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56章 第十二个任务 祥子要当爷21

  春风吹起的时候,陆仁炳已经是个快七十岁的老头子了。他的身体状况还不错,但是衰老的情况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他苟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施展了。原本以为祥子的心愿很好实现,不就是当爷嘛,随便搞搞不就好了。
  但是现实是在北平这个地方当个爷,没什么难事,因为但凡你有点脸面,别人见了你,就会客气的叫你一声爷。
  但是要想成为真正能话事的爷,那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要说祥子一个臭拉车的,就算是一品大员,封疆大吏到了这里不也一样要憋屈着吗?
  所以要想当爷,还是得从长计议。度过了严冬,陆仁炳这跟蛰伏的老虫,才算是开启了真正的人生。
  小福子,虎妞身体还算好,不过她们显然没有陆仁炳这么自在,孩子那么多,孩子生的孩子又是那么多。她们完全没有了自己的时间,不是在看孩子,就是在看孩子的路上。
  对于那些小小崽子们,只要他们不主动来骚扰他,他是绝不会凑上去的,太麻烦。这年头孩子可是一点都不稀罕,实在是太多了。陆仁炳也是服了他那帮憨子女,生那么多孩子干什么。搞得他这个小院,啥东西都保不住。
  得紧藏着,不然一不小心,就被哪个给顺走当玩具了。神烦,陆仁炳经历了这么多世界,从来没有像这个世界,那么嫌弃自己的后代。
  等到国门打开后,陆仁炳在之前派到国外去的,那些心腹,也陆陆续续回来像陆仁炳报道了。
  几十年的时间,足够他当年埋下的种子长成参天大树。陆仁炳经历的多,深通制衡之道和现代企业的运作方式。所以虽然通讯不便,但是这些企业的发展都没有脱离陆仁炳的掌控。他派到国外的心腹,也不是帮陆仁炳掌控企业的,只是被陆仁炳安排进那些企业做棋子。
  国门打开后,陆仁炳的企业便第一批进入,带来的投资比当时国家的外汇储备还多。理所当然的受到了从上到下所有大领导的重视。而这些企业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都指定陆仁炳,这个糟老头子做他们在国内的代理人。
  理所当然的,陆仁炳这个糟老子,便登堂入室了。见到了当家人,陆仁炳便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
  没错发生在北平的,连续几次关键时刻出现的神秘的陆爷,就是俺们了。这一下,陆仁炳就轻易赢得了一大波的惊叹。毕竟陆爷的大手笔,可是起了很大的作用,不说其他意义,光是那些粮食,棉衣救的人,就值得当家人们给他最崇高的敬意。
  对于陆仁炳为什么隐姓埋名,这些大佬们都心知肚明。至于怎样证明自己的身份,陆老苟当然有充份的准备。一份完整的藏宝图,以及那几十洞积攒的古玩珍宝,足以证明。何况当时陆仁炳托人献出去的副本,都在有关部门的手头里保存着,一做对比就可以轻易说明问题。
  经过核实之后,各种荣誉,接踵而至。不冲别的,就是那几十洞的珍贵文物的价值就无法估量。更何况这位还是名副其实的富可敌国的真正大佬。
  相较于那位荣家大佬都不遑多让,没得说陆仁炳的政治地位飞速窜升。不说别的,反正开大会的时候,他是有资格,在台上当背景板的。
  陆仁炳带来的海量资金,极大的缓解了国家的困境。在以后的几十年里,陆仁炳的资金就充当了接盘侠。凡事国家准备放弃的项目,放弃的行业,都被陆仁炳接下来。极大的缓解了阵痛。
  其实那些产业真的不是累赘,只是国内市场饱和,国际环境恶劣。国家长期封闭导致的产业相对过剩。
  陆仁炳利用自己的渠道和资金,将这些企业,进行整合,改造。形成了几十个庞大的产业集团,海量的廉价优质的产品,席卷了亚非拉。
  其实国家和普通人一样,穷是最大的原罪。穷就有倔强的自尊,越穷越要面子,生怕别人看不起,越穷越愿意把自己的眼睛向上看,跟那个拉车跑的祥子没啥区别。
  但是陆仁炳就像是一个慷慨的富亲戚,不仅愿意掏钱帮你,还想办法让你自己富起来,这还有什么可说的。供起来,供起来。陆仁炳当爷的目的短短几年就实现了。
  不说别的,陆仁炳自从公布了自己的身份后。国外的财富排行榜上,瞬间就有了他的名字,那名字还极端的靠前,他名下的资产,是当时国家外汇储备的几十倍。
  这还有啥可说的,人家这么有钱,来国内图个啥?国内除了社会地位,有啥可给人家的。就是这样一位财神,竟然心甘情愿在国内当个拉黄包车的,这是啥精神,就冲这种老苟精神,就值得叫上一声爷。
  没办法,苟到最后,啥啥都有!!
  对于陆仁炳身份的骤变,最接受不能的就是他的那一帮大小崽子们。信心苦苦当了几十年的工薪阶层,突然间就变成了资本家的后代,还是这个世界上有数的大资本家的后代,这叫他们如何,额,额,额,不欣喜。
  果然老头子手里就是有东西,老是藏着掖着的。每每想到,在那个人人都吃不饱的年代,他家老头子,仅在这北平地面下就埋着天文数字的金银财宝,最后又被老头子败家的献给了国家。心里就痛的不能呼吸。
  从刘有后,到刘小八从报纸上看到消息的时候,都挤到陆仁炳的校园里,长吁短叹。
  ”老头子啊,老头子,你这藏得也太深了哇,你咋好意思呢?啊,造纸知道你把我们送到国外吃香的喝辣的不好么?“
  ”都特么给我滚,出去有啥好的,没看你老子我也是一样么?“
  陆仁炳藏在炕地下的大洞,早被这帮兔崽子给找到了。他们早就发现了,自己老爹啥时候都不愁吃喝,疑问那是一早就有的。直到春天来了以后,陆仁炳才主动向他们透漏了消息。才被游手好闲的老八给率先挖到了。
  虽然陆仁炳,也没短了他们吃喝,但是陆仁炳肯定给自己吃的更好啊。小八将一干兄弟姊妹,领到老头子炕地下的藏粮洞里,看到里面堆积如山的粮米油盐,还有各种成堆的各种咸肉,罐头。瞬间一众人,对老头子的怨气爆了棚!
  老头子,真是太过分了。每次他们饿的不行了,来老头子这里打秋风的时候,好话说尽,才能到一点点肉末。当时老头子那肉疼的样子,让他们自己都觉得太过分,谁知道这邪门的老头子藏了这么多。
  怨气,必须有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