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52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21

  徐有庆自从吃了自己养的羊,感觉很香之后,就放飞了自我,对于羊肉产生了执着。每到逢年过节就缠着陆仁炳杀羊吃肉,再爷不是当初那个对着羊羔流眼泪的少年了。
  他已经成长为一个么得感情滴羊肉杀手。这孩子上学后,成绩马马虎虎,年底拿回一张奖状,是体育方面的。
  说是参加学校运动会跑步得了第一名。陆仁炳夸奖了他几句,也不在意。本来这孩子就有点野,当初放羊的时候,就到处跑。
  现在每天又跑步上下学,吃的又比别人好,跑步快点又有什么稀罕的。
  直到年后有一天,碰到徐有庆的体育老师,陆仁炳才觉得这孩子可能是有点体育天赋的。
  体育老师是特地来找徐有庆的家长的,当时陆仁炳,正在新落成的大队部里,试验刚买回来的高音喇叭。
  体育老师姓李,特地过来跟陆仁炳说了徐有庆有跑步天赋,希望家长能支持他队徐有庆,进行专门的训练,将来能带着有庆参加比赛。
  “有庆这孩子,是有可能代表国家参加比赛的,替国争光的。”
  陆仁炳对这件事当然不反对,当了解到,这位李老师曾经也是位运动员,甚至还参加过一些高级别的比赛的时候。
  陆仁炳就郑重的将徐有庆,拜托给了这位李老师。并且很豪爽表示,李老师可以放心揍徐有庆,不用客气,需要啥直接开口。
  从那天起,放羊娃徐有庆,就开始了他自己悲催的冠军预备之路。
  陆仁炳把这件事,告诉可陈家珍,主要是叮嘱她注意徐有庆的营养。高强度的体育训练,必须要有充足的营养。
  这年代体育科学,营养科学都还在原始的起步阶段,陆仁炳也不太懂。但是一个吃的好的运动员,肯定比饿肚子的运动员跑得时间长是肯定的。嗯,就是这样!
  大队部的大喇叭,是陆仁炳送自己闺女凤霞区省城的医学专科学校进修的时候,顺道买回来的。
  一同买回来的,还有配套的放大器,话筒,唱片机,还有收音机。
  国家正在加快推进农村广播系统建设,但是等到安装到村,不知道要轮到啥时候。
  正好这次去省城,陆仁炳就看到了这东西,便愉快的买回来了。
  现在整个省电力都短缺,县城的供电都得不到保证,就更别提村子里的了。所以之前陆仁炳向上头申请一根电线的报告,根本就没有回音。
  估计得等几年,电力系统***的时候才有戏了。
  没办法,现在国内工业刚起步,电力工业更是处在起始阶段。现在国内的发电设备都是进口的。想要搞一套,还真是不容易。
  不过好在徐家村,距离大沪海比较近,那里有不少有钱人家里,有小型的发电设备。
  陆仁炳早就托人去打听,最近终于搞来了两组小型发电机组。都是老式的,不过情况良好,可以使用。但是比较可惜的是,都是烧柴油的。
  这年头柴油也不好搞,不管了先弄回去再说。不过陆仁炳倒是搞到了十几组充电电池,看样子是从汽车上拆下来的。
  充电后,带几个灯泡还是没问题的。时代限制,在国家工业没发展起来之前,啥工业制成品,都贵的要死,关键是你还没地方买。
  所以也不知道连基础的电线,现在还不能敞开供应呢。
  反正不管怎么说吧,徐家村算是进入了电气化时代,每天陆仁炳都会放一两个小时的广播,让村里的人,也能听个新闻啥的。
  偶尔还放个戏啥的,能把全村人的心思都放乱了。刚开始陆仁炳,让人把高音喇叭竖起来的时候,一帮人还不知道那是啥玩意。
  等到陆仁炳放了一盘戏曲胶片的时候,整个村都轰动了,以为村里请了戏班子,大姑娘,小媳妇,男女老少活也不干了,全都循着声,过来看热闹。
  陈家珍也是见过世面的,不过晚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陆仁炳,为啥能把唱戏的人关在胶片里,还让人家不停的转圈圈,也不让人吃饭。
  陆仁炳才懒得解释,就说人家唱戏的就是挣的那份钱,唱完就走了,不用吃饭。陆仁炳的荒诞解释,造成了徐家村村民对于胶片唱机,以及对电的敬畏。
  因为据陆仁炳得消息,说是因为有电,那些唱戏的,才能像神仙一样躲在胶盘里,不用吃喝,来去无影。
  直到很久以后,背上了学的孩子们揭穿真相,陆仁炳被一干老头老太太追了好几条街,一点老村长的威严都么得了。
  徐家村的生产,生活都进入了正轨,陆仁炳这个大队长就越发地自在起来。
  年初的时候,发型新钞,跟信用社的合同也要重新签订,不然按旧钞的面额还新钞,徐家村还不得亏死。
  旧钞一万换新钞一元,大家换钞的积极性还是很高的。很短的时间内,几乎就见不到旧钞流通了。
  陆仁炳也通过自己的关系,在旧钞没被销毁之前,攒齐了品相完好十几套旧钞。那几张比较珍贵的品种,也收了几十套。回去之后用油布仔细卷好,又放在木盒子里,放上干燥剂,又弄好香片防蛀。小心的藏好。
  之前带回的那些准备收藏的钞票,除了一些特殊不常见的品种之外,全部拿出去换了新钞。当然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巨额财产,陆仁炳是去了很多地方,分开换的。
  反正他是大队长,给自己开介绍信,到处去考察学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自从开始办起养殖场以后,陆仁炳就很少下地干活了。
  等当了大队长以后,他连养殖场的活,也不用干了。每天的工作,就是到各个地方检查工作,查漏补缺。
  就这外村里的威信反而越来越高,他说的话,连支书王福田都得支楞着听。今年她也过了预备期,成了副支书。
  不过陆仁炳没有取代王福田的意思,毕竟这年代会议太多,学习太多。陆仁炳实在是头大。所以一旦遇到上镇里,县里区里开会这种好事,陆仁炳都是让王福田去。
  回来的时候,让他把文件带回来就行。王福田倒是对这种去露脸的事情很喜欢。
  毕竟徐家村现在,在区里都闻名,据说在省里也是挂了号的。毕竟整个江南省现在也还没几个办的好的社呢。
  今年省里出了文件,要求每个乡镇都要至少办一个社。
  徐家村所在的陆家镇,根本就是躺赢嘛。不用费啥力。让镇里干部头疼的是,其他村子因为徐家村初级社办的好,纷纷要求效仿。
  镇里知道,即使那些村办了社,也根本不可能达到徐家村的程度,镇里领导也是务实的,不想出风头。
  但是没办法,群众热情高涨,那就办吧,但是他们需要徐家村派出人的指导。
  陆仁炳对于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没兴趣。就让爱出风头的王福田去了,把他美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