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31章 第十一个任务 阿Q要姓赵23

  嗯,装过叉之后,陆仁炳也没有获得啥成就感。一个乡下土财主而已。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赵老爷一家认可,正式姓赵。
  陆仁炳觉得阿贵,到底姓不姓这件事,赵老爷是清楚的,最起码他的年纪在这摆着呢。论他在这未庄的地位,谁家添丁进口也不会不请他到场。
  所以他必须,从这个老家伙嘴里,问清楚事情的真相。
  本来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倘若赵老爷一家,不识抬举,不肯合作的话,陆仁炳就给他们家来个十八般手段的。
  谁知道等赵老爷一家,进到客厅后,赵老爷带着赵茂才兄弟三人,再加上孙辈重孙辈十几个。扑通扑通,就跪在了陆仁炳的面前。
  赵老爷一边磕头,一边大喊
  ”贵叔,以前是侄子不是东西,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不再跟我们计较了吧。你看侄子我现在都快七十了,也没几天好活了,您老人家就饶了我一家吧。您老人家,要是还恼恨,就把我们一干人,打上一顿。可千万不要做出灭门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啊毕竟您老人家也是姓赵的,我们都是您老人家的后辈啊!“
  唉呦,我这边还没发力,你们就跪了?好没成就感的说。
  ”什么贵叔,什么姓赵,你不是说我不配姓赵,不敢姓赵,还要人打我么,现在怎么又认上叔了?好好把这件事,说清楚,说得好,指不定我一高兴就放了你一家。如果胡说八道的话,给你看样东西。“
  说着他示意,架在院子里的那架重机枪开火,将院子里一颗人腰粗的大树,当场打折了。
  震耳欲聋的机枪声,吓得跪在地上的赵家男人尿了一地,几个年纪小的孩子哇哇大哭。后院里的女眷更是哭声震天。
  赵老爷的魂都震飞了,赵茂才脑袋都埋进了裤裆里,也不怕尿骚味呛鼻子。大树倒的动静太大,压塌了赵家几间大瓦房。尘土飞扬。
  过了好一阵,才清净下来。陆仁炳没有什么感慨,示意赵老爷开始说。面色灰败的赵老爷,再不敢有什么花花肠子,开始老实的叙述起来。
  原来阿贵,还真就是赵老爷的本家叔叔。赵老爷的爷爷,是阿贵的二叔,嫡亲的那种。阿贵的老爹兄弟二人,他本人行大。赵家祖上就是未庄的大地主,算是富贵人家。
  阿贵的爷爷去世时,平分了家产。免得兄弟二人,因为财产闹矛盾。阿贵的上边本来还有五个哥哥可惜后来都去世了,连个后都没留下,阿贵是他老爹六十时生下的老来子,这也是为什么阿贵会比他的侄子赵老爷小那么多的原因。
  阿贵七八岁的时候,老爹就去了,没多久阿贵的老娘也去了。阿贵被父母托付给了叔叔,也就是赵老爷的爷爷,他的家产也被叔叔代为看顾。
  可惜,阿贵的叔叔没几天也去世了,然后年幼无知的阿贵,所有的家产就被赵老爷父亲代为看管了,可惜阿贵的这位堂哥,也是个短命的,接过家产没多久也走了。
  然后就传到了赵老爷的手上。
  这个王八羔子,不仅吞了阿贵的家产,还把这个年幼的孩子赶出家门自生自灭,浑不顾这是他的堂叔叔。
  懵懂的阿贵,倒也命大,竟然活了下来。不过他被赶出门的时候,毕竟年纪太小。四处流浪,只朦胧的记得自己似乎是姓赵,祖上曾经阔过,家是未庄的,似乎比赵老太爷大一辈。这些信息,都没错,只是不确定而已。
  这些事,赵茂才年纪小,并不清楚。所有的事都是赵老爷这个王八蛋做的。
  饶是陆仁炳心里有准备,还是对赵老爷的这种畜生行径,气氛不已。要知道在原著里,这阿贵可是被赵家父子直接给坑的吃了枪子的。
  赵老爷畏惧机枪的威力,竹筒倒豆子,一股脑全说了。如果不是陆仁炳这次衣锦还乡,估计这些事,都得陪着他埋进土里去了。
  赵老爷的一干儿孙,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内心不禁将这个平时一脸正气的老祖宗给埋怨上了。
  感情您老人家,平常忠孝仁义的教训我们,您老人家自己才是那个最大忤逆子啊!这件事,即便是闹上公堂,也是个杀头的罪过。
  赵老爷说完了之后便瘫软在地上,等待陆仁炳的发落。
  陆仁炳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问,“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
  赵老爷连忙道,有,有,有,然后忙不迭的让找茂才去他的卧室的柜子里取来几本册子。那些册子却是未庄赵氏的族谱,清楚的记录着整个未庄赵氏所有房头人丁的状况。赵贵仁的名字赫然在列,生辰日期,相貌胎记,父祖兄弟记录一应俱全。
  这倒是让陆仁炳吃了一惊,原来自己瞎起的名字,竟然就是阿贵真正的族名,这还真是巧了。除了这些,还有一叠地契,房契,竟然就是属于陆仁炳他们这一支的财产。共计有两亩院落一座,良田423亩。
  妈妈地,早知道阿贵有这么多财产可以继承,他还去个屁的沪海滩。在这未庄,苟着做地主,闲着没事调戏小尼姑,没事赌赌钱什么的,他不香么。
  何苦像现在一样,出门都要前呼后拥,生怕被人打黑枪.
  他现在沪海王的位置可是像坐在火药桶上一样,时代的主角登场,陆仁炳是绝对的要被打倒的对象。虽然他自己并不觉得自己是军阀,但是在主角眼里,他绝对是头号军阀。还是头号肥羊。
  各种明枪暗箭,数不胜数,国共没翻脸的时候。他们合伙在沪海发动了最大规模的罢工,差点没掀翻陆仁炳的宝座。
  好在陆仁炳足够克制,钱也足够多,兵也足够多。他将势力收缩,退出租界和沪海城,只守好关键产业和据点,把舞台让给他们。
  随后他就见识了历史上记述的大戏,然后他就顺利重返沪海舞台的中央,歌照唱,舞照跳。蒋光头,汪兆铭还给了他一个中常委的头衔。这等于向全世界宣告,发生在沪海的事情,都是他陆仁炳一个人干的。
  这口黑锅扣的陆仁炳,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现在他已经成了各方势力的眼中钉。某党的人,甚至都对他发出了必杀令。凑热闹的还有日本人,这帮小短腿恨不得在沪海附近也找个皇姑屯,把他炸个粉身碎骨。
  唉,看着赵老爷的供词,陆仁炳不住的叹气,这年头不好混啊。
  沪海这地方