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九章 第一个任务 红楼贾雨村8

  甄应嘉对于陆仁炳的示好,投桃报李,古玩书画什么的流水价的送过来。陆仁炳一一笑纳。
  陆仁炳打得主意,就是利用甄应嘉与甄家其他几房的立场不同来取利。甄应嘉只想保命,不想同其他几房同归于尽。他年纪大了,膝下又只有甄宝玉一个宝贝疙瘩。他又有什么好争的。
  一朝天子一朝臣,他是太上皇心腹,无论哪个皇子上台,都不会真的重用他,清算他是必须的。他不想身死族灭,但是又身不由己。
  甄应嘉对于贾雨村就任江陵知府的内幕,一清二楚。监控江南官民几十年,江南地面上的官员背景几乎没有什么事能瞒过他,尤其是眼皮底下的在金陵府上下的大小官员。
  甄应嘉年世已高,长子,次子早逝,只有一个老来子甄宝玉,早就没有什么野心了,只想全身而退而已。
  奈何身在局中身不由己,之前全心侍奉太上皇,诸位皇子中除了太子和六皇子之外,并无交集。太子倒台,上皇退位,四皇子上位,甄应嘉已经身在悬崖。新皇是不可能接受他的投诚的。只待合适的机会,拿甄家开刀几乎必然。
  陆仁炳等待的机会也在于此,甄应嘉有心隐退,但是甄家其他各房尾大不掉。陆仁炳要做的就是给甄应嘉提供弹药,让甄应嘉可以与其余各房的争斗更加激烈。至于最终会斗成什么结果,陆仁炳都不关心。
  拿府衙内堆积的案卷,递给甄应嘉是没有用的,得从其他方面入手。甄应嘉急需银两填补户部亏空,其他各家也都不富裕。
  只有给他们送财路才行。
  陆仁炳经过几个月的准备,也笼络了一些人手。陆仁炳,让他们经常在,勾栏瓦肆晃悠,打听消息,也散布一些谣言。比如说甄家三房的大管家,前几天出手了一件什么金佛啊,甄家二房的二管家,又添置了两房小妾。要么就是甄家五房的老爷新纳的小妾所生的儿子,跟那大管事的一模一样,三房的两个小姐的衣物水粉,都是贿赂大管家才能得个一星半点。有人看见,那大管家摸大小姐的香臀调笑,还有各房的管事家的排场比主家还大之类的,管事的将主家当傻子的种种手段,反正主要就是,散布管事与主家的各种风流韵事,趣闻笑谈。真真假假,让人搞不清头脑。
  尤其是这些主家经常出入的场合,更是散播重点。这种豪门掌故,最是能快速传播。不到一个月,就闹得沸沸扬扬。这些话自然也传进当事人的耳朵。甄家各房内部,也是议论纷纷。
  主家与管事的管家仆妇的关系也开始微妙起来。
  这种议论,在甄家五房的老爷,一怒打死了那个新纳的小妾和大管事之后,达到了顶点。妾也是奴婢。主家打死犯错奴婢,尤其是这种涉及到通奸罪过的,律法相当保护事主。事情报到府衙。陆仁炳按律,罚了甄府银两了事。
  并且还私底下,好言抚慰了甄家五房的家主。
  死人的事,还在其次。这件事中,引起大家兴趣的点还在于。甄家五爷,带人抄了那大管事的家,结果吃了一个饱。仅金银就弄出了30多万两,还有田亩两三百顷。
  这一下让所有相干人等红了眼,尤其是被传的满城皆知的那些管事人家,可就倒了霉了。这些管事的,都是家生子,能做到管事的资历比各房当家人都老。
  各房当家人平日里,都要敬他们这些老人几分,心里未尝不憋着一口气。现在谣言四起,再加上五房那里的收获,让各房主子都急红了眼。为防止夜长梦多,纷纷点起人马,开始抄家运动。
  美其名曰整肃家风,甄家上下的奴才们倒了血霉。那些等着上位的下人,纷纷向主家告密,使得这股整肃活动,迅速扩大,各家主的收获也越来越惊人。据估计,甄家各房总共收回金银都多达七百万两,田地30000多顷,其他房产,古玩,婢女等更是让各房可以吃一个大饱。
