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49章 第十二个任务 祥子要当爷14

  陆仁炳现在就像一只蜘蛛,在北平各个区县织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数年的时间,海量的金钱投入足以支撑这张网。陆仁炳也不指望这张网,能给他带来什么荣誉,只要保证他能苟到抗战胜利就行。
  只这样,陆仁炳还是感到不安稳,陆仁炳又开始将自己的手,向着北平城的三教九流下手。两三年的时间,他便取代了,原先地面上的那些南霸天,成了这个地界上最大的话事人。那些原本的南霸天都被陆仁炳的手下处理之后取而代之,反正也是作恶多端的货,死了也不冤枉。
  从这时候起,北平有个陆爷的事,在跑江湖的各个行当里,流传开来。陆爷重新划分了各势力的范围,重新定了地下势力的规矩。只要按着陆爷的规矩来,生活就会有保障。
  只是可惜谁也不知道陆爷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拉着黄包车的陆爷,这时候,正在筹划着屯枪屯粮大业。
  不过现在这项事业也来越难办了,因为北方的大型港口都被霓虹人搞定了。往北面同毛熊交易的路也被堵死了。
  好在前面陆仁炳已经囤积了不少,枪啥的就不囤了。主要就是到处挖洞藏粮食。
  这个粮食他有点不好的地方,就是保存的时间真有限。陆仁炳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研究怎么延长粮食的囤放时间了。
  随着霓虹人对各地渗透的越来越深入,陆仁炳的动作只能越来越小。等到卢沟桥大战爆发之前夕,陆仁炳已经彻底停止了这种活动。他在各地挖了无数屯粮洞。保证无论自己跑到哪里,都能找到吃的东西。
  这些藏粮洞,都是安排不同的人挖的。挖洞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挖的洞是做啥用的。运粮的人不知道粮食藏粮洞的位置,藏粮的人都是从异地蒙着眼调过来的,夜里埋的粮,埋完就走。保证除了陆仁炳自己,谁也不知道这些藏粮洞的具体位置。
  即使有人知道了其中的一个,也不可能找到所有的洞。全部的藏粮洞,藏枪洞位置图,只有陆仁炳自己掌握。
  每天陆仁炳夜里都会拿出自己的藏宝图,一遍遍的抚摸。看到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点子,真是无比佩服自己的老苟之道。
  七七事变的炮声在宛平爆发的时候,陆仁炳再一次从城里消失了。北平各界对于宛平的支援是很有力的,尤其是青年学生。
  这场战争前,北平的,北,东,南三面已经被霓虹人拿下,北平仅剩卢沟桥一个对外的通道,驻守宛平的吉星文团,奋起反击,打响了全面抗战的的第一枪。
  陆仁炳同样匿名,将埋藏在宛平,南苑等地的枪支弹药,疗伤药品,藏粮洞移交给了当地的二十九军将士,助他们一臂之力。
  陆仁炳也带着他挑选的经营部队,跑到东部,给驻在那里的一万多汉奸部队,来了一个狠的。然后就继续四处流窜,破坏道路,偷袭敌人的小股部队。
  霓虹人的缓兵之计,对陆仁炳无效。这次是平津地区最后的正面抗战,等这一仗之后,就几乎没有这么正大光明杀鬼子的机会了。陆仁炳不仅破坏敌军的粮道。还在北平城内展开了一波破袭战。狠狠的弄死了一批巡警和政府基层部门的汉奸,以及一部分暴露的霓虹特务人员。
  陆仁炳的名声,仅限于底层,了解他底细的,也就是这些基层人员。这些家伙对陆仁炳未来的老苟计划很有威胁,还是先早早清理为妙。他们留下的各个部门空缺,都被陆仁炳趁乱安插了自己的人手。
  搞掉这些人,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期,根本无人去追究,锅都让军队背了。反正陆仁炳已经付过背锅费了。
  等到28号战役结束,陆仁炳又及时带人收敛了烈士的遗体,妥善安置。尤其是几位将军的遗体,陆仁炳将他们安置妥当后,随即联系了他们的部下,告知具体下落。
  等到陆仁炳回到小羊圈胡同的时候,沪海已经开战了。身心疲惫的陆仁炳,倒头大睡了好几天。
  战争并未停止,沪海交战的同时,板垣征四郎,仍旧指挥着三个师团的力量向退守国际庄的华军继续进攻。
  华北平原上战火四起,太远的地方陆仁炳也顾不上。正是由于战火四起,霓虹人对于北平的占领初期,并不敢太猖狂。遗老的头领江朝宗,早早的就组织了维持会,然后等霓虹人入城没多久,他便成了北平市长。
  维持会收拢了北平各地的地痞流氓,贫民,苦力组成了严密的监视网络,代替霓虹人完成了对整个城市的监控,成了治安模范城市。
  虽然对这个时期的严酷性早有预见,陆仁炳还是低估了霓虹人和这些树大根深的汉奸们,对这个城市的控制能力。
  陆仁炳不由得庆幸自己隐藏的早,也没有主动谋求去跟所谓的上流社会做交集。不到这个时代,陆仁炳很难想象会有那么多,平时道貌岸然的君子,摇身一变成了维持会的职员。
  不过换个角度也可以理解,这些人的思路。他们不是投敌,他们只是找回了他们昔日的地位。毕竟他们名义上效忠的是在盛京新登基的康德皇帝,是他们原先的主子。
  反正不管怎么说吧,他们总能给自己找一个让自己能够安心投敌的理由就是了。在这些昔日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心里,还真的就看不上陆仁炳这种下九流中,蚂蚁一样的人物。
  因为各种原因,北平城里几乎没有爆发什么激烈的冲突。霓虹人对这里的掌握,就像是摘藤上早已成熟的瓜,不费吹灰之力。
  除了最初的一波搜刮,和汉奸们帮忙的清扫运动后,北平渐渐恢复了平静。做了亡国奴的人,战战兢兢,因为随时会遇到搜查。
  不断有人因为无意间说了什么话,或者得罪了什么人,就被抓走,运气好的破点财,就给放回来。运气不好的,就再也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