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九十一章 第五个任务 校园小炮灰的逆袭10

  陆仁炳作为主治医生,给这受伤的道士做了手术。道士的基本资料也落在了陆仁炳的手中。
  道士是茅山上清派派的,属于某国家特殊部门的编外专家。名字叫年龄四十,自幼跟师傅在山中修行。根据陆仁炳把脉的结果,这道士身具内力,不过这内力和陆仁炳修炼的内力又有所不同,带有某种能够沟通灵魂的能量。
  这个发现让陆仁炳更加感兴趣了,难道这就是他追求的那种体魂双修的功法吗?不然的话,要怎么解释内力能够沟通灵魂?
  这次一定要跟这帮茅山道士搭上线,向他们请教修炼和捉鬼的诀窍。
  这道士的特殊内力只有三十年左右,绝对力量上跟陆仁炳不能相比。但是这种事情是不能
  全真教与茅山上清派派渊源很深,主张三教合一的全真教所选的黄庭经,就是茅山派的重要经典。
  射雕世界毕竟是个武侠世界,道教的修行法门只是传说,所以陆仁炳领悟的炼气术并不完整,只能修灵魂并不能性命双修。
  陆仁炳希望这个世界能够补全这个短板,而希望就寄托在这个病床上的茅山道士身上了。
  不知道这个世界,道门拜师需要什么程序,也不知道茅山派能不能收他这个大龄徒弟。
  道士手术后,过了两天才清醒过来。期间陆仁炳用各种手段感应这个道士体内的内力运行的经脉规律等信息。他又念力这个作弊器,可以轻松构建道士的体内穴窍经脉的立体图。
  茅山道法神秘莫测,传说很多大致分为通灵,神通,符箓,手诀,步法,法术,阵法,炼尸,拘魂,显灵等。几千年传承下来,各种传说加持,导致茅山派始终笼罩着神秘面纱。
  陆仁炳也不知道哪些传说是真,哪些是假,只有自己修炼了才知道。法术什么的都是师傅口传心授,难以获得。但根据陆仁炳的猜测,这些法术什么的,不过是一些能量的利用方式而已,只要能够得到茅山派法力的修炼秘密,获得所谓的法力,那些法术,自己也可以摸索出来。
  道士清醒后,陆仁炳又借查房的机会,对他进行了念力扫描,并没有被道士感知,这让陆仁炳松了口气,看来这道士的法力并不是万能的。并不能直接感应到魂力,他们能看到鬼,捉鬼可能是有条件的。
  道士叫张书远,性格清冷,但人却还算健谈。陆仁炳是他的主治大夫,他还是比较感激的。陆仁炳对他照顾有加,并且表达了对于茅山道术的敬仰,也展示了自己精通道教经典,医术。询问自己是否可以上茅山修习道术。
  张书远起初对陆仁炳想上山修道的念头并不在意,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现代社会像陆仁炳这样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人很少有人会真的能放下一切进山修道。
  但是陆仁炳展示了他真的是精通道教经典,并且精通中西医之后。他就认真对待起来,询问陆仁炳是否拜过其他师门。
  陆仁炳在这个世界的履历是清白的,他也没有什么门派界限,并不觉得改拜茅山就是背叛全真什么的概念。所以他当然否认了,对于自己之所以精通道藏的原因也很好解释。中医很多经典,与道藏是相通的。现代社会书籍又很容易获得,陆仁炳说自己在修中医的过程中,对于道藏大感兴趣,就博览群书,也是能说的过去的。
  为了表明自己确实是野学生,他还在张书远几次用道门内部的暗语试探的时候,陆仁炳故作不知,这样才让张书远放下心来。
  张书远对于陆仁炳想拜入茅山上清宗的事情,还是很欢迎的。现代社会,道门收徒很困难,即使上清宗这样的大派也面临传承问题。
  古代无论佛道,招揽门徒信众的方法,都是靠医术先行,其次才是法术仪轨。茅山派的祖师之一,陶弘就是著名的医圣。
  现代社会,西医发达,中医衰落,上清派自己掌握的那点中医窍门也跟不上时代发展了。山上的道士有个头疼脑热的,还可以自己搞定。但是碰上张书远这样骨断筋折的重伤,还是要送到山下的大医院救治。
  时代在发展,山里专心修道的老人,知识结构根本跟不上时代发展。老道长们,下山做业务,连乘车购物都苦难。跟着这些老道长修行的孤儿们,出山后也感觉发懵。张书远他们刚下山的时候,就感觉是一个原始人,突然穿越进了都市一样,闹了不少笑话。
  痛定思痛,茅山派也希望跟上时代发展,引进外来的新鲜血液,让茅山派与时俱进。在山上修道的小辈也被送到山下的学校接受义务教育读书,道观也支持他们上大学,希望他们将来能回山带来新气象。
  想的美好,可是低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对于小孩子的吸引力。出了山的孩子,大部分都走上了还俗的路子,在外面娶妻生子,创业、生活,成了茅山派的外门弟子。为山上的老道们送个供奉什么的。
  至于说道术什么的,基本没什么人学了。山上对外开放的道观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里面也按照协会的要求招聘了一些高学历的新道士,可惜这些道士看不上他们这些老古董的东西。人家进山修道,修的是自己心中的道。老道们抱残守缺守的那点东西,人家根本看不上。
  所以老道们就把山门让给了那些新道士,自己就进深山,搭建了一些简易的房屋居住修道。
  现在真正修习茅山道术有成的道士,不超过30人,张书远在山上属于年轻人,也年过40了。
  国家其实对于他们这些人,也是不怎么信任的,大运动清扫了神州大地上的一切牛鬼蛇神,他们这些幸存者,究竟还剩下多少真本事,谁也不知道。
  上次的鬼村事件,他们其实也不是接到国家的任务去的。二十出于他们自己道门的责任前去处理的。
  国家承平日久,他们守的那点东西,连申请国家非物质一遗产都不够资格。正因为如此,为了不让那点东西失去传承,各家道门对于收徒的标准一降再降。
  所以张书远,对于陆仁炳想要修道还是很欢迎的。张书远对陆仁炳说,他伤好后,就带陆仁炳去茅山拜师。他自己也能收徒,但是陆仁炳只比他小那么几岁,还精通医术,道经,他自认没有资格做他的师傅。
  因为以后,陆仁炳就是自己的同门了。张书远也就没有那么拘束,一有空就像陆仁炳介绍茅山上清派的情况。
  现在的上清派分为入市派,和隐修派。入市派就是道观里主持的那些人,他们学历高,交际广,精通商业运作。对于传统的道术没有兴趣。他们积极参与社会事务,加入了各种官方组织。用张书远的话说,就是他们各种装神弄鬼,狗屁真本事没有。
  语气里透出满满的酸气,陆仁炳觉得他肯定是嫉妒入市派的阔绰。他们自己是隐修派,僻据深山,吃喝都要自己想办法,生活清苦的不行。以前他们下山还可以招揽一些,看风水,驱鬼,辟邪的业务。现在这些业务被更会包装,会营销的入市派们招揽去了。他们这些人,只能去偏远的农村去讨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