  几年来入不敷出的状况,大大缓解。
  陆仁炳也是吃的盆满钵满,这些被抄的家奴人家,都是要送官的。因为陆仁炳早就将这些人,所犯罪状通传各家,也表示不取财货,只要人犯,还负责给这些主家拷问一些隐藏的财物。
  论拷掠之道的专业性,那还真的看他们衙门的。各家已经吃的盆满钵满,也懒得在处理这些罪奴的,索性全部交给官府处理完事。
  这些家奴,当然还是有油水可榨的,因为他们本身都是有案在身的。陆仁炳就将他们交给各有司,去了解积案,各级官吏喜出望外,这些都是考评和银子啊。这些管事的,也多少都掌握甄家的一些罪行,等他们交代完之后,签字画押存档,将副本递交给各房头的主事人。
  虽然这些情况不会动摇甄家众人,但是这些事情被人掌握参他们一状是少不了的。所以这些主事人多少也得表示一下不是。奏章还是要上,但是罪过就轻描淡写了,无非是甄家感皇恩浩荡,整肃家风,恶事都是那些罪奴的,已将他们交给官府处置!“
  反正这些家族也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倒台,没有人会真的追究,皆大欢喜。
  陆仁炳继续去煽风点火,这股风气迅速扩张。那些宗家在京中的人家,也迅速开始了内斗。陆仁炳又差人,将这些留在金陵的房头的罪行,派人向京中的那些宗家汇报。着重说那些房头,卖祭田,欺负族中孤寡,侵吞族产的罪行,好给京中宗家有分宗的充分理由。不管他们分不分宗,反正斗起来就行。
  反正只要他们乱起来,陆仁炳就会有收获,金陵城内豪奴横行无忌的现象,销声匿迹。有些家族,闹的不够激烈,有私了的迹象。陆仁炳就会爆点猛料,火上浇点油。总有想上位的管事爱出头,总有不愿被人欺负的愣头青。家主老成,等着分家产的兄弟不老成。长辈想息事宁人,年轻人不愿意被贼奴欺侮。公婆想和稀泥,大姑子小媳妇不愿放弃翻身的大好机会。
  谁家也别笑话谁,反正现在满金陵的豪门世家,谁家也是一地鸡毛。
  整肃运动渐渐就有了扩大化的状况,大房查出了二房,三房的钉子,四房五房翻出了别家的猫腻。张家问出了李家的阴谋,赵家查出了王家的黑手。反正不知道怎么回事,许多陈年的矛盾,都冒出来了。
  谁谁家为了家产谋害了谁谁家的媳妇子女,谁谁当年掉落水塘原来是谁下的黑手。
  越闹越厉害,有几家都当街打起来了。多年的亲戚,一朝翻脸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其中就不是陆仁炳的手笔了,有些事情开了头,怎么收尾就不是始作俑者能控制得了了。
  反正有闹到府衙的,陆仁炳就按规矩办事,谁也说不出什么不对。也不是没有聪明人,觉得金陵的情形不对,怀疑陆仁炳的。但是陆仁炳书生一个,在金陵也没有什么势力,他又能做什么。
  借着金陵世家乱成一锅粥的时间,陆仁炳也顺利清理了府衙内与这些管事,家族勾连颇深的衙役书吏,仆妇门人。提拔了一些出身相对清白的人上位。对于府衙的控制力大为增强。
  半年江陵各家才渐渐安静下来,各家都弄得筋疲力尽。虽然收回了一些财产。但是在随后的种种龌龊,又花费了不少。许多得力的老管家都被铲除,新上位的那些奴才,总是有各种欠缺。
  有六七家被宗家拿了错处,被京里的主家趁机分了宗。这些分了宗的家族,被虎视眈眈的官府和其余各家,迅速打的七零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