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99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3

  工地上对于他们这些劳教人员,那真是很严厉,除了吃饭时间,根本不让休息。别人晚上休息了,他们还要加班。
  不断有人逃跑,又被人抓回来,打的头破血流的。孙玉厚千叮咛万嘱咐,让陆仁炳可千万不敢跑,说是孙少安正在外面托关系找门路。陆仁炳也就忍了下来,累是真累,关键是吃不饱。
  好在陆仁炳有了上个世界,舔盘子的经历,对于每顿只能啃一个黑面窝头,喝点稀粥什么的,倒是能忍受。
  老岳父陪绑了几天之后,发现抓来的人越来越多,跟他一样陪绑的伙计,有不少老熟人,心态也就略略平衡了。丢人也不是自己一个丢人,王八蛋女婿都不在乎,他忍忍也就过去了。
  这样的苦日子,过了五六天吧,突然有一天,双水村的老支书田福堂过来宣布,王满银的劳教解除了,可以回家了。
  陆仁炳把铁锹一扔,拉着还有点懵的老丈人,就出了工地。跑到看压的学校,卷了铺盖就往老丈人家跑。
  不用问,肯定是小舅子的活动起作用了呗,到了老丈人家正赶上做好了晚饭。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塞了几个黑面窝头进嘴里,然后呼噜了几晚照人汤,看的一家人直撇嘴,咋就摊上这么个没皮没脸的女婿。
  孙少安也是一脸愤怒,只是看着自己大姐那一脸花痴相,又是给盛饭,又是给拿馍馍的样子,也就不再说什么,他端着碗出去了。内心里还在想着,今天田润叶,给他写的那个小纸条。
  他跟润叶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一个学校读书。谁欺负了润叶他都要揍的人家鼻青脸肿的。可惜两家家庭条件差距太大。
  高小毕业的时候,孙少安考了全县第三。但是因为家里穷,放弃了继续读书。这样他就跟田润叶的地位差距越拉越大。他从来没奢望过能跟田润叶在一起过,他只是把她当作妹妹一样。
  可是今天田润叶的表白,让他陷入了纠结中。说他不喜欢田润叶,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知道两个人走到一起是不可能。田润叶的爹是支书,叔叔是县里二把手,她自己是县里小学的教师,是公家人吃皇粮的。
  他孙少安有啥,家里有常年生病的老祖母,父母年龄也大了,还有弟弟妹妹要上学。一家人穷的,连饭都吃不上,睡觉都要接别人家土窑睡。咋能娶人家这种金枝玉叶的小公主呢?
  孙少安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就是个农民,可不能耽搁了人家。唉,他在外面唉声叹气,陆仁炳可管不着。吃饱喝足了,就要带着老婆孩子回家。
  跟老丈人一家到了别,抱着猫蛋,狗蛋就要出门。看见蹲在门口的孙少安。陆仁炳心里一琢磨,还得给这个大舅子说几句好话,毕竟人家跑前跑后给他找关系,他才能出来,虽然孙少安更心疼的其实是陪绑的孙玉厚。
  陆仁炳从怀里掏出剩下没几根的红梅,递一只给孙少安。孙少安看了他一眼,接过烟插在耳朵上。
  “少安,这次的事,多谢你了哈,以后有啥事,你言语一声哈!”
  “我说姐夫,你以后少找点麻烦,少出去游逛,踏踏实实帮我姐干点活,比啥都强!下次可别指望我们在跑动跑西的!这次也就是看在我姐和猫蛋狗蛋的面子上,不然我还真想你好好受受教育嘞。”孙少安心里正烦着,看见这个倒霉姐夫就来气。
  “少安,你咋说你姐夫呢,可怜他都累脱相了,满银别理他哈,咱回家!”还没等陆仁炳出口,护夫狂魔孙兰花,就上线了。她老公自己都不说,更不许旁人说。
  少安可是她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说他几句没关系。
  孙少安也是拿自己这个可怜的姐姐没办法,只能叹一口气。看着得意洋洋的二流子姐夫携妻带子的出了村子。
  猫蛋今年四岁,狗蛋两岁,啥也不懂,只知道自己爹娘最亲近。一个骑在老爹脖子上,一个被老爹抱在怀里,唧唧嘎嘎的说笑个不停。
  孙兰花跟在爷三个后面,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这个傻女人,没读过书,只知道傻做傻干,维护着自己那个破破烂烂的家。
  王满银被人拿着枪绑走的时候,她感觉天都要塌了,抱着孩子回娘家求助。现在这个二流子回来了,她才觉得天地都恢复了正常。
  她孝敬父母,但是她更爱自己的小家。一个女人爱自己的男人,孩子有什么错呢。
  双水村离罐子村有三四里路,夜里有月亮,到也能看清楚路。一家人说说笑笑,走了半个多钟头,才到家。
  王满银的家毕竟祖上也阔过,宅子占地有半亩地,一线五口窑,砖石结构的窑口,当年在这方圆几里地也是数得着的好窑口,即使放在现在也不赖。可惜三代二流子,家早败坏了。院墙也到了,窑也没正经维护,五口窑塌了两口,剩下的三口,看着沟壑纵横,杂草丛生,摇摇欲坠。
  好在还能住人,孙兰花勤快,将仅剩的三口窑内部收拾的干净利索。可惜男人不中用,内部收拾的再干净,外面快塌了,她也没辙。回到家,孙兰花从缸里舀了水,烧开了给陆仁炳洗脚。
  孩子们打闹了一阵,就睡着了。孙兰花收拾完了,就往陆仁炳的被窝里钻。她就喜欢自己男人搂着睡。
  孙兰花进了被窝就不老实的撩拨,住了几百万年牢的陆仁炳哪里能忍的住,不一会就炮火纷飞。
  这寂静的乡村之夜,没电视,没电脑,嗯,连电灯都么有,家家户户的男男女女,哪个不是忙着造小人。不然干啥呢?谈谈诗词歌赋,人生理想?鬼都不行!
  嗯,炮火连天之后,孙兰花和陆仁炳都挺满意,孙兰花打来水,两个人又稀里哗啦洗了一通,然后呼呼噜噜的就都睡了!
  多好的日子,陆仁炳就喜欢这种感觉,修啥仙,打啥怪?老婆孩子热炕头他不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