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七十七章 第四个任务 赵志敬的奋斗28

  陆仁炳最近一直在和僧人打交道,对与佛理的理解也相当深厚,与金刚宗高僧的交流,并不落下风。
  现在金轮法王在金刚宗还没有正位主持,但是也是有数的高僧了,所以与陆仁炳的交流他也一直在场。
  两个月的时间培养感情,陆仁炳借用自己的身份,为金刚宗捐赠了大量经卷,经费,酥油,金银,将金刚宗上上下下都收买了。高原上的寺庙也是分派系的,黄宗,红宗是大派,金刚宗既不是黄宗,也不是红宗,影响力也只是在山门附近,这也是后来蒙古人踏足高原后,金刚宗迅速倒戈的原因。
  只有依附上升期的蒙兀人,金刚宗才有可能快速扩大影响力,成为大宗。
  所以现在金刚宗对与路人炳的慷慨,很是感激。等到铺垫到位后,陆仁炳提出了参悟一下龙象般若功的想法,同时提出可以用全真教的至高心法先天功交换。
  先天功在江湖上的名声很大,金刚宗的高僧也听说过,龙象般若功在金刚宗也不是什么绝密,因为龙象般若功,入门容易,修炼到顶基本只存在与理论中,直到现在也只有金轮法王,天资超绝才修到了第十层。所以保密的级别也没有那么高。
  给了你,你也修炼不好。拿来交换一门江湖绝顶的武功,来参考一下也是不错的。
  中原武林盟主陆仁炳,很给金刚宗面子。不仅接纳他们这家偏僻之地的小寺庙成为武林大会的会员单位,诸位高僧还给了荣誉长老的职位。他们还是第一次受到来自中原武林的善意。这位赵盟主,值得他们的回报。
  无论哪个时代,高原上的生活条件都是艰苦的,资源都是相对匮乏的。现在天竺佛门凋零,只有中原花花世界才是佛门的乐土。密宗,天竺的僧人,无不把中土当作佛门乐土,将自己教派的影响力扩散到那里。
  所以他们还是很珍视,陆仁炳的友谊的。所以经过他们的讨论,决定同陆仁炳做交易。
  陆仁炳,就这样得到了龙象般若功。一刻不烦二主,有金轮法王这个修行高手在,陆仁炳就特意向他请教了龙象般若功的修行心得。
  这龙象般若功,真的是依据三脉七轮理论来的。修行法门与内力修行也大相径庭。体修姿势更像是瑜伽,各种挑战肉体极限,同时还要有相应的口诀心法,引导体内能量的流动。先是打通三脉,再是依次开辟七轮,开辟了七轮就已经达到了第七层。大部分的修行高手,也就到这一阶就为止了。后续的几层就是不断的重复积累能量,滋养肉体的阶段,提升肉体力量。
  这种功法就是一种极度消耗能量的功法,大部分的僧人,修不到最高等级,除了心境的原因之外,就是因为穷。能量是守恒的,你想有一龙一象的力量,就一定要吸收几倍于一龙一象力量的营养。武侠世界,能量守恒定律也是适用的。
  资质和悟性就体现在,你能不能更高效的吸收能量。金轮法王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是陆仁炳的资质最终还是深深的打击了金轮法王。
  陆仁炳因为对于三脉七轮的理解,超出了这个世界的认知水平。自身内力积累雄厚,又有钱吃喝。所以仅仅半年的时间,陆仁炳就开辟了七轮,陆仁炳又根据龙象般若功的原理,开辟了上中下三丹田作为新的脉轮。
  开辟了三丹田之后,陆仁炳实际上已经达到了龙象般若功的第十层。但是这已经与金轮法王修炼的龙象般若功,不是同一套修炼体系了。
  龙象般若功只开辟七轮,其余的能量全部用于反哺肉身,理论上十三层以后,肉身积聚的能量就已经达到极限。极限之后,会发生什么?连创立这套功法的人,也不清楚。
  陆仁炳改良后的龙象般若功,已经融汇了三脉七轮理论与奇经八脉理论,十脉轮,亦或者说是十丹田,十窍穴。
  因为在陆仁炳自己的理论中,无论脉轮也好,丹田也好,都是经脉体系的中的窍穴而已。龙象般若功就是一种,修炼窍穴的功法。
  只要能量足够,理论上陆仁炳可以开辟无限的窍***力通过精气产生,通过经脉汇入穴窍,经过穴窍储存压缩,再反哺肉身。能量无限,肉身的提升也就没有极限。
  在这个世界,天地间没有肉体能吸收的灵力,所以只能从人体精气中,转化内力。人体精气又来自于食物。所以修炼了龙象功,修炼内力的人,食量都是巨大的。辟谷之说对于修炼武功的人是不存在的。
  这个世界估计也就这样了,等到去到其他世界,寻到其他能够沟通天地能量的方法,才能摆脱食物的束缚了。
  在金刚宗又待了两个月,虐的金轮法师没有脾气之后,陆仁炳才与金刚宗的僧众告别,直奔华山而去。
  因为第二次华山论剑要开始了。
  陆仁炳,紧赶慢赶,等到了华山之后。正赶上欧阳锋,被黄蓉说得神智混乱,被自己的影子吓的落荒而逃的景象。暗叹一声,来迟了。遍纵身飞到欧阳锋的跟前,施展九阴真经的打穴手法,点晕了神智错乱的欧阳锋,提起他,几个纵跃,飞上了华山。
  华山顶上几人,正在感叹之时。见到陆仁炳,提着欧阳锋,飞跃而来都大吃一惊。不为别的,仅仅是因为陆仁炳的飞跃速度,众人便做不到。更见他提着欧阳锋就更是吃惊。疯癫状态的欧阳锋,他们几人合力都难以战胜。这人竟然能打晕他,并把他提上来。这功力更了不得。
  陆仁炳,上的华山,将欧阳锋扔在地上。冲着几人一拱手道,“诸位华山论剑,如此盛世,如何不通知我一声。”郭靖、黄蓉是见过陆仁炳的。
  黄蓉说道:“赵大侠,我们是给你下了请柬的,可惜不知道,没人知道你在哪里,故而就不怨我们了。“
  陆仁炳也不以为意,”诸位前辈,鄙人乃是全真赵志敬,敬仰祖师重阳真人与诸位前辈的风采已久,因为一些琐事耽误了点时间。还好现在赶到也不晚。不知道这次华山论剑结果如何?“
  几人面面相觑,因为这次比武其实水分很大,一灯大师没来,周伯通也没参加,洪七公和黄老邪,郭靖三人都没打过欧阳锋,只凭着黄蓉的伶牙俐齿说疯了欧阳锋。才勉强推出郭靖做天下第一。
  洪七公是郭靖的师傅,黄老邪是郭靖的岳父,想也知道郭靖这天下第一的水分了。
  几人都不好意思宣传,现在被人当面拆穿,那是相当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