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89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26

  颜如玉在织造局上班以后,就常驻天庭了,她的本体还是在下界由他的父母保管。
  几十年下来,天上世间风云变幻。有一天正在织坊中织布的颜如玉,被人叫到了织坊外面,告知她父母危在旦夕,想见她最后一面,并且出示了一件她父亲的私人信物为证。
  颜如玉并不认识那人,但是她被父母的消息冲昏了头脑,便什么也顾不得了。本来她还想去找管事的,请个假什么的。
  但是被那人以时间紧急为由,等事后补假再说。颜如玉想想也是,便着急忙慌的跟着那人,下界来了。
  她也确实见到了自己的父母最后一面,原来人间动荡,颜家父母藏身的书籍,也被多翻倒卖,终于碰上了败家子。四书五经都做了锅底灰,他们藏身的左传春秋,也没能幸免。
  只是颜如玉藏身的汉书,在兵荒马乱的年间不知被倒卖去了哪里。他们强撑着见了颜如玉最后一面就撒手而去了。
  那个来通知颜如玉的人,就是颜家父母当初请托的门路。看他能交通天地的本领,就知道他根底不浅。
  等办完父母的丧事,那人告诉颜如玉因为她私自下界,违反了天条,织造局已经下了条陈要捉拿她,现在只有听他的话,为他做些事情才能免于惩罚。
  颜如玉一下傻了眼,这特么分明就是一个圈套好吗?
  但是她没有办法,只能跟着那人走了,一路上果然有几路追兵,都被那人驱散了。
  最后那人将颜如玉带到了一个山中,那里有一处叫做小天宫的地方。
  穿过阵法结界,果然里面殿阁琳琅,仙气逼人,有各种珍禽异兽,灵芝仙草,灵泉仙果,还有不少仙娥,开回穿梭。
  也有一些仙人模样的人,在谈笑风声。果然是一派仙家气象。
  颜如玉被安排进了一个绣房,房间布置的倒是书香气十足。
  陆续又来几个婆子姑娘,为她梳妆打扮,评头论足指指点点的。
  几日后,便又安排她学习琴棋书画等技能。还教授她一些取悦男人的手段,这让颜如玉觉得这里,越来越不对劲。
  毕竟她也是书灵出身,又是书籍中以智谋见长的史书书灵一脉的。她先是积极配合那些来教导她的人,一方面悄悄打探消息。
  结果还真让她查得了一部分真相,这座小天宫真不是什么好地方,这里其实就是一座青楼,不过在这里提供服务的,大都是以各种手段诱骗来的女子。
  这些女子,有的是像她这种外天庭服过役的,有些就是搜集来的山精妖鬼,她们都是家人请托了门路,说是能在天宫安排工作的,结果却被安排到了小天宫。
  来这里消费的人,形形色色,有仙,有凡,有妖,有鬼。具体要付出什么代价,颜如玉不知道。
  但是她知道自己处境很不妙,必须赶紧跑出去。于是她表现的更加乖巧,终于骗得了看守她的人的松懈。
  利用天赋化作了纸片人,藏身在一个享受了服务的客户衣袖里出了小天宫。
  出了小天宫,她很快就被发现了。追杀接踵而至,颜如玉修为不算高,被打得遍体麟伤,濒死之际,施展秘法,舍弃一身修为回到了她的本命书中,重新做回了纸片人。
  好在书灵一族只要回到本命书中之后,就类似于使用了复活券,许多致命伤便会愈合,但是修为经脉确实无法复原的。
  小天宫对于她的追杀行动并没有停止,只不过书灵一族的特性导致他们根本无法精确定位,天下书籍何止千万,如果不是颜如玉自己暴露,他们几乎没有可能找到她。
  但是颜如玉没有特殊机遇的话,也就只能躲在书里一辈子了。要想重见天日,最佳的途径就是她能遇见一个上进读书人,嫁给他做正妻,然后那人又走大运考举成功,为官做宦,封妻荫子,给她弄个诰封。
  她就算解脱了,即使死了也能转生人界,不再做妖精。
  所以他在原著里将希望寄托在书痴郎玉柱身上,郎玉柱虽然有为官做宰的气运,奈何她颜如玉却没那个命。
  不明不白地给郎玉柱生了孩子,又被贪官看上,连累郎玉柱坐牢不说,自己也被一场大火烧成了灰,反倒成了郎玉柱求学上进的动力源。
  颜如玉讲完了自己的经历,渐渐沉默下来,头伏在陆仁炳怀里,不再说话。也许那段经历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黑暗了。
  陆仁炳听了颜如玉的讲述,反而想了更多。小天宫的事,他是有印象的。聊斋原著里,就有书生误入小天宫,被妖女缠着丢了性命的事。
  再结合着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他隐约觉着,这小天宫似乎牵扯到了一些聊斋世界的隐秘势力。
  这种势力在任何世界都不少见,只是没想到天界也有这种势力存在,而且玩得还这么社会。
  真是让陆仁炳大开眼界。这小天宫做的如此大的事业,肯定有天界大佬在背后支撑,背后肯定有一张庞大的网,肯定不是陆仁炳这种外来势力,所能轻易得罪的。
  所以陆仁炳决定被动等待,倘若那个势力,放过颜如玉还则罢了,如果他们还敢上门寻事,那陆仁炳也不介意,借助嘉靖的力量来个聊斋世界的扫黄打非运动!
  清理个淫祀什么的,还是比较简单的。也就是嘉靖皇帝一道旨意的事情。
  所以还是要升官,要掌握这个王朝的祭祀这件事。嗯,太常寺卿就是个不错的岗位。
  嗯,现在的太常寺卿是严世蕃,等到明年他就要去工部做侍郎了,到时候再谋划下去太常寺混日子去。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拍好嘉靖的马屁,嗯,再一个就是安慰好自己怀里的小娇妻。
  陆仁炳小心的拍拍颜如玉的脑袋,说道“夫人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如今你已经得了敕命,受到人皇气运庇佑,以后只要不做恶,就会鬼神不侵。过几日,我在向陛下讨一纸赦免祭文,烧了,便能消了你擅自下界的罪责,从此你便不用惧怕来自天庭的捉拿,至于那什么劳什子的小天宫,都是一帮见不得光的老鼠而已,他们不来便罢,来了便让他们连老巢也丢了去。”
  颜如玉忙擦了一把眼泪,向陆仁炳致谢道“嗯,嗯,奴家真是三生有幸才能遇见夫君你,不但蒙受庇佑,修为尽复,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
  顿了顿她又说道“夫君你可想到,我们之间的因果了吗?”
  鬼的因果,陆仁炳也懒得再编瞎话,便说道“夫人,为夫我还是没有觉醒,我们还是先来继续讨论一下,报答的事情。”
  说着一把抱过颜如玉,上下拨弄起来。本来兴致缺缺地颜如玉,几下便浑身滚烫起来,翻身将陆仁炳压在身下,开始演练在小天宫学到的招式。
  一场大战,惨烈无比,睡在小床里的郎之庚,对于近在咫尺的大战,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