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59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28

  儿大不由爷,陆仁炳已经过了好几辈子,也给人当了好多次父亲了。
  对于孩子的任性也是没辙,爱咋咋滴吧!
  八月份的时候,刮台风,又赶上连日大雨,各地都起了水灾。徐家村也不例外,庄稼减产成了定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等到秋收过后,交完税,又卖完统购粮。徐家村今年也不向往年那么富余了。
  至少表面上看,社员家里的余粮比往年少了一半还多,凑活着能吃饭来年在,夏收,这还是有大食堂顶着的缘故。
  各家已经有了准备过苦日子的准备。徐家村算是好的,通过亲戚间的消息往来,徐家村的村民已经知道,其他村的农户家里已经不许有余粮的。
  全部集中到集体库里,统一吃大食堂科。大食堂里,大家敞开肚皮吃。
  还没等到夏粮下来呢,很多村子的库里已经没粮食了。
  没粮咋办,去找上级要呗。刚开始还能要来点,可是到后来上边的库里也不多了,还要供应越来越多的城里人。所以就借不来了,大家都硬挺着,自己想辙吧。
  在别的村子都开始去向上边要粮的时候,徐家村,也跟着起哄,凑热闹,不能露富。不仅要口粮,陆仁炳还带头要饲料粮。
  不过上头可不惯着他了,大要进嘛!养殖业也要大要进。省里已经制定了计划,村村都要养猪,万,千,百计划,有条件的村养万头都不在话下,所以徐家村这点家当已经不放在上级的眼里了。
  这样才好呢,徐家村人早就养成了闷声发大财的好习惯。
  接济其他村的亲戚,也是表现的很痛苦的样子,个个都是影帝级别的。
  没办法这个时候炫富,谁都知道是啥下场。从中央到各省市,都在查小仓库和违规收支情况。可不能乱来。
  公社里也有不少眼睛再盯着,大家都觉得徐家村是肥羊,恨不得找借口上去咬一口呢。
  所以徐家村上下都被教育了,要低调,要过苦日子。还好现在全民皆兵,各家各户爷美机会闹妖蛾子。
  有军纪约束着,徐家村上下出奇地团结。连钢铁厂的几个刺头,都以大局为重了。
  偏头地病,调理了半年,又治了半年,又养不半年,才算是彻底好了。治好了偏头的万二喜,看起来仪表堂堂,还真像那么回事。
  他病彻底好了这一年,正好是各地闹饥荒的时候,天灾人祸,在这一年集中爆发了。
  徐家村看起来,很其他部门没啥区别,好像是家家断顿了,食堂里每个人地定量也到了极限。
  食堂里的粥也成了照人汤,但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家家户户,在食堂吃完,回家还偷偷吃小灶。
  尽管严防死守,可消息还是走漏了。吸引来了好几拨调查组。结果是查到了几个小仓库,没收了几百斤粮食,被通报批评。
  被查那几家,也是得瑟,跟他们亲戚炫耀粮食,结果被举报了。还好事先,已经沟通好,无论哪家被查,都不要胡乱攀扯。损失村里会补上。所以徐家村才没有出现雪崩。
  几百斤粮食的损失,都是小意思。徐家村从上到下都是藏粮小能手。
  经过那次教训,各家各户就都更警醒了,连亲戚朋友都不怎么接济了,免得出事。
  就在这一年年中,万二喜找了个介绍人,来上门提亲,本来陆仁炳还打算刁难一下来着。可惜看着凤霞恨嫁的傻样,再看看家珍的眼神,陆仁炳就打住了。
  不过陆仁炳有个要求,那就是结婚以后,他们得住在村里,为了这个要求,他陆仁炳愿意给万偏头陪嫁一辆自行车。
  一个月后万偏头,领着几个哥们,带着肉,挑着一担粮食来娶凤霞了。
  姐姐出嫁,徐有庆当然得回来了。他已经是个正儿八经的运动员了。正在抓紧时间训练,好在国家级比赛上拿个名次。
  这个时代婚礼简单,双方打了结婚证,向领袖宣个誓,请大家伙吃个喜糖就算完事了。
  万二喜在城里有个小院子,大概有两三分地大小,堂屋是大三间,右边是两间厢房带大门。
  之前房子有点破旧,陆仁炳看过之后,贴钱给他们修补了一下。看起来还算是不错。
  万二喜父母还没解放的时候就没了,家里也没其他兄弟姐妹,他也就仗着自己壮实能打,又踏实肯干,才能以一个偏头的残疾人身份,在一份城里立足。
  这年头,父母双亡,没有兄弟可不是什么择偶的良配。等到生孩子的时候,你连个伺候月子的人都找不到,看你生气不生气。
  所以万偏头对于陆仁炳提出的,结婚以后,住在徐家村的方案,没有啥反对意见的原因,也就在这了。
  他自己每天去上班,把哥如花似玉的老婆一个人放在家里,他还不放心呢。他也就是个表面憨厚,心里头的鬼心思也不少,要不然凤霞怎么会真的看上他。
  虽说是住在徐家村,但是形式还是要走,凤霞还是在城里的家住了三日,然后回门之后,就住在陆仁炳给他们弄好的小院里,过起了小日子。
  他们的的院子就在陆仁炳住的院子,左边。徐有庆的院子也准备好了,外陆仁炳院子的右边。
  反正这片坡地,算是被他这个大队长圈占了。
  他闲着没事,集体平整土地,盖房子。几年下来,早早就把房子各户两个孩子准备好了。
  尽管已经成了亲,但是陆仁炳还是对万偏头看不顺眼。反正就是让他们俩,单过少来他跟前碍眼就对了。
  不过陈家珍对这个女婿倒是很满意,每天都着急忙慌的喊他们两口子,来他们院吃饭,一天到晚没正事一样,就等着女儿女婿上门。
  陆仁炳干脆,吃完饭就去大队部呆着,守着他的大喇叭,听曲抽旱烟。
  要不就是牵着牛,搬着马扎,去地里监工。或者,去养殖场,帮着别人铡铡草,喂喂牲口。
  再要不就是去民兵连,调教那些选出来的精锐。
  他现在是越来越有,农村老汉的风采了。不过他自己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多好啊,因为他下手安排的早,徐家村在这几年除了上交的东西翻了倍,造成生活质量,年终分红少了之外,相较于其他村来说,过得日子简直就是在天堂里。
  没有比较就没有优越感,通过比较大家伙对于陆仁炳这个当家人才会越发的信服。
  他的威信就是这样树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