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八章 第一个任务 红楼贾雨村7

  “瓜怂,我们现在对剧情的改动有多大?”
  陆仁炳在书房,同脑中的瓜怂系统聊天。瓜怂因为缺失了大多数组件,只有基本的传送功能,能量也不多,所以轻易不会献身。
  “剧情偏转度达到了1%!”
  “恩?怎么会偏转这么多?香菱还是跟着他们去京城了,除了那个门子被判了绞刑,其他人的结局都差不多啊?”
  陆仁炳知道会有剧情偏转,但不知道会有这么大的偏转。
  “薛蟠被你洗白了,无罪之身,不会影响薛宝钗的入宫小选,也不用再举家托避在贾家,这些是最有可能是剧情发生重大偏转的可能。薛宝钗如果入宫,这个世界的一个女主的命运就发生重大改变,不再有林薛争玉,这个红楼的剧情改变瞬间就可达到80%以上。
  不过这些都还没发生,所以不能判定为剧情改变。仅计算香菱命运的改变,和薛蟠的命运改变,就已经足以达到1%的数值了。主人,你的情况很危险哦”
  陆仁炳脑袋上冷汗就下来了,蝴蝶效应真的是很要命啊。在一个混沌系统中,任何一个微笑变量的改变,都会造成不可控的改变。
  但是这是不可避免的,穿越者一抵达某一空间,这个世界就已经不可逆的开始变化。那种穿越者做了很多事,还妄想,剧情事件都会一层不变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
  薛宝钗他们的命运,陆仁炳根本无法顾及。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开始增强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力量,以应对可能的收割者。
  “瓜怂,咱有没有什么能保命的东西先准备好吧!”
  “只有一颗替身丸,价值100魂力!可以替你死一次,我们太穷了,这是唯一一种我们能买得起的保命的东西。贷款300魂力,100魂力用于进入世界,100魂力用于保证我们能顺利回到社区,剩下的100魂力我就买了一颗替身丸!”
  “所以,我的第一次任务就是裸•奔?”
  “额,是的。”
  陆仁炳知道这系统很坑,但是不知道会这么坑,没有什么新手任务啊。在多元宇宙跑单帮就这么难么?”
  “有什么技能可以学吗?”
  “暂时没有购买技能组件,即使有技能,也买不起。只能靠主人你自己去学习了,你自己学习的技能,是可以刻印在你的灵魂里的,回到原世界和社区,也不会收取你的魂力,恩,恩,不要误会,能免费穿越的,只有你的记忆,你修炼的技能等级和各种力,是不可能随着你穿越的。你想进入获得相应等级的力量,可以向社区商店购买,并且这些购买的力量也只能在社区免费使用,进入其他世界还是要收相应的传输费用。”
  “也就是说,除了魂力,我其实不能带走其他世界的任何实物和力量?”
  “除非你有高等级的空间,或者开辟灵魂绑定的空间或世界,要不你就做个有钱人。有钱人到哪里都有特权,社区也不例外!”
  “唉,真是无钱寸步难行啊!”
  不说那些了,陆仁炳还是要面对现实。
  薛家这趟案子,陆仁炳有差不多15000两的收获。有抄家的分成,有冯家,薛家的孝敬。还有冯家舅家,姑家,冯家其他各房的孝敬。冯家这些孝敬并不是为了给冯渊讨回公道。而是为了确保自己瓜分的冯渊家财得到官方的认可。
  冯渊的家好歹也几世仕宦,虽然最高也就是个县令,但积累下来的财产,绝对能让他们吃个饱,其他各级官吏都有孝敬,孝敬陆仁炳的只是其中的小头,陆仁炳受之无愧。
  给香菱了5000两的陪嫁,只有1000两现银,其他财物也都是府衙各部门,拼凑的。根本不用陆仁炳出钱。房子,地也都是贼赃发卖,便宜的很。
  反正除了,其他一些物把件,娇杏的名下还多出了两处宅院,与300亩上田。库里还多了15000两现银。陆仁炳对这些一无所知,那真是两袖清风贾青天啊。
  江陵府辖一军八县有湖,河、沟、塘若干劝农课桑这些事情,府衙只需要行文各县即可,并不需要知府亲历亲为。
  封建官场到现在,已经高度发展。一个知府只要不瞎折腾,安安稳稳的坐满三年,泡泡关系升迁转任都不是问题。
  断案有各县,有通判,有提刑,具体勘验也有刑房书役,各人各司其职。府君只要看管好自己的大印,看管好一府财税,就基本就可以被评为优良。你坐下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但是年年完不成赋税,你的官声再好也白搭。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陆仁炳充分放权,把各项事务充分委托给各部门。然后再派他的师爷招聘幕僚团队,对各个部门的工作进行监督审计,又让他们互相监督。他只负责终审各项事务,盖章或驳回。按时按点催课赋税,安排科举考试,接待过路官员。跟各地的座师同年,礼尚往来,互通有无。日子不要过得太逍遥。
  同时,针对甄家的布置也悄然展开。那门子和拐子到底没有等到秋决就已经病逝在狱中。陆仁炳,并不意外,着人做了报告后,便令人将它们拖出去埋了。
  门子的价值已经被他榨光了,不出陆仁炳的意料,那门子是甄家的人。甄士隐也确实与甄家有关系,准确的说,甄士隐家财是甄家的宗家,就是被甄应嘉他们赶出来的宗家。甄士隐家被罢免家主之位后,就携家人回了苏州老家。并发誓与金陵甄家恩断义绝,再不来往。
  但是金陵的甄家别支,并不真的放心。因为每次甄氏内斗,总有人会拿甄士隐做阀子。所以甄士隐虽然隐居苏州,还是免不了收到金陵甄家的骚扰。总有别有用心的人,想去请甄士隐回金陵,当作一个牌坊与其他势力争斗。甄士隐不胜其烦。
  这个事情在香菱失踪前一年达到高潮。因为当时夺嫡达到最高潮,京中出现变故,太上皇退位,当今登基,六皇子打算乘机起事,夺回帝位,要求甄家出力,甄应嘉直接拒绝。甄家其他房头就想胁迫甄士隐,回金陵夺回甄应嘉手中的家主之位,然后举家支持六皇子的大业。甄士隐直接拒绝,然后那些人便派人拐了英莲,妄图胁迫甄士隐。甄士隐家破人亡,几次去金陵寻找英莲,都被那些房头胁迫。无奈要答应之际,六皇子偃旗息鼓,甄士隐也失去了价值。但是甄英莲作为能牵制甄士隐的手段,当然不能还给他。
  这也是门子和那拐子将英莲扣在金陵七八年的真相。而不是什么要养大卖个好价钱。
  甄士隐家破人亡,愧对老妻幼女,万念俱灰跟随僧道出家而去,免得再给妻儿带来灾祸。
  时移世易,甄士隐失踪,甄英莲价值骤降,当今的地位也日渐稳固,六皇子意志消磨。甄家众人,渐渐遗忘了她。这才有了门子和拐子卖英莲的事。
  那门子劝说贾雨村的原因,也是为了攀附贾雨村这个昔日故旧。假若贾雨村按着他的主意办了薛蟠的案子,那么知道内情的门子,就把握了贾雨村的把柄,就能长久的把着贾雨村,吃香喝辣了。
  谁料想陆仁炳穿越过来,不按套路出牌,他也直接因为出卖甄家的秘密,被陆仁炳反手卖了个好给甄应嘉,甄应嘉亲自拷打了门子,得到其他几房的残害同族的把柄之后,大喜过望,回去跟那几房扯皮去了。
  门子被利用完了,就被灭了口。跟陆仁炳一点关系都么有,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