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三十五章 第三个任务 三国之董卓3

  驱逐完外郡兵马之后,陆仁炳派八校尉率兵马屯驻洛阳八关,取代何进设置的八都尉,扼守住洛阳的周边防御。占据西通关中的要道。
  这时候才算是彻底控制了洛阳。陆仁炳又持续调拨,自己旧部,3万西凉铁骑源源不断的抵达洛阳。2万驻扎长安,控制京兆尹,防范韩遂马腾。军队的陆续到位,陆仁炳在洛阳的实力,再也无人能动摇。
  袁隗等人,在朝堂上提出起复党人的想法,陆仁炳表示赞同,但是否决了,要授予这些党人州牧郡高官的建议,表示天下板荡,不能仓促决议。建议将这些党人都召到洛阳共商国是。
  灵帝在黄巾起义的压力下,赦免了党人,但是灵帝本人十分厌恶党人,所以并没有给予这些党人太高的位置,很多被牵连的党人及其后人都处于待业状态。
  党人的大本营太学,也因此衰落。
  历史上的董卓为了得到士人的认可,无脑的赐予了这些党人,州牧,郡太守的高位,直接导致了这些关东诸侯的割据。
  现在陆仁炳还想收回灵帝被迫赐予的州刺史,州牧的军政大权呢,怎么可能还要任命这些人大权呢?想要做官,来洛阳吧,到时候陆仁炳大权在握,在想办法怎么安排这些人。这些党人虽然沆瀣一气,但是不可否认他们都是有气节,有能力的人,党人的人至少在道德上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陆仁炳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干掉白波贼,白波贼号称十万,攻太原,略河内,气势汹汹。
  历史上董卓,派牛辅去征讨白波,结果大败而回,直接导致董卓放弃洛阳。陆仁炳认为他是轻敌了,也有可能是董卓在洛阳兵力太少,地位不稳,不能派出更多兵力。才导致的失败。
  这一次陆仁炳手握重兵,再加上刚从关中调来的3万西凉铁骑,必须一战成功,灭掉白波贼。震慑洛阳城内的宵小,同时也锻炼一下自己新整合的洛阳军队。
  洛阳城内并不平静,因为陆仁炳进城之后,就逮捕了袁术,袁绍,曹操,吴匡等一众参与劫掠皇宫的人,罪名是谋逆。因为他们不仅杀了宦官,还烧了南宫。这些罪状在历史上竟然被轻轻略过,岂不是笑谈。
  陆仁炳还用同样的罪名逮捕了那些参与的军将,洛阳大牢中人满为患。这些跟随袁术袁绍参与冲击皇宫的,都是官宦子弟,羽林郎,虎贲郎这些本应保卫汉室威严的军队,竟然成了汉宫被毁的罪人。陆仁炳正愁没有借口收拢军权呢,这焚毁宫室,形同谋逆的罪名岂不是现成的罪名。
  杀宦官没有问题,是天下人共同的愿望。陆仁炳不会用这个罪名逮捕他们,但是劫掠宫室,烧掉皇帝办公的南宫,就不是能轻易接过去的罪名了。更何况除了宦官,皇宫内的宫女,妃嫔被辱被杀,被瓜分的可不在少数哦?
  陆仁炳一边收押这些人,一般着人清点宫内的损失,争取将丢失的每一株花草,都要找到对应的责任人。因为内城封锁,袁术袁绍等人并不认为,陆仁炳敢拿他们怎么样。所以毫无准备之下,被陆仁炳一锅端。
  为了防止他们被人救走,陆仁炳将他们这些有身份的人,关押在军营里。普通军卒,家奴,关押在新建的大狱里。这些人在洛阳内城外城的住所,全部被封,搜检。
  被关的人,陆仁炳,不问他们的身份,着人日夜审问,务必要他们说明进攻皇宫当日做的每一件事,反复问,日夜问,务必达到他们前后说的一致,没有遗漏为止,还要他们招认他们的同僚做了什么。在检举有功,可以抵罪的诱惑下,那些军卒家仆率先抵不住出卖了他们的上司同僚,接着是那些袁绍袁术的好友好汉们,官宦子弟充任的郎官本身的意志力就不强,再加上他们认为即使招认了,也没什么,只想赶紧交代完毕好出去。
  面对堆积如山的供词,袁绍,袁术,曹操这三个意志最坚定的人,也不得不招认了他们谋划进攻皇城的计划,焚毁南宫是意外,不在计划内。但是陆仁炳不信,必须要他们承认,烧毁南宫就是他们的计划。
  三人抵死也不愿承认,陆仁炳也不会着急,反正就是让人每天审问他们,直到他们筋疲力尽为止。反正他们那些狐朋狗友早已经招供。烧毁南宫确实不在计划内,是杀的起兴的袁术,见皇帝和太后被劫走之后,一怒之下下令焚毁的。
  陆仁炳才不管这个,陆仁炳现在又开始让他们招认背后的主使人,比如太傅袁隗知不知情?袁基知不知情?
  卢植是什么意见,杨彪又做了什么,司空刘弘做了什么,这些郎官的父兄知不知情,参与没有?
  不光是审问他们,陆仁炳在还重点搜查了这些人的住处田宅。书信文稿更是重中之重。
  收获当然是大的惊人,尤其是主谋袁绍,袁术的家中收获了大量书信,这些书信之中,与天下州郡名士的联系,言语中对皇室的轻蔑,对于剿灭宦官之后的封官许愿不要太赤裸。
  另外,宫内的器具,珍玩,书画,更是成车的从这些人的家中搜出,当然少不了这些人珍藏的宫内美女,总计竟然达到千人。袁术珍藏了12人,袁绍也收藏了8个,曹阿瞒也收藏了4个,不愧是大汉的忠臣良将。
  本来陆仁炳关押这些人的时候,袁隗,杨彪等人,还在朝堂上向陆仁炳施压,要他赶紧放了他们,毕竟这些人的背后是整个天下的官员世家。
  但是陆仁炳,根本不接招,直接将已经搜集的口供,证据抬上朝堂,询问廷尉,按汉律,这些人的罪行该如何判?诛三族有没有问题?
  廷尉讷讷不能言,号称大儒的卢植也闭口不言。袁隗,杨彪气的浑身颤斗,不知道该如何办。因为他们的子弟都在其中,诛三族的话,他们的脑袋也在榜单上。
  唯一欣慰的是,这些郎官的家世,囊括了大汉上下所有的世家,谁也无法逃脱。董卓除非疯了,才会把他们全部正法。无非是要以此,向他们要好处罢了。
  陆仁炳也不为己甚,当众就跟他们说了,“谋逆罪在不赦,而且从目前搜集到的证据而言,朝堂上的诸位都难以逃脱干系,所以这怎么善后,怎么处理就靠诸公协商了。我只有三个意见,南宫必须修复,皇室的损失必须补偿,陛下和太后受到的惊吓必须要有个说法。”
  陆仁炳就是要在何太后和刘辨的面前,揭穿这些人的面孔,然后再以皇室保护者的身份自居。
  陆仁炳威胁这些人,如果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就要秉公执法,将那些人的罪行公诸天下,朝堂上的这些大臣谁也别想撂挑子,撂挑子陆仁炳就要追究他们的谋逆之罪,诛三族不是说说而已。除了诛三族,陆仁炳还要威胁他们将他们做过的事,传遍天下,还要将他们打入佞臣传,立碑城门外,传扬后世。
  气得一众大儒瑟瑟发抖。
  陆仁炳仅仅是口头说,并没有真的动手,所以这些大臣还在私底下商量。陆仁炳也不着急,从容的布置自己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