手指的时候,自己的意识也没有化成亿万,由此可以看出来,灵魂也仅是意识的一个载体而已。
  陆仁炳现在怀疑,系统的主程序可能是与他的意识一样的存在,系统的那些组件,就类似与灵魂和肉体,只是主程序的载体而已。那段主程序绑定了自己的意识,如果想要彻底摆脱瓜怂的控制,自己只有认清意识的本质,最后将那段主程序从自己的意识上剥离。
  这已经严重超出了陆仁炳之前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了,每次世界观的崩溃,都会让陆仁炳感到沮丧。
  这个宇宙太多的未知,让人沮丧。本来以为灵、肉双,修,可以达到真正的超脱,最后发现,肉体只是累赘,灵魂才是永恒。刚奋力修炼魂体,却突然发现,连灵魂也只是一个载体而已,自己辛辛苦苦修炼的魂力,对于是否永生其实关联不大,到底怎么样才能真正的超脱这个宇宙呢?
  到底是什么是存在?果然哲学才是这个世界最终极的学问!
  不能再思考了,每次思考,都会让人怀疑人生。陆仁炳现在只需要知道,自己是存在的就足够了,瓜怂现在被强大的敌人压制,没有机会对自己出手,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来提高自己,去认识这个世界,超脱这个诸天。
  也许等有一天,陆仁炳睁开眼,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躺在床上的自己的一场梦而已。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努力活着,等到自己最终觉醒的那一天。活着,在诸天里努力的活着,才是目前自己最应该做的。死了,不存在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果然那些先贤的经典,每次都会有收获。什么是存在,什么是觉醒,什么是顿悟,什么是道?
  果然是要学习,要思考!
  陆仁炳再也没有轻视那些先贤的意识,决定再次回去,好好的研读他们留下的经典。或许他们真的已经触摸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只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根本,没有那个境界去理解。
  接下来的日子,陆仁炳离开了华夏,去世界的其他地方,去收拢残留的金手指。于是世界其他地方也开始出现很多莫名其妙的事。
  某个小国出现了一位惊才绝艳的大帝,带领着他的军队百战百胜,从西方一直打到了东方,结果某一天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才华,昏了头脑不久暴毙。
  世界的某个角落,一个原始部落,突然修建起了超越时代的金字塔,建立了灿烂的文明。却在某一天突然消失了,野蛮取代了文明,那个文明也被掩埋在丛林之中。陆仁炳花了五十年才将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金手指收拢一空。
  这几十年的时间,获得了金手指的那些宠儿们为这个世界留下了无数文明的种子和未解之谜。
  等到陆仁炳再次回到,华夏的时候。天之骄子白霄已经去世,陆仁炳的宝贝女儿路向右成了太后,路家因为自始自终坚定的支持皇帝白霄,出钱出粮,出兵,所以得到了最大的好处。路向前被封为世袭公爵,交趾郡成了路家世代的封地。皇帝白霄允诺路家永镇南疆,与国同休。
  路向前也去世了,路少夫人马氏,成了交趾路家的老太君。路老太君治家严谨,交趾路家人才辈出,世代忠良,终于成为人人敬重的世家大族。
  至于陆仁炳自己,因为几十年没有消息,已经被大家认为早已先去,成了路家宗祠里的一块牌位。家谱中,记录了陆仁炳这位世祖的事迹:一个带领家族迁徙的神医,事母至孝,生了两个牛逼的后人,奠定了家族崛起的基础。最后神医世祖,为追求医术最高成就,游历天下,各地都有神医路人禀治病救人的传言,最后世祖不知所踪。有传言说,有人看到世祖白日飞升了。
  关于路人禀白日飞升的传说,路家人是不信的,但是陆仁炳几十年没有消息却是真的。在这个交通不便的古代社会,几十年没有消息的人,基本就可以认定为离世了。路家人已经给陆仁炳修了衣冠冢,在事实上,已经将他当作死人看了。
  几十年过去,这世上对陆仁炳还有印象的人,除了路老太君和皇宫里的路向右之外,已经所剩无几了。
  打听到这些消息的陆仁炳,也没有打扰那些后辈的意思,只是秘密见了路老太君,夸奖了她的一番作为,给她诊了脉,又留下一些保健的药丸。
  路老太君马氏,对于这位公爹的印象也已经很模糊了,毕竟没有真正打过多少交道。长时间的掌握一个大家族,再加上年事以长,使得她对于这个神秘的公爹,并没有多少敬畏之心。只是对与陆仁炳没有怎么变化的外貌感到震惊,莫非自己这公爹真的修仙有成了,要不然为啥她自己都已经白发苍苍了,他的这位公爹,却仍然是四五十岁的模样?
  她是没有可能得到答案了,陆仁炳跟她告别后,就再也没有回过这个路家。
  随后,她又去皇宫,见了路向右。路向右虽然久居高位,年事已高,但是见到自己的老爹,仍然是嚎啕大哭。毕竟她是从小被陆仁炳当作公主一般养大的。对于陆仁炳的感情相当深厚。自己当初年幼,因为叛逆的原因,嫁给了白霄。虽然结果是好的,但是等她年纪渐长后,就深深的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的父亲。
  以至于,后来陆仁炳云游天下,不知所踪的举动,也让路向右将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认为是自己的不孝,才使的父亲伤心不已,宁可云游天下,也不愿再见她一面。那时候整个国家战乱灾荒不断,陆仁炳一去不返,路向右就觉得自己的父亲,肯定是不知道死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了。
  路向右自责了一辈子,这一下子见到完好无损的父亲,一下子就无法克制的嚎啕大哭起来。陆仁炳看见自己这已经白发苍苍的女儿,也是感慨